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少得志,23岁进入世巡赛车队,第二年就拿下新闻报环赛的胜利;他又命途多舛,近距离和鲁贝之石失之交臂,两次登上环弗兰德斯奖台,却都和奖杯擦肩而过。从布南坎切拉拉弗莱查,到彼得萨甘范艾维马特,对手们完成了世代接力棒的传递,胜利却始终将他拒之门外。与荷兰车队征战四年后,范马克又回到这支让他最初的梦想变为荣耀的队伍。而当年来自科特莱克的古典赛金童也已届而立之年。有遗憾吗?对未来的设想是什么?领骑网的独家专访为你带来这位石板路名将对古典赛过去和现在的解读——

2018年105届环法山地赛段中的范马克,以放弃个人目标为前提,范马克得以出现在赛场上,他的任务是协助车队实现总成绩目标  图片©英孚车队官网

领骑网:让我们先来聊聊和中国有关的话题,去年参加了环广西,你对比赛印象怎样?今年还会回到这个赛场吗?

范马克:去年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所以来之前对一切是什么样的完全没有概念。实际经历下来比赛很不错,组织工作做得很到位。这样的体验让我决定今年继续参加广西的比赛,这是以好状态结束赛季的一个好方法。

领骑网:佳明是你加入的第一支世巡赛车队;两年后你去了荷兰车队Blanco,也就是乐透珍宝的前身,待了四年;接下来又回到原先的车队,当然车队改名了,上赛季叫佳能戴尔德拉帕克,今年是英孚教育。车队和六年前,你职业生涯初期时候相比有什么变化?

范马克:2011年刚加入队伍的我还非常年轻,没什么经验,就像刚开始爬一架梯子。而车队里有Hushovd, Haussler, Klier, Hesjedal, Millar这些大明星,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寻找我自己在这项运动中的位置。现在,多年以后,我成了车队领袖中的一个。车队可以说还是那个车队,但我的角色有了巨大的改变。

2013年最先抵达鲁贝竞技场的坎切拉拉和范马克,时年25岁的范马克至今未能比那一刻更接近鲁贝的胜利  图片©Thomas Ducroquet

领骑网:2018年环法是你职业生涯中第五次环法,也是第六次参加大环赛。作为一个单日赛专家,你参加这场21天角逐的动力是什么?或者说你在大环赛中的个人定位和目标是什么?

范马克:我很明确自己在大环赛场上的角色——支持我们的冲刺手和爬坡手们。我知道哪些是我能做到的,哪些是我能力范围之外的,车队同样明白这一点。而他们还是每年都喜欢带我去环法,所以我当然得在那好好干啦。

范马克(左四)和队友们在凯旋门前合影纪念第105届环法完赛,作为车队总成绩主将乌兰的重要副将,他在第九天石头路赛段给予对方莫大支持   图片来源:英孚车队官网

范马克:我在春季赛中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机会,获得了我需要获得的支持——车队全力给我支持。所以我很乐意在环法时候给车队其他主将做些工作,带来一些回馈。个人目标当然是拿下一个赛段冠军了,但对我这样的车手而言,想在现在的大环赛中获胜可不容易。当然,有个词叫“说不定”,机会总存在于万一当中。

领骑网:谈到春季赛,你认为现在的比赛和五年前比有变化吗?比如主车群的比赛节奏,车手们发起进攻的时间点这些。

范马克:比赛的改变是肯定的。从前每队只有一个主将,最后争取胜利的就是这一个人;现在一场比赛你会看到两到三个,甚至一支车队有四个主将在赛场上。他们都在等待最佳实际,他们都有顶尖的个人能力。而副将们也都很能打。所以具体到无论现在哪场春季赛,想分裂集团都难上加难。当然随着比赛进行到最后,该分的还是会分出来。

2010年负于伯恩哈德·埃泽尔后,2016年范马克不敌萨甘,再次获得根特韦弗尔海姆的亚军     图片来源:根特韦弗尔海姆赛官方

领骑网:在乐透珍宝时候车队是怎样支持你的?

范马克:车队给了我非常赞的支持,从器材,各种前瞻性的准备,让我能专注备赛,当然还有队友和工作人员的支持,而且都是最高水准的!现在在英孚教育在比赛最后阶段给我的支持更多一些。

领骑网:明年春天哪个车队是你最强的对手?

范马克:很难说。快步车队是当然的,以及博拉车队,大家都知道的那五六个单日赛强队呗。

萨甘的横空出世让春天的石头路与从前再不相同,2017年环新闻报,范马克和萨甘联手上演一出好戏,却还是不敌状态火爆的奥运冠军范艾维马特  图片来源:新闻报杯官方

领骑网:特普斯特拉将在赛季末离开快步,你认为这对快步明年春天的战斗力会造成影响吗?

范马克:我想他们肯定会很想念他,因为从对手的角度讲,他真的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很多时候他完全是隐身的——直到他进攻那一秒。所以他一直是他队的一个隐藏大招。快步绝对还是很能打,但有特普斯特拉在和没他在会不一样。

领骑网:UCI已经完全解禁碟刹公路车,在你看来碟刹有那些优劣势?

范马克:碟刹最大的优势是在下雨时显现。雨水会让圈刹丧失一部分制动性。碟刹在雨中的表现则和在干燥天气下相同。

范马克:不好之处在于你自己没法打开它,没法像圈刹一样你能自己处理。蹭碟时候就没法搞定,只能换车。

领骑网:你觉得主车群多久才会完全接受碟刹?

范马克:我看三年吧,所有车手就会都换成碟刹车比世巡赛了。

2012年年仅24岁的赛普·范马克在与布南和弗莱查的正面交锋中获胜,赢得个人职业生涯中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胜场——新闻报环赛Omloop Het Nieuwsblad/Sep Vanmarcke wint voor Tom Boonen en antonio Flecha   图片来源:bloggen.be

领骑网:最后一个问题,那一场是你职业生涯至今最特别的胜利?

范马克:依然要数2012年的新闻报环赛。对于我这样的古典赛车数而言,那是梦想成真的一胜。在成为职业车手不久就拿下那么大一场比赛,正面冲赢汤姆·布南,这是我之前想都没想过的。超棒的回忆,而且我是在现在这支车队时获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