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运冠军到环法冠军,托马斯的人生字典里只有“坚持”-领骑网

图片©ASO

此刻站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最高领奖台上的托马斯一定不会忘记,22年前在加的夫曼迪体育场外扒着栏杆看自行车训练的那个瘦弱男孩。

快速旋转的车轮对这个男孩似乎有种魔力,3天时间过去了,他还在想着看到的场景。于是他回到那里,鼓足勇气问了一句:“我可以试试吗?”

那个10岁男孩也许没有想到,他由此推开了通往奥运冠军与环法冠军之路的大门。

少年时期展现求胜欲望

成长于威尔士加的夫郊区的托马斯,冠军故事始于一家名为曼迪飞行者的自行车俱乐部。

俱乐部创始人兼主教练沃顿首先注意到托马斯修长的双腿,于是找来一辆没人使用的自行车,交给了托马斯。

如今看到托马斯取得的成就,沃顿不禁感叹:“这真是一个美妙的故事。”

“一开始他和普通的10岁孩子骑自行车没什么不同,但随着不断进步,他开始赢得冠军。”沃顿说,“当14岁的他赢得16岁以下全国赛事时,我们意识到他真的有特别之处。”

此后阿伦·戴维斯接管了俱乐部的教练工作,至今他仍记得托马斯输掉比赛后,不是生气抱怨,而是想着如何提高自己。

“他总会问这样的问题,‘我还需要做什么才能赢得比赛?’”戴维斯说,“他希望做到最好的自己,而最好的他或许恰恰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车手。”

天空车队运动表现主管埃林沃思同时在英国队负责托马斯的训练工作。“在他13、14岁时,我就注意到了他。你能直观感受到他仿佛在赛道上飞驰,就是那样出色。”

托马斯首先在场地自行车上取得成功。2006年,他成为世锦赛团体追逐项目英国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2008年和2012年两届奥运会,他帮助英国队获得团体追逐金牌。随后托马斯将主要精力放在公路自行车上。

骨折摧垮不了冠军之心

实际上在2004年,托马斯就在公路自行车项目中崭露头角,那年他夺得巴黎-鲁贝自行车赛青年组冠军。

“起初托马斯的目标就是赢得单日古典赛胜利。”埃林沃思回忆道。2007年,托马斯首次亮相环法,是所有车手里最年轻的,最终他排名倒数第二。埃林沃思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大部队最后面,几乎没人认为他能完赛,但他做到了。”

2010年,托马斯一度穿上代表最佳青年车手的白衫。埃林沃思认为,从那时起,托马斯就有了竞争环法总冠军的想法。

不过彼时天空车队的光环属于威金斯和弗鲁姆。威金斯在2012年为车队首获环法总冠军,弗鲁姆又在2013年顺利接班夺冠。

托马斯对于2013年环法的记忆则有些灰暗。他在科西嘉岛的首个赛段摔车后遭遇骨盆骨折,但凭借顽强的毅力完成了接下来的3000公里骑行,抵达终点。

“他是真正的斗士。”天空车队负责人布雷斯福德说,“5年前(2013年)当他遭遇骨盆骨折时,之后的团体计时赛段他甚至很难坐上赛车,但他依旧坚持并且完成比赛。这凸显他的意志品质。少年时期,他就充满获胜欲望。”

  拨云见日只因坚持热爱

  2016年,托马斯力压两届环法总冠军得主康塔多,在为期一周的巴黎-尼斯自行车赛中夺冠。埃林沃思认为,那是托马斯转战公路自行车后的转折点。

2017年环法,托马斯在赢得首个计时赛段冠军后将黄色领骑衫穿在了身上,但他在阿尔卑斯山区进行的赛段中遭遇锁骨骨折,不得不退出争夺。

托马斯今年赢得被视为环法热身赛的道芬自行车赛冠军,这给他带来了信心上的巨大提升。不过和往年一样,起初托马斯的角色还是辅助弗鲁姆冲击追平纪录的第五个总冠军。

一度陷入兴奋剂传闻、最后时刻才获得环法参赛资格的弗鲁姆,伴随着部分车迷的嘘声甚至人身攻击,在进入比利牛斯山区后体能出现瓶颈。托马斯在第11赛段夺冠后就将领骑黄衫穿在了身上,他顶住车迷嘘声、拉拽手臂等不利因素,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将黄衫穿到了香榭丽舍大街。

倒数第二赛段结束后,基本锁定总冠军的托马斯流下了泪水,“我上一次哭还是结婚的时候”,说完后又失声痛哭。征战环法多年来的伤痛,以及此前种种压力,此刻皆可烟消云散。

在妻子的陪伴下,托马斯如今多数时间在摩纳哥居住和训练,他也常常回加的夫见见家人和朋友。32岁的托马斯还在生涯巅峰期,与天空车队合同即将到期的他还没有过多考虑未来。

布雷斯福德坚信托马斯会留下,“我从来没怀疑过他的忠诚。车队需要的时候,他总会出现在那里。这么多年来他都在为别人做贡献,如今终于得到了回报”。

埃林沃思认为,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对自行车运动的热爱,会促使托马斯未来继续提升自己。

坚持,让托马斯在2018年的这个夏天收获了梦想中的环法桂冠。生涯崭新篇章,此刻已然开启。

原文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