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具天赋的美国前职业中生代爬坡手、英孚教育德拉帕克佳能戴尔车队创始人和Velon创始成员——三个重量级头衔也不足以概括乔纳森·沃特斯(Jonathan Vaughters)的传奇经历和在美国自行车坛的重要地位。与全球顶尖教育机构英孚教育签下长期合作协议,沃特斯把创立Velon的理念同步实践到车队运营当中。

领骑独家 |专访 “英孚车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沃特斯:我们终于可以着手制定长期计划了-领骑网
图片来源:英孚车队

 “稳定”、“持续性”,英孚教育的出现将在这项运动中堪称奢侈的字眼一一兑现到车队中的每个成员身上。这意味着车队将拥有怎样不同于以往的全新未来?而作为一项外来运动,自行车又是如何在美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以至于其赛事、车队、车手都在职业自行车体系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沃特斯借领骑网独家专访的机会为车迷们带来所有答案——

我们都知道Velon创立的初衷是为了帮助职业自行车运动领域内的车队和车手维持稳定的成长发展秩序。请问为了实现这一初衷,Velon至今为止为车队和车手都做了哪些事情? 

现阶段我们做的还是一些基础性努力,将赛事拥有者和车队车手间的联系建立起来。其他运动,尤其是职业队伍们,我用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举例,球队老板、场馆老板、职业球员们,所有人都在一个系统里。但职业自行车运动不是这样,出于历史原因,赛事的组织方和车队并不在同一系统内。而Velon现在做的锤子系列赛(The Hammer Series)虽然还只是小规模,但这个比赛的所有权是在车队手中的,意味着它的电视转播权,交易分发,方方面面都被整合在了一起。

这是第一步。通常自行车比赛中的几方处于一种竞争关系中——比赛希望得到赞助商支持,车队希望得到比赛赞助商的支持,车队想从赛事拥有者手中分享电视转播收入,赛事拥有者不想让步跟车队分享。自行车需要借鉴其他运动的运营模式——我们要站在同一阵线上努力,一起建设我们的运动,而不是相互较劲。到现在为止,Velon在这一点上所作的努力应该算成功的。

除了锤子系列赛,Velon刚签署了一个合约,为车队们代理他们的线上游戏(e-sport)权利,比如Zwift(一个大型多人在线自行车视频游戏)。Velon会和车队们一起发展线上游戏,打造这个市场。赛事公司尚未涉足这个领域,我们可以拥有在这个市场的主动权。

美国的赛事体系已经实现了和欧洲赛季的完美融合,美国的车队和车手也都在顶级比赛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十年前情况完全不同,请问美国自行车如何逐步实现和欧洲古老自行车运动的对接?英孚车队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自行车运动在美国其实有相当长的历史,1984年莱蒙德赢得环法自行车赛的冠军。八十年代末期涌现了一批在国际上有相当影响力的多日赛。很多美国人对自行车的兴趣就从那时开始。我自己最初关注自行车就是从1986年的科罗拉多世锦赛,那是自行车世锦赛第一次在美国举行。这些都是为美国自行车运动发展到今天播下的种子。

而像中国环广西这样的顶级比赛,一定会启发一些站在路边,看着车手们飞驰而过的孩子。这些孩子们会因此开始骑车,开始比赛。所有今天站在领奖台上的冠军们,都能追溯到他们还是个孩子,站在赛道边,对自行车产生兴趣,想要开始骑车的那个瞬间。这也是我进入这一行业的方式。美国自行车就是这样一步步发展的。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没有任何计划干预。一场大型国际赛事落地,人们自然而然会开始关注,在广西观赛的这些孩子中,可能就会诞生十五年后的环法冠军。

领骑独家 |专访 “英孚车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沃特斯:我们终于可以着手制定长期计划了-领骑网
“英孚车队“名将Rigo在2018环广西赛

主赞助商更换为英孚教育给车队带来的最大影响和改变是什么?

最大的改变是车队现在可以做一些更长期的项目,树立车队形象,思考我们希望车队在世人眼里是什么样子。

在过去十年中,我每年最重要的工作是为车队下一年的运营寻求资金,长期的形象建设不是首要任务,因为每十二个月很可能就要刷新一次。而如果九月份赞助商还定不下来,车手们的合同就无法决定,只能有什么算什么。现在我很“奢侈”地不用再为运营资金操心,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这是和从前比最大的不同,现在我可以制定一个两年计划、四年计划,专注提高车队的成绩表现,而不是为资金四处奔波。

领骑独家 |专访 “英孚车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沃特斯:我们终于可以着手制定长期计划了-领骑网
”英孚车队“职业自行车明星与南宁学员 家长见面

中国的运动市场和自行车运动都有着非常独到的特点,中国在英孚教育的全球化布局中占重要地位,请问Slipstream Sports是否会像米歇尔顿等世巡赛车队一样,考虑成立一支洲际队或以其他方式来切入中国自行车和运动市场?英孚教育从中将会给予怎样的支持?

我们没有类似在中国建一支洲际车队这样明确的计划。在中国开发这项运动,培养某个有天赋的车手,对我们都富有挑战性,关键是从哪里开始。我确实观察过一些洲际车队,但还没看到极具突出天赋的车手。不过自从今年四月我来到上海,第一次来中国开始,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怎样选出有天分的中国车手,以及把他们带到欧洲进行系统训练,这并不容易,欧洲那里有这项运动的核心,但车手们同时要面对文化差异,父母也会担心。不过这都是后话,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找出在这里甄别天赋的有效途径,接下来才可能考虑建立洲际车队这样的具体计划。

领骑独家 |专访 “英孚车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沃特斯:我们终于可以着手制定长期计划了-领骑网
英孚南宁小学员掀起自行车热

对环广西和中国自行车运动的整体印象怎样?

我对当地人对这场比赛的热情印象深刻。他们可能不是自行车运动的铁杆粉丝,但大家对有这样一场国际大型赛事就发生在眼前表现出极大的热忱。让我想起十二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自行车比赛,也弄不明白规则是怎么一回事,但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非常吸引人。在这里看到人们抱有和我那时同样的心情,真的让我很开心。

尤其我们去英孚学校时候,孩子们见到车手们都超级激动,围上来问各种问题,甚至家长们也是!整个过程都很棒,大家想要了解学习一个全新的东西,那种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人印象相当深刻。这场国际性赛事是中国打开的又一扇,让这里的人们了解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