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自行车运动的另一种魅力:帮助女性对抗乳腺癌-领骑网

图片©pexels

我们在乳腺癌宣传月快结束的时候接触到几位热爱骑行的患者。其中有三位通过不断的骑行来对抗病魔,鼓舞自己和他人,重建生活。今天首先来看一下Lisa的故事。

Lisa Frank,53岁,来自新泽西

长文|自行车运动的另一种魅力:帮助女性对抗乳腺癌-领骑网

Lisa Frank说骑行拯救了她的生命。1995年,当她第一次参加AIDS慈善骑行后,她就一直通过骑行来锻炼与康复。年轻的时候她拥有最棒的身材,但在参加完1997年的环加州AIDS骑行后,她被诊断出乳腺癌第一阶段,需要进行治疗,她有点不知所措。之后,在他人的帮助下她找到了Young Survival Coalition(一个帮助年轻女性的非营利性机构),参加了三天的粉色骑行日活动,为乳腺癌患者募集医疗基金。

在2004年,第一届的粉色骑行日还只有6个人参加。Frank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复发,接受了双乳房切除手术,所以骑行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她依然参加了募款活动,协助组织活动。到了2005年,参与人数增加到10个人,但是Frank依然无法参加,她又不幸经历了子宫切除手术。随着官方的不断推广,这个活动扩大到东西海岸以及南方地区。

“骑行总是让我无比轻松,”她说。“大部分时候我是一个人骑车,有时也和朋友一起。当我骑车时,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很安静。”

骑行拯救我的生命:数年前,Frank与朋友一起筋疲力尽的穿越铁路线时,她发现脖子上出现一个肿块,持续一个月之久。她去医院做了诊断,医生一致认定这是一个腺体肿瘤。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对此毫无效果,于是Frank开始尝试其他方法。之后她的肿瘤转移了,非常罕见的扩散到颈动脉。在这期间粉色骑行日活动不断的成长,Frank也在进行治疗,以回到她热爱的骑行。之后癌细胞扩散到她的大脑,在生活中开始感到眩晕。经过这一系列的病痛之后,她更加积极的组织与参与骑行活动,慢慢地她可以断断续续的进行骑行活动。不过过多的药物治疗让她的平衡能力有点问题,她时不时会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看这是现在的我,2011-12年后我又开始参加粉色骑行日,”Frank说。“一些人对我说,‘你一直在鼓舞激励其他的车友,告诉他们可以做哪些有帮助的事。不要把每次骑行当成一次比赛,把它当成一个普通户外活动。如果你能骑到第一个补给站,非常棒!这些年你一直用自己的行为鼓励和激发这些车友,兑现自己的承诺。’她说的非常正确,这些让我信心爆棚。”

这周Frank前往西海岸地区参加粉色骑行日活动,那里有一辆自行车在等待她的到来,但是她需要打包头盔,鞋,脚踏以及其他装备。

“现在对于我来说,骑行就是我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须要参加,”她说道。“在这里我可以帮助其他人,告诉他们通过骑行找回自己,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去年在参加活动时,她一两周前刚刚结束了化疗。骑行中我们一直带着她,鼓励她,最终她完成了此次骑行活动。今年即使在很糟糕的路面时,她也领骑一队人马。看到她们这些人,我是如此欣慰。看上去他们将不久于人世,然而在第二天他们又生龙活虎的骑上他们的自行车,一年后他们来参加粉色骑行活动了。”

骑行帮助他们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风采,他们可以更强大,他们能够帮助他人,他们有自己的价值。Frank说。

“很多女性当她们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后,她们手足无措,失去信心与勇气,不知道如何继续生活。她们觉得,我完了。但是我们说,来一起骑车吧,我们会帮助你,重建生活。”

“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做一些积极的行动,我希望其他人也能这样自信的面对生活。”

Suzanne Merritt,48岁,来自麻萨诸塞州

长文|自行车运动的另一种魅力:帮助女性对抗乳腺癌-领骑网

作为一个健身顾问,Suzanne一直进行骑行锻炼,但更多的是休闲的骑行。当2011年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之后,她就想通过骑行来改变什么。尽管她是一个病人,她的朋友带她去参加了Pan-Mass挑战赛,一个2天骑行192英里(月309公里)的骑行比赛,组织方希望通过这样的骑行比赛为癌症患者募集医疗基金。一开始这样的想法看上去有点疯狂,但是她对骑行了解了更多以后,她决定加入一支车队,感到万分欣喜。

“这个主意触动了我,”她说。“自始至终给了我希望,让我更坚强,轻松面对生活,不仅仅改善我的病情,还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车手。”

Merritt接受了双乳房切除手术,在2012年的春天和夏天经过八次化疗以及两次后续康复手续。然后她报名参加了骑行活动。

在完成治疗后,她只有三个月休整与训练,所以她对完成比赛还不是非常自信。

“对我而言,这真的是一个挑战,”她说道。“我从来没有骑过近200英里的距离。但当我面对它时,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完成。我没有考虑太多,Just do it。当我完成比赛时,感觉是如此的酣畅淋漓,让我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一次,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病魔让我与他人不一样,让我更努力的面对生活。”

完成Pan-Mass挑战赛给她巨大的成就感,她决定在2014年与2015年继续参加。

“今年我进行了1000英里的训练,我变得更强大。”她说。“现在这些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给我第二次生命的动力。”

为此她也给了自己一个奖励,一辆白紫色的Trek Domane 6.

“这是我第一次骑这辆车,真是太棒了,”她说。“病魔改变了你,现在我想,‘为什么还在等待,现在就开始。’今年我再次骑车穿越了麻萨诸塞州,为基金募集了超过14000美金,真是无法想象。”

长文|自行车运动的另一种魅力:帮助女性对抗乳腺癌-领骑网

Hel Parkes ,50岁,来自澳大利亚

Hel Parkes说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运动细胞的人。但她40岁时,被诊断为乳腺癌以及其他病症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她发现运动能够缓解病情带来的精神上的焦虑和压力。不过自行车运动并不是她的第一选择,她开始玩的是一个极限运动,高空秋千(高空飞人)。病情使她上半身的运动能力急剧下降,她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虚弱的身体。

“在康复期间,我还没有什么时间和能力去考虑怎么锻炼,”她说道。“慢慢地我认识到无论我做什么我都会有伤痛,但我也恢复了我的信心与勇气。所以我开始练习高空秋千。参加这个运动让我忘记伤痛。差不多一年后,我开始骑山地车。这是一个集体运动,让我认识了很多车友。对我来说有着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现在Parkes与当地的骑行俱乐部一起骑行,参加比赛。她也开始骑公路车,参加计时赛。

“计时比赛是这些比赛中最不可思议的,”她说。“谁那么天才的发明了这个运动,没有刹车的自行车,逆时针在场地内绕圈……还需要担心他们的健康吗!”

骑行彻底改变了她的眼界与健康,还有自尊心,她说道。今年她发起成立了一个新的山地车俱乐部,名为Dirty Janes,帮助更多的女性来参与骑行。

经过康复后,对于为其他人她自己有一些特别的感受。

“即使仍感受到伤痛,但我依然要继续向前。”她说。“经常的出去骑车,就像自己轻轻地拍一拍自己的背一样简单。即使你没有去年那么快也没什么关系。我发现那些经常骑车的人总是精力充沛,而这些都可以让你的旅程充满能量。伸出手加入我们,不要害怕,勇敢的表露你的情感。我们总是有足够力量相互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