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布莱德利·维金斯爵士对于克里斯·弗鲁姆的沙丁胺醇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维金斯认为这起事件及其混乱不清,并补充说若WADA真的想要打击体育运动中禁药的问题,就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UCI在经过了九个月的调查之后突然放弃了继续深入,在去年的环西班牙中弗鲁姆的样本被检测为沙丁胺醇超标。不过弗鲁姆坚持认为自己用于治疗哮喘的药物尽管摄入较多,但是并没有超过允许的剂量。目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已经承认,个体运动员的沙丁胺醇代谢量可能存在差异,这一情况也可能发生在弗鲁姆身上。

尽管UCI最终的决定是根据WADA的建议采取的,但还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很多人认为弗鲁姆钻了规则的漏洞。不过维金斯认为这一说辞只是用来转移公众注意力的话。“他(弗鲁姆)拥有财务资源,”2012赛季环法总冠军维金斯在自己的播客节目《维金斯秀》中表示。“虽然持批评态度的人很多,不过如果弗鲁姆是无辜的话,或者他认为自己是无辜的,那么他就会尽一切可能消除自己的和你历史,并且他也有这样做的权利。”

“我们必须尊重弗鲁姆,使其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比赛,此刻弗鲁姆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质疑,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压力下正常比赛。”

维金斯也曾在职业生涯中申请皮质类固醇激素的治疗用途豁免(TUE),当然维金斯自己也曾经备受争议。维金斯建议对弗鲁姆保持同情的态度,因为天空车队沙丁胺醇案件是应该保密的。

“如果此次事件没有泄露的话,甚至我都不会知道。我认为是有个人或者组织抓住了这次机会,也许是这项运动的竞争对手们或者是政党,希望借此机会让自行车运动再次蒙上阴影。”

维金斯补充说:“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UCI与WADA之间的沟通合作问题,因为针对弗鲁姆事件调查的前几个月我们没有得知关于这一事件的任何消息,之后如此短暂的时间就做出了最终的决定。我认为这一流程一定非常混乱。”

“很多问题案件需要大量的调查才能得出结论,而我不认为WADA有足够的经费去完成调查。WADA建立于20年前,它们的规则大部分是20年前建立的,我认为可能该机构需要重新修改规则。但是为了更好地打击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的使用,我觉得更多的资金才是关键。”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