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lexxx,原载于公众号:单车空想咖。原作者授权领骑网转载,非作者授权第三方禁止转载此文。

保罗·贝蒂尼(Paolo Bettini)尝试过,约翰·穆塞乌(Johan Museeuw)也尝试过,奥斯卡·弗莱尔(Oscar Freire)哪怕实现世界冠军三连冠,也无法将成功复制到古典赛上来。

 

自行车坛最宝贵的一项里程碑——五大古典赛全满贯——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迄今只有三名车手——里克·范·鲁伊(Rik Van Looy),艾迪·默克斯(Eddy Merckx)和罗杰·德·弗拉明克(Roger De Vlaeminck)实现过全满贯。从那之后,一代又一代车手都没能赢下全部的所谓“五大古典赛”(Monuments)。

 

“这可能是自行车比赛最难的事情,”穆塞乌说,“如果有人能做到,他将被载入史册。我永远无法赢得像列日-巴斯通-列日或环伦巴第这样的比赛。它们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赢得五大古典赛全满贯如此之难-领骑网

▲作为曾经的阿登山地类型的车手,吉尔伯特近些年在鹅卵石路面上证明了自己

 

本周日,菲利普·吉尔伯特(Philippe Gilbert,Quick-Step快步车队)如果能在巴黎-鲁贝创造奇迹取得胜利,那他距离被载入史册将更近一步。

 

吉尔伯特不是夺冠最热门车手,尤其因为这仅是他职业生涯第二次参加巴黎-鲁贝。但是在这位35岁比利时人的职业生涯尾声,实现“五大古典赛全满贯”(Monument sweep)成了他的一个目标。他已经赢得了其中的三个,鲁贝赛正在那里等着他去征服。

 

吉尔伯特周日表示:“我仍然对这些古典赛充满渴望,今年春天的一些比赛我已经很接近胜利,我知道鲁贝赛很复杂,但我觉得我有实力赢得冠军。”

 

如果夺冠,那么自上世纪80-90年代的肖恩·凯利(Sean Kelly)以来,吉尔伯特将成为最接近“五大古典赛全满贯俱乐部”的车手。有五名车手赢得了四项五大古典赛,凯利在赢得其中四项之后三次在环弗兰德斯获得第二名。

 

为什么赢得五大古典赛全满贯如此之难-领骑网

▲快步在环弗兰德斯之前邀请来多位前冠军车手,包括马克·卡文迪什(Mark Cavendish,下排左一),约翰·穆塞乌(下排左三),保罗·贝蒂尼(上排右二)和奥斯卡·弗莱尔(下排右一)

 

上个星期,快步车队在环弗兰德斯(Ronde van Vlaanderen)之前召开了一次有他们传奇车手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其中有穆塞乌、贝蒂尼和弗莱尔。三位人士向VeloNews讲述了为什么赢得所有五大古典赛如此之难。

 

“赢得这些大赛很难,”弗莱尔说,“在我27岁的时候,我已经赢得了三次世界冠军,每个人都说我可以赢得更多。然而只要你错过了一些机会,你就赢不了了。”

 

今年42岁的弗莱尔仅赢得了一项五大古典赛:米兰-圣雷莫(3次夺冠),并在列日赛、环弗兰德斯和环伦巴第都获得过前15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鲁贝赛,他想赢得创纪录的第四个世界冠军也以失败告终。

 

“很明显现在的古典赛水平要高很多,”弗莱尔说,“看看像萨甘这样的车手,他非常有天赋,他应该能赢三到四次环弗兰德斯。但现在,每一个车队都有一名有实力获胜的车手。这对这项运动很有帮助,但这也让每个车手都很难取胜。”

 

由于种种原因,五大古典赛已经发展为自行车坛最有价值的比赛。动辄250+公里的长距离让这些比赛的声望和恶名不断增长,成就了它们在自行车赛中的历史地位。只有最强大和最好的车手才能在长达六个小时的艰难比赛中获胜。传奇就是这么炼成的。

 

五大古典赛也是最难以赢得的比赛。彼得·萨甘(Peter Sagan,Bora-Hansgrohe车队)和格雷格·范·阿维马特(Greg Van Avermaet,BMC车队)是当今车坛最大的两位古典赛明星,而他们每人只赢了一场。

 

Yousaw Nibali finally win Sanremo after trying for many years. The odds say you cannot do it. Those who have the balls can still win a big race.”

