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日后的第一天总是不平静,卡尔卡松到巴涅雷德吕雄的218公里行进到30公里就出状况。比赛遇到沿线村民游行阻碍,一度中立,直到警察动用催泪瓦斯才得以继续。殃及临近车手,许多人不得不冲洗眼睛才能回到自行车上。比赛节奏也因此受到干扰,稳定的突围集团将近100公里才最终形成。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六天】悲喜交加的快步车队-领骑网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六天】悲喜交加的快步车队-领骑网

热爱最后突围的吉尔伯特这次提前动腿,在二级坡上发动进攻,但下坡失利,重重翻出石头垒砌的路边围栏。刚和车队续约到2020年的耶茨跟上赫辛克的进攻,后期一度握住30秒时间优势,但同样断送于下坡摔车。阿拉飞利浦再次拿下单飞胜利!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六天】悲喜交加的快步车队-领骑网

托马斯守住黄衫;萨甘顺利完赛,稳保绿衫;阿拉飞利浦收获第二场环法胜利的同时继续穿圆点衫;白衫仍在法国小将拉图尔身上。巴林美利达取代移动之星,成为完赛时间最佳车队。吉尔伯特虽摔犹荣,骑完了比赛,站在赛段敢斗奖台。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六天】悲喜交加的快步车队-领骑网

巴涅雷德吕雄到圣拉里苏朗的65公里是线路设计者一次全新的尝试!包含佩拉古德斯和瓦洛隆阿兹特两个一级坡,以及圣拉里索朗的HC级别山顶终点。所幸它们都没有皇后赛段,阿尔卑斯的铁十字山爬坡那样漫长。但依然难缠并极可能决定战局,尤其在组委会改变玩法,设置了类似F1按总成绩排名“杆位”发车的前提下。车手们将在赛前开始热身,而不是其他赛段那样最初的十几公里当做热身。相对于排名靠后的车手争取时间,这个赛段更利于学霸巩固优势——而这也许并不是设计者们的初衷。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六天】悲喜交加的快步车队-领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