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最快地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是从亿万富翁起步。这本是一个玩笑,但面对着股市的崩盘和日用品价格的飞速上涨,已经没有多少人能笑的出来了,尤其是那几个车队的大老板。几个备受瞩目的车队老板们已经看到他们财富下降的速度比彼得萨甘下Rochette山的速度还要快。

退出车坛赞助的那些土豪们-领骑网

想想有钱的车坛大亨奥莱格·京科夫,尽管他已经退出了这项运动。对于京科夫来说,他加入了百万富翁的俱乐部,如果换成普通人,那他应该好好庆祝一番,但这对京科夫不同,因为他曾经是一个亿万富翁。这个多次创业的企业家看到了他创立的京科夫银行,在俄罗斯的卢布危机中受到重创,他认为这是在信用卡业务中原料价格的上升所造成的后果。现在世界油价会进一步冲击俄罗斯经济,这意味着消费者的借贷消费不会增长。虽然京科夫银行的股票价格已经停止下滑,他的净资产也不会再有引人瞩目的大跌,但从目前看,再要增长已不可能。

另一位在考虑退出的俄罗斯人是那个谨慎的伊戈尔·马卡罗夫,喀秋莎车队的老板。说他谨慎不是因为他挑衅的推特,也不是他名下有一支车队,而是他对记者很小心,记者们很难拍到他的照片。(所以没图……)但他仍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他买游艇像你买自行车或者汽车一样。现在你可以使用京科夫信用卡但是你不能买下一支喀秋莎,这是一个没有冠名权赞助协议的车队,取而代之的是由马卡洛夫从各种相关赞助商那里拉来的资金帮助,比如Itera 集团。Itera 集团是马卡洛夫创办的天然气贸易公司,在油价突破100美元每桶的时候,马卡洛夫把它以29亿美元(21亿欧元)的价格卖给了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Rosneft公司。他在形势还好的时候离开了这一行业但是仍然和Itera集团保持着联系。Itera倒过来拼是Areti,Gazprom-Rusvelo 车队的赞助商,马卡洛夫停止了对车队的赞助但是仍然以其他的形式留在了车队里。他是俄罗斯联邦的主席和UCI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他的Itera集团同时也赞助欧洲自行车联盟,他在UCI弹劾前任主席帕特·麦奎德的事件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退出车坛赞助的那些土豪们-领骑网

接下来要讲的亿万富翁离开的故事,主人公是比利时的马克·库克,一个玩转“低买高卖”把戏的商人。他创立了制造医疗用品(比如绑带和其他卫生用品)的欧米伽制药公司。他成为百万富翁之前,他的公司股价在比利时的证券交易所浮沉,他在股市大跌的时候买入,等待股票升值再卖出。然后他把公司卖给了美国Perrigo制药公司,据称这一笔交易他将14.5亿欧元收入囊中,这还是税后收入。

显然,在收购条款中有一条条约规定Perrigo公司必须继续赞助车队两年多。库克仍然关注着自行车行业并且在环法期间创作了他的“Couckenbak”之歌——在比利时的那段时光。但后来他转向为足球而疯狂,他买了KV Oostende——一个比利时的足球俱乐部和LOSC——一支法甲1队,甚至他推特上都是没完没了的关于足球的推送。

退出车坛赞助的那些土豪们-领骑网

现在人们对那些拥有车队的亿万富翁仍旧所知甚少。库克已经赞助了OPQS几年,现在拥有这支车队的,是兹德涅克·巴卡拉。这位捷克亿万富翁和他的荷兰合作伙伴贝瑟·孔克买下了这只车队。

兹德涅克·巴卡拉是一个一切为了利益的教科书式的资本家,他离开祖国前往美国求学时穷得口袋里只剩下买一块三明治的钱。他从商学院毕业后投身于华尔街银行业,后来苏联解体,铁幕倒下,他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开了一家投资银行,再之后他就开始单干了。根据《新欧洲商业》杂志描述,他用4亿欧元买下了一个煤矿业,又以25亿欧元卖了一部分资产,然后再把剩下的产业在股票市场上市,卖得45亿欧元。他拥有的其他的产业还有一家大型钢铁股份公司,和一家叫做“新世界资源”的采矿企业。而这两家企业的股市行情走势图跌得像计时赛里下坡的高度剖面图一样。他的钢铁公司的股票跌停,金融危机冲击了整个欧洲钢铁制造业。铁矿石巨头Ferrexpo(世界第五大铁矿石供应商)大部分的股份都在乌克兰铁矿石资产,而他拥有其很大一部分股份,股价暴跌,他损失巨大。据估计,他现有的资产已经小于2014年福布斯富豪榜预测的资产的一半,他已经从亿万富翁的“大集团”中掉队,等待着后援车的救援。

