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谁的奶酪-领骑网

原文作者:王方舟 原文链接

八月九日。

十点,骑完车回来,打开微信,群里、朋友圈里久违的热议,各路“砖家”“噱者”在阐述着自己的对烈风车手们宣告维权的事情的绝非马后炮的理解,明天等各大媒体早班码字后,相信圈子里也就都知道了。

是的,这个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已经离哥几个本来预期的Deadline推后了挺多。多有不易,也希望早日维权成功并且顺利寻得下家。

共享经济,共享自己

至于烈风,我觉得现在还在生龙活虎的车队都得致敬下这位同仁,因为没有类似于骓驰当年的“千金一掷”大家可能还在日夜发愁,相伴相生是这个理。然而和当年骓驰的大手笔相比烈风的组队于整个业余圈子也只是翻起了一波小浪潮。

销量下滑,一方面是行业门槛低云龙混杂搅屎棍子十有七八,另一方面也是经济下行购买能力大不如前,而至于车队及赛事低迷这个事有兴趣的可以翻翻前几期《骑行家》我写的一篇文章,可以粗浅的了解下。单从烈风的这个事情上看共享单车算是“罪魁祸首”。毕竟富贵险中求,裹挟着对资本的幻想以及对局势的盲目认知并夹杂着博弈政府的心态或者说多多少少自我膨胀,总之烈风的一蹶不振也不过就是赌局上的失败而已。以大吃小、持强临弱本来就是资本的游戏规则,缺乏作为“互联网骗子”的根本能力——指挥大家一起跳坑,烈风的失败本质是定局,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无所谓。

可惜了车队以及几年的品牌积累。

维权维艰,冷暖自知

说起维权,2015年我们经历过整个行业最大一次的车手维权,算上新南北那次这是第三次。很欣慰的看到了车手们的成长,至于我们那次我一直没有怎么说过,今天情绪到了写点能说的。

斯柯达前行中国自行车队,这个名字怕是我整个职业生涯都铭记于心无法忘记,这个车队是我目前在业余车队里操作过得最大的车队,整个车队的预算和计划都是目前所有车队无法企及的。车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和热情,至今历历在目。至于如何一步步走向维权,这部分不想说,但至于结果,今天可以说说了。

整个车队参与维权的当事队员除了我以外,去上海市嘉定区劳动仲裁的都拿到了相应的赔偿。毕竟上海前行自行车运动发展中心是注册的组织,由于当时车队经理的一再推脱没有一纸合约,凭着残存的聊天记录以及支付宝、银行卡转账记录,前后将近4个月时间才拿到赔偿。没有去的没有拿到。至于我,垫资的差旅、零件等也就化为了吃亏是福。所以,一纸合约很重要,法律维权也很重要,这不是儿戏。

烈风的维权定性应该没有问题,困难的就在于赔偿。对于一个债台高筑、基本倒闭的企业,虽然会优先清偿劳务但是至于数额多少,我只能说祝哥几个好运。

承前启后,既往开来?

那一年,上海展最后一次在浦东。年初,黄山赛。第一天早上不到六点,跟杰哥一起给他的刹车灌油,一辆伤痕累累的骓驰29team以及一件白色的没有任何赞助商的骑行服。退赛了,因为选错了轮胎以及后刹车空掉了。后面大家也都记得了,第二天100公里组,赢下第二名TREK车队澳大利亚车手Brendan 9分多钟。这是上一次封宽杰赞助的青黄不接,二零一四年。那一年一起寻找新前景的还有侍宗康。

时隔四年,恍如昨日。只不过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

不管怎样,挑战和困境都只是换了些形式接踵而来,每一次大的困境都催生出新的模式,这一点杰哥怕是要又一次被顶在风口浪尖。从无赞助到有器材赞助,从有器材赞助到有工资,从报销制到自由分配的薪金模式,然后下一个呢?机缘巧合的总在行业的变革时刻以另一种方式提前变革,也许吧这就是一种宿命,我们这一代自行车运动从业者应有的经历。

当然,对于这些优秀的车手们,下家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薪金的变动,我们的行业没有一个机制去配合市场的定价,这是我所担心的,收入过低必定导致核心人员的流失,人员流失的开始就是意味着另一个恶性循环的介入,谁都逃不了。

希望都可以继续留在行业里。

谁动了谁的奶酪?

从经验看,整编一支车队并不容易。从零到一,需要经历太多。赞助、车手、故事、规制、器材等等。并且在国内这样的商业车队并没有什么行业门槛、行业规制,往往运营的也是乱七八糟。所以收一支经历过磨合期的车队可能是最好的选择,然而为什么没有接盘的少侠出现?为什么一直没有?

没有集合的商业效应,再加上行业涌现的对政府体育产品采购的应付差事,似乎主办方加上车队以及参与活动的群众都一起在圆一个大谎。行业现在低迷,政府也债台高筑,这个谎怕是有点圆不下去。然后呢?奖金无法支撑生计、赞助越来越难,车手们训练依然刻苦但是日子反而更难过了,这是什么情况,谁动了谁的奶酪?

这事情怕是一百个巴掌拍不响。所以我没法站在所有立场上思考,但是几个大的节点上试试盲人摸象。

赞助商:我来自行业内;我没钱;给点器材行,钱么,你知道的,都不好过,真没有。

赞助商:我来自行业外;你们没啥效应;我看骑车的人挺多,有没有什么方法把他们聚拢一下,到时候可以适当投放下。

车手:找个车队好难;还是喜欢骑车;奖金太多人分挣得不够;赞助商器材不好用;妈的国外的注册的又特么来比赛;哎,废了,这次人不够只能试着最后来一下了;算了,他去那边比,我还是另找个地儿吧,不冲突都能拿钱;这规定了赛事奖金上限不能超过1万,有病吧。

主办方:弄点老外来么;咱是不是奖金设高点就来的人多;随便给整点照片发发。

车友:这比赛又是那几个来抢钱;比赛这么多没啥意思还不如自己骑;这比赛胡浩也来,我要上去跟他比划一下;徐鑫灵是谁?哪个队?不关心。

这些只是一些简单的画像,深层次的影响着行业的进程。至于如何解决,规划有了,也在做了,只是希望不太晚,毕竟阻力大,力量分散,大家也都等不起。

画个饼。一个良性循环的体系,能够吸引非群内人群关注、在城市相对核心区的赛事、数量相当的具有稳定赞助体系及赞助回报体系的车队比赛、赛事纪念品、赛事及车手成长阶梯、车手经纪及交易系统、全渠道宣传系统以及商业价值被非行业赞助商认可。

道阻且长。

上下求索。

最后希望烈风的哥几个维权成功,平顺续签下家。行业艰辛,共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