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车队“变天”,强势反成“罪过”?-领骑网

天空车队笑傲群雄,不意外;弗鲁姆未能黄袍加身,有些意外。

历经21个赛段、3351公里,2018年环法自行车赛29日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收官。天空车队收获近7年里的第六个车手总冠军,但他们的主将弗鲁姆表现一般,反倒是本该承担辅助任务的托马斯在赛事中段穿上黄色领骑衫后一直保持到最后。近年来的强势表现让天空车队招致一部分车迷的不满,本届赛事波澜不断。

 天空“打江山”不再只靠弗鲁姆

2013、2015、2016和2017年,弗鲁姆凭借山地和平路赛段里的均衡表现笑到最后。然而今年赛事里,弗鲁姆的体能在山地赛段受到极大考验,转播镜头中不时出现他吐舌头的画面。弗鲁姆努力坚守着卫冕冠军的尊严,却无法再收获一件黄衫。

天空车队“变天”,强势反成“罪过”?-领骑网

图片©ASO

弗鲁姆疲态尽显,天空车队的战术也悄然发生改变。原本辅助弗鲁姆力争追平纪录第五冠的托马斯在移师阿尔卑斯山区后渐露峥嵘。他在第11赛段过后从比利时车手范阿韦马特手中夺过黄色领骑衫,之后没再让黄衫易主,而卫冕无望的弗鲁姆也开始承担起辅助托马斯争冠的责任。

2012年,世界体坛记住了“欢乐而荣耀”的伦敦奥运会。那届奥运会开幕前,天空车队的威金斯成为环法历史上首位夺得总冠军的英国车手。不过当年威金斯与弗鲁姆之间为争夺黄衫以及天空车队当家车手地位闹得不太愉快,此后威金斯再未参加过环法,弗鲁姆则毫无争议地成为天空车队第一人。

当日,2018环法自行车赛结束了第20赛段从圣佩埃到埃斯珀莱特全长31公里的比赛。太阳网车队的荷兰车手汤姆·迪穆兰以40分52秒获得冠军,天空车队的英国车手托马斯仍然排名总成绩第一,继续身穿黄色领骑衫。 新华社/欧新

因此,当托马斯和弗鲁姆一度占据总成绩榜前两名时,当年那段经历不可避免又被翻了出来。或许托马斯表现足够强势,或许自己的确有些力不从心,弗鲁姆坚称“托马斯今年赛事的表现配得上身穿领骑黄衫”,而拥有两张牌可打的天空车队战术运用更加灵活。之后弗鲁姆目标明确,就是帮助托马斯和车队将黄衫留到最后。

托马斯向弗鲁姆表达谢意,称自己得到了来自或许是世界上最优秀车手的帮助。而弗鲁姆认为,自己之前夺冠过程中托马斯同样起到重要作用。两人间的友谊为天空车队营造出良好氛围,这也是他们笑到最后的重要原因。

天空成为众矢之的只因太强?

托马斯登上领奖台时听到嘘声,还被车迷抓住手臂险些摔车。弗鲁姆境遇更惨,他被车迷吐口水和推搡,遭遇不明液体袭击,还被警察误当成车迷而在拉扯过程中摔下赛车。

天空车队“变天”,强势反成“罪过”?-领骑网

图片来自RCS

22支参赛车队里,为何天空车队偏偏成为部分车迷的“眼中钉肉中刺”?

一种观点认为,这与天空车队近年来的出色战绩有关。天空车队的车手凭借自身实力,加以车队制定的战术,能够稳定把控大部队的前进速率,从而为最后时刻的冲刺埋下伏笔,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赛事的不可预知性。

正如国际自行车联盟主席拉帕蒂安所说:“我们不会责怪获胜车队以及他们的战术,但车迷们更愿意有梦想,他们希望看到一场表演,这(天空车队表现强势)多少有些乏味。”

天空车队实力超群,自然离不开经济因素的支撑。以2016年为例,天空车队的总收入为3100万英镑(1英镑约合8.93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来自英国天空广播公司的冠名权益。这能为车队带来世界上最好的车手、技术团队以及装备,他们在车手及保障团队工作人员上的总支出达到2400万英镑。根据2016年法国《队报》的一项分析,天空车队为环法制定的年度预算为3500万英镑,其他车队的平均预算在1250万英镑左右。

当然,天空车队在环法如此“招恨”,与围绕在弗鲁姆身边的兴奋剂疑云同样脱不开干系。

去年9月环西班牙自行车赛期间,弗鲁姆被查出服用的药物剂量超过了治疗哮喘所规定的一倍,当时他面临禁赛处罚。不过国际自盟在今年环法开始前认定弗鲁姆的检测结果并未违反相关规定,他也获准参加环法。

天空车队“变天”,强势反成“罪过”?-领骑网

布雷斯福德和弗鲁姆,图片来自skysports

因此当环法开始后,车迷们想尽办法嘲讽弗鲁姆,向其做出注射的手势,赛道旁惊现针管,诸如推搡等肢体接触则是更激进的做法。弗鲁姆以及托马斯均呼吁车迷不要影响赛事正常进行,忍无可忍的天空车队负责人布雷斯福德更是将部分车迷的极端做法延伸到法国文化,这种表态无异于“火上浇油”,之后布雷斯福德不得不就此道歉。

原文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