——Paolo Bettini

 

现役赢得过多项五大古典赛的车手,吉尔伯特赢得过三项,约翰·德根科尔布(John Degenkolb,Trek-Segafredo车队)是最近一个在同一赛季赢得两项比赛的车手,2015年他赢得了米兰-圣雷莫和巴黎-鲁贝。尼基·特普斯特拉(Niki Terpstra,Quick-Step车队)在上周日刚刚赢得了他的第二个五大古典赛冠军——环弗兰德斯,2014年他还赢得了巴黎-鲁贝。文琴佐·尼巴利(Vincenzo Nibali,Bahrain-Merida车队)上周日参加了环弗兰德斯,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本月晚些时候的列日赛,他赢得了两次环伦巴第的冠军,并在今年三月份赢得了米兰-圣雷莫。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Alexander Kristoff,UAE Team Emirates车队)赢得过米兰圣雷莫和环弗兰德斯。

 

“看到像吉尔伯特和尼巴利这样的车手试图赢得全满贯很令人兴奋,”贝蒂尼说,“这是今天的车坛所缺少的,很明显很少有大赛冠军愿意去冒险了。”

 

贝蒂尼赢得过三项五大古典赛,米兰-圣雷莫一次,列日赛和环伦巴第各两次,但他从没赢过环弗兰德斯(职业生涯最好是2006年第七名),并且像弗莱尔一样,从未参加过鲁贝赛。

 

贝蒂尼继续说:“现在的比赛更加精确。你看尼巴利在尝试多年后终于赢得了米兰-圣雷莫,而赔率说他不可能做到。那些有种的人仍然可以赢得一场大赛。”

 

尼巴利通吃多日赛和单日古典赛的能力使他脱颖而出。如今大多数车手都专注于他们所特长的专项赛事,无论是冲刺、多日赛还是古典赛。尼巴利是例外。很难见到像奈罗·金塔纳(Nairo Quintana)或克里斯·弗鲁姆(Chris Froome)这样的车手出现在古典赛上,而像塞普·范马尔克(Sep Vanmarcke)这样的古典赛车手永远不会在大环赛中进入前10名。

为什么赢得五大古典赛全满贯如此之难-领骑网

▲尼基·特普斯特拉和文琴佐·尼巴利在环弗兰德斯之前都是赔率很低的车手,尼巴利是为数不多的既能赢得大环赛又能赢得单日赛的车手之一

 

五大古典赛全满贯的另一个障碍是每项赛事所需的比赛风格截然不同。环弗兰德斯和鲁贝赛涉及更多的是体能和力量,而环伦巴第和列日赛更青睐体重更轻和爆发性强的爬坡车手。米兰-圣雷莫更具偶然性,偶尔其他类型的古典赛车手也能让冲刺车手大吃一惊。法比安·坎切拉拉(Fabian Cancellara)赢得了三项五大古典赛,其中米兰-圣雷莫一次,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各三次。

 

像穆塞乌这样获得世界冠军的车手也可以在鹅卵石路面上闪闪发光——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冠军各三次,但他身材太魁梧,体重太大,无法在阿登地区(列日-巴斯通-列日赛)让人有太高期望。

 

穆塞乌说:“这些车队现在更专业化。即使在我参加比赛的时代,车队和车手也越来越专注于古典赛或大环赛。没有人能够战胜这些所有类型的地形。”

为什么赢得五大古典赛全满贯如此之难-领骑网

▲不同于环弗兰德斯,巴黎-鲁贝的石头路面总长度占了比赛总里程的五分之一,有“北方地狱”之称。

 

几十年来,比赛路线也不断发生变化,但每项古典赛的精神和本质都保持一致。巴黎-鲁贝多年来鹅卵石路段的数量逐渐减少,但比赛依然是“地狱般的一天”。(巴黎-鲁贝赛号称“北方地狱”,Hell of the North)

 

本周日,吉尔伯特将尝试离自行车天堂更近一步。他所在的快步车队有最多的夺冠热门车手。特普斯特拉和两届亚军兹得尼克·斯蒂巴(Zdenek Stybar)应该是头号热门。但就像尼巴利在米兰-圣雷莫爆冷夺冠那样,比赛并不总是按剧本来进行。吉尔伯特有机会获胜。

 

“很难说我是否会去那里参赛并争夺胜利,”吉尔伯特谈到他备受期待的重回鲁贝赛。“巴黎-鲁贝是如此特殊的比赛。如果你有古典赛的雄心壮志,那快步车队是你最好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为什么我签署了一份新合同。我认为我们都是古典赛专家。”

 

如果他能实现这个奇迹,他就会像凯利一样拥有四大古典赛的冠军。所剩下的只有米兰-圣雷莫,这也是所有五大古典赛中最具“赌场”性质的赛事。

 

(译自VeloNews)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单车空想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