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E3 – 哈雷尔贝克在抵达Taaienberg前节奏非常快,主车群神经紧绷,没什么出乎意料的地方。然后快步进攻了一波,我和丹尼尔·奥斯不得不负担起追击工作,接回前方的集团,消耗了不少能量,尤其是当时离终点还有很远。比赛进行到30公里的时候我卷入了一场摔车,没受什么伤,只是右大腿上有些擦伤。这对我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影响,现在我很期待下一场比赛。(图片来自Luca Bett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