巴卡拉仍然拥有巨额的财富,而且还是捷克当权派的一员。能让他忘记欧洲的伤痛是,他在南非还拥有风景优美的克莱坦亚酒庄,这也是他赞助Etixx快步U23车队的原因。巴卡拉对于这项运动的改革很积极,他建议这项运动应该彻底整顿,国际自盟应该创办一个合资企业,作为制定规则和赛历的管理机构……而巴卡拉可以完成剩下的任务,投资建立一个分离的企业集团,去和那些有潜力的组织者联系。这个计划或许已经破产,又或许仍以Velon的名义继续?巴卡拉在捷克政坛有很重要的地位,因为他拥有巨额财富和影响力,还有一个传媒帝国。但是他现在住在日内瓦,而且是个不错的车手。他在参观南非酒庄的时候还会参加当地的业余车赛Cape Argus。

退出车坛赞助的那些土豪们-领骑网

今年刚去世的BMC车队前老板安迪·里斯则是一个细致周到的人。他的爸爸厄恩斯特一开始是做助听器生意的,厄恩斯特的生意从车库小作坊规模发展到了全球知名的保健品行业巨头——Sonnva。在写这篇文章之际,Sonnva市值大概为77亿美元。而里斯拥有其5%的股份,这意味着他掌控着大约三亿八千万美元的资产。可是里斯的身价远远不止这些,因为他还拥有BMC公司和大量酒厂的股票,酒店,制表行业都有涉及,因为BMC工厂就在百年灵工厂附近,这一地区向来以奢侈计时工具而出名,他设计制表行业也就不足为奇了。他狂热于自行车事业,BMC车队的预算要高于BMC工厂的盈利,这说明了车队投资是他的一项个人投资。里斯并不经常在媒体中出面,也不经常发推特,但你却时常能在比赛中看到他在和别人谈论着红酒或是比赛。

退出车坛赞助的那些土豪们-领骑网

另一个退出的瑞士人是米歇尔·迪塔兹。他在1995年创办了独立资产管理公司(Independent Asset Management),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IAM,它管理着数以亿万计瑞士法郎的资产,这家公司是作为日内瓦之外的瑞士客户的代表而运作的。迪塔兹的财富数量难以估算,但是应该有数以亿计的美元。迪塔兹也是一位狂热的自行车爱好者,但这还只是他赞助自行车运动的原因之一。自行车运动吸引像是乐透彩票、强化地板商和汽车品牌像是斯柯达这样的赞助商,但IAM这样的资产管理公司就显得有些另类了。特别是在其它瑞士公司都倾向于赞助高尔夫,水上船类运动或者是滑雪运动的时候,IAM就更加显得“不寻常”。而迪塔兹最骄傲的一点就是IAM公司的“不走寻常路”。

总结

写这篇文章的意义不是让大家拜金,而是为了鲜明地指出那些大车队老板赞助的动机和相互的联系。每一位神豪的故事各不相同,但可以找出三点共通之处:

1.许多世巡赛车队都是由亿万富翁股东提供资金支持的,他们可以大肆挥霍金钱来进行赞助。

2.他们的资产都在巨变,无论原因是油价下跌,股市动荡还是两者皆有,他们其中的一些人损失巨大,只有少数能越来越富有。没有新的神豪加入赞助了,而车坛原有的百万富翁亿万富翁们都叫嚷着要离开车坛,的确他们也正在离开。

3.这些大土豪可都喜欢骑车兜风,回忆童年时学自行车或是当邮递员的快乐时光。可能你看到一位穿队服骑队版车的身材走形的中年大叔会觉得很好笑,但是别忘了,他们可能就是车队身价亿万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