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规是在规范共享单车市场,还是在扼杀创新?-领骑网
图片©qicycling

为减少共享单车胡乱停放的现象,新加坡交通当局颁布相关规章制度,迫使oBike 公司在新加坡停止共享单车业务。

有专家认为,狮城当局的行为是在扼杀创新行为。

创业公司oBike 成立近两年,鼎盛时业务遍及20 多个国家,然而就在数星期前停止了在墨尔本的业务后,又于6 月底做出从新加坡市场退出的决定。新加坡另一家共享单车公司Gbikes 也于7月7日停止在新加坡的营运。

针对共享单车在人行道、公园甚至河道等公共场所任意停放的现象,新加坡和墨尔本当局对此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之后这家以鲜黄色而为人所熟知的oBike 单车公司做出关停业务的决定。因摩拜和小黄车公司的经营而首先在中国大行其道的共享单车,诞生开始就打上了乱停乱放和损坏公物的标签。

在亚洲,oBike 仍将在马来西亚、台湾、韩国、香港、印度尼西亚等地继续提供共享单车服务。在澳大利亚的雪梨、阿得雷德、布里斯本,公司的业务也在继续。10月份公司共同创办人Edward Chen 透露,公司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的用户数量已超过200万。

oBike 在新加坡的用户数量高达100多万,在近期的一篇脸书帖文中,公司告知用户,仍可通过Grab旗下的共享单车平台GrabCycle 来租用oBike 单车。然而,Grab 很快否认了这一说法,Grab表示,目前其平台只提供另一家新加坡公司Anyweel 的租车业务。

“oBike 之所以停止新加坡国内的业务,是因为难以满足当局的规章制度要求”,Grab 的一位发言人说,“这意味着我们的平台不再提供oBike 的租车服务,因为oBike 既无法获得在新加坡展开共享单车业务所需的许可,也难以维持自己的单车规模。

根据新规定,营运者需要向交通当局申请业务许可。该许可不仅规定了营运者的单车数量,同时要求营运者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移除非法停放的单车。此外,营运商必须为单车装备运用地理围栏技术的条码,以保证营运商能对未将停在指定区域的单车用户多次收费。这对oBike 来说,成本太过高昂。

oBike 的撤出在新加坡和墨尔本用户中引发轩然大波,因为oBike 公司几乎不可能返还用户在注册时交的押金:新加坡是49新元(240元人民币),澳洲则是70澳元(345元人民币)。用户们反映,在obike 宣布退出市场的消息公布后,一夜之间,“退还押金”按键就消失了。有报导说,公司已进入新加坡的清算程序。OBike 至今对此未作任何回应。愤怒的用户蜂拥而上,在网上发起“退我押金”或“欠债还钱”等话题。在Change org 网页上,一份要求oBike 公司返还押金的请愿书已征得4300多人的签名。

另一家新加坡本土公司GBikes 已于7月7日停止在新加坡的营运,7月7日是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LTA)为无桩共享单车公司申请经营许可设定的最后期限。由中国电商巨头美团点评出资27亿新元并购的摩拜,以及小黄车等其他营运商,竞相抢在截止日期前递交申请。LTA 表示,“不符合LTA标准和条件的营运商将面临行政处罚,包括高达10万新元的罚金、削减单车数量,中止经营许可,甚至取缔。”

有分析人士认为,严苛的管理规则可能损害正茁壮生长的共享单车产业。东南亚的共享单车市场正受到挑战,Google 和新加坡国家投资基金Temasek 估计,到2025年,这一市场的估值将达到130亿美元。

“亚洲的城市应汲取新加坡和墨尔本的教训,懂得如何正确作为。创新者和冒险者都难能可贵,”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投资学教授Jeffrey Towson 表示。“新加坡的做法或许恰恰表明,事实上,此举可能是在重创中国的创新者。政府应当试着帮助oBike 稳定发展。相比之下,中国对本土的共享单车公司十分宽容,摩拜和小黄车也因此得到蓬勃发展。”

原文来源:Business Next Publis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