前言:有朋友说熊大最近挺勤快的,发文频率挺高喔,其实也不是勤快不勤快,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想写就写,有想到题材就写,没有灵感就没写。当然咯是得有时间才能写,不过其实每篇文章耗费的时间并不多,只是要先思考好组织好稍微花点时间,实际写的时间很快的,都两三个小时就写好一篇文章了。

熊大专栏|其实我们依然在模仿-领骑网

今天也是写个这几天有感而发的感想吧~

前几天,有几个国际品牌发表各自的新车,基本主题都是空气动力车。或许在部分人眼中觉得那几台车都长得差不多;其实在细节里,有些类似的地方,也有明显不同的地方。

类似的那部分,说明大家对空气动力的理解程度挺接近的,另一个意义是:那个区域的处理方式,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了,还没有人想到更好的解决方式,所以会很接近。

而明显不同的地方,可以看得出设计团队对空气动力的某些小问题上有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理解跟不同的解决方式认知差异。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几台车跟上一代没有什么差别,其实如果够仔细看的话,有好几个细节处理方式都变化了,也有出现令人激赏的处理方式。

熊大那天晚上也花了点时间查了图,几何表,作出一些判断,也列了些问题,就看后续这几台车的各家媒体评测文章出来,来验证熊大对这几台车的评价吧!

无论如何,这几个国际知名品牌,都展现各自优异的设计能力跟展现出他们的理念,并且造出具备工艺设计美,有颜值高逼格的优秀自行车产品。

熊大记得那天中午,看到先发表的某台车时,还在想着某个设计细节表达的理念跟熊大的理念不同,如果是自己设计应该要怎么作?结果下午看着另一家发表的新车,同一个细节其处理方式就跟熊大对该处的理念是一样的。

当时熊大有一种感慨,那就是各家品牌展现的对产品跟这项运动的理念跟态度,不管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之处,还是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也好,总之从产品上是看得到品牌的态度的。

数年前,一个很年轻的欧洲品牌,成长迅猛,他们以鲜艳明亮的冲突色,艺术化的字体涂装,作出有别于传统欧系品牌普遍以较为沉闷的深色系,加上明确品牌定位,还有有一些别出心裁的设计,在几年内快速成长,成功吸引许多年轻族群市场

目前已经是欧洲市场举足轻重的知名品牌,在某市场大国还是市占率最高的IBD品牌。 (不过该品牌在亚洲的操作策略倒是犯了不小的错)

当时产业内还有些朋友在分析他们成功的原因,是否是经过精确的市场调查?还是运用什么营销上的高级技巧去捕捉到市场的年轻化需求?

如果有跟这个品牌的团队接触,交谈,合作过,比较容易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作出年轻化的设定?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团队就真的很年轻!

我记得当时他们产品跟设计团队只有一个资深工程师是32岁,其他全都小于30岁,有男有女,有学广告的,学媒体的,学设计的,学机械的。而共通点就是都很爱骑车,有的车龄已经很久了,甚至有业余车手,还有继续在参赛的。

所以一点都不意外他们作出的产品会吸引年轻族群。因为他们本来就很年轻,也不喜欢沉闷,所以他们只是做到了去吸引同样契合的族群而已。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商业操作,没有什么多人眼球的爆款或夸张的营销操作。

所以,其实是想得太复杂了,而为什么我们会想得复杂?

因为我们不理解他们,如同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在眼前明明就是直来直往的路,而我们却还是想要找捷径?

其实,我们依然在模仿。

有的不够通透的,模仿到表象形状。

有的有理解能力的,模仿到意思。

有的足够注意到细节跟理念,模仿到理念。

但终究,我们依然在模仿。

为什么依然在模仿?

因为对这项运动,对这项产品,没有自己的见解跟态度。

我认为自行车就应该长什么样?我心中理想的自行车,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喜欢什么样的几何管形结构尽管这几何有其缺点,但我就是喜欢!

你要我修正缺点可以,但要牺牲我最爱的点就是不行!

要知道,雷同和模仿,在看得懂的人面前是分得出来的,而且体验感肯定也不同,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专业到体验得出不同而已。

母语不是英语的国家,大部分人在学英文都有类似的问题,那就是能听能读的人不少,而说跟写就相对比较弱。为什么呢?

因为说写跟听读不一样,听读是被动接受讯息,而说写则需要去组织,把想表达的意思去组织成别人听得懂的句子。所以我们大部分人,是容易接受被动信息的,但是要主动组织,就有难度了

现在我们对产品设计的程度,光是要看懂就很吃力了,更别说要主动组织,去说去写了。

这还不打紧,更觉得担心的是,好像也没什么人去关心怎么练习说跟写。而是继续觉得看得懂听得懂就是学会了的心态,这才是更应该担心的。

2018环法第一赛段伴随着桌上的香香鸡跟红薯条刚结束了,忘了买啤酒了,下一个赛段一定要有啤酒啊!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熊大的异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