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尔德斯到拉兰的200公里是本届环法最后的山地赛段。这是总成绩榜座次大改的机会,以及竞争总成绩彻底失败的爬坡手们最后的赛段胜利希望。前者包括黄衫托马斯、迪穆兰、弗鲁姆和罗格利奇等字幕板第一页的车手,后者则是兰达、多次突围的马伊卡、巴吉尔等人。两拨人一齐组成先登上奥比斯科的阵营。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图片©ASO

这是伊甘·贝纳尔成名的一战。卓越的三周恢复能力让他可以在被拉掉时追上弗鲁姆,追上兰达等突围车手,再在弗鲁姆被拉掉时保护在其身边。四次环法冠军赛后以几乎跪谢的口吻在社交平台表达了对贝纳尔的感激,并预言对方将有无量前程。但即使贝纳尔也无法让他留在虚拟领奖台上。度过云雾缭绕的阶段,一直在集团最前方的罗格利奇不断加速,单飞过线!赢下他职业生涯第二个环法赛段冠军的同时,站上总成绩第三位的虚拟领奖台。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托马斯又赢得6秒优势,继续穿着黄衫;萨甘安全在关门时间前完赛,穿着绿衫;阿拉飞利浦和拉图尔继续作为法国人的骄傲,穿着圆点衫和白衫。移动之星是最佳车队,兰达的突围和长时间领骑为他赢得赛段敢斗奖。明天将是总成绩车手们的最终之战。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这是第105届环法唯一的个人计时赛段,其特点让它在环法历史上都算独一无二。相比八、九十年代动辄60公里,尼维尔河畔圣佩埃到埃斯珀莱特的31公里比赛距离并不算什么,但这不是一条平路,设置在香街冲刺来临前也让它意义非凡。起伏让这个赛段比去年的马赛难度增加太多。计时赛优秀的总成绩车手可以用这里拿下一分钟优势。终点前坐落着900米10.2%的短陡坡,与其说坡更像一堵墙,它不会适合所有GC手,但任何类型的爬坡手在此都有施展余地。二十二队二十一天 |【第十九天】高台跳雪手的下坡奥义-领骑网

赛段全程位于巴斯克的心脏地带,连路牌都是法语和巴斯克语双语写就。可以想象路边将有多少米克尔·兰达的粉丝挥舞巴斯克旗帜加油助威。即使这位移动之星“三主将”之一并不擅长计时赛,也并无可能登上最后的奖台。无论如何,这是本届环法总成绩争夺的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