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每次Tony引诱我来海南参加骑行活动,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而这一次,诱惑甚至是双份的。在这个全国各地都普遍降温的周末,温暖依旧的海南五指山接连举办阿陀岭爬坡赛以及亲水三项挑战赛,誓要让你找回夏天的感觉。而我也不打算独乐乐,把从没来过海南的吴律师“拉下了水”,一同体验游历海南的乐趣。

这次海南之旅也是充满收获的。以前从来没爬过长坡的吴律师坚持骑上了阿陀岭的山顶,我们也通过漂流-骑行-跑步的方式重新认识了五指山。户外运动是旅游的最佳形态,漂亮的自然风光和有益身心的体育活动相结合,会让人欲罢不能、念念不忘。下一次带吴律师重返海南,一定要让她征服更艰难的挑战!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我们的海南之旅以三亚为起点。这个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城市,在12月依旧温暖如夏。也难怪冬天从海南飞往北方的机票如此便宜,面对气温和空气质量的双重跳崖,有多少人愿意这么飞呢?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不用几乎,我们在海南的每一天都会吃文昌鸡。网络时代的迷信,吃鸡可以大吉大利,也可以补充营养。如果没有这些美味的海南美食,我想吴律师也没法完成艰难的骑行。

五指山爬坡赛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周末,我们转战五指山,参加两项均和骑行相关的活动。周六的五指山一度下起了大雨,勾起了我前两次在海南雨战Gran Fondo的回忆——一定是有位雨神在盯着我。而即便是下雨,五指山的气温也有20+°,穿短袖骑行并不觉得冷;放在雨雪纷飞的江浙地区,这种气候条件简直不敢想象。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在我身后,就是即将建成的五指山骑行驿站;它坐落在阿陀岭北侧的毛阳镇,也是本次五指山登山王争霸赛的起点。明年,这个驿站就会落成运营,它不仅是让车友吃住玩耍的场地,也将打造成环岛赛博物馆,让大家在平日也有固定的场地来了解环岛赛。驿站周边的土地也会做平整处理,作为房车营地以及户外露营点。看来我明年也可以以此为大本营,在五指山黑练爬坡了。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爬坡赛在周六上午11点开始,从山的另一侧赶到赛场也不用太赶。印象中这是阿陀岭第一次举办上规模的公开性自行车爬坡赛,如果它坚持举办下去,未来一定会是各大山神针锋相对的舞台。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环岛赛的功勋名宿——海南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竞体处处长刘平久这一次亲自披挂上阵。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道长说车&主任开车强势硬广。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五个组别合计200多名参赛者,从11点开始陆续离开起点,向14公里开外的阿陀岭之巅进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前方的神仙打架集团,夺冠的林开雄用时32分56秒。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陶哥在比赛中一度通过吸轮两位海口女队选手高歌猛进,而我还在遥远的后方。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发车时跟在陶哥后方,看着三瓶毒奶以及“陈主任看好你”的标语,顿感大事不妙。原来自己也会被奶……

此后一路龟速爬行,领略环岛赛皇后赛段爬坡的风景。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阿陀岭经典大回环,以前报道环岛赛时很喜欢在这里拍照,见证过安东玛奇突围爆冷击败博尼法齐奥。今天终于在这里留下了一张自己在骑行的照片。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陶哥率先完赛,在终点埋伏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这么慢还好意思学康师傅打手枪……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爬坡时一路担心吴律师会不会心态崩坏,下来推车甚至退赛。结果吴律师比我想象中顽强得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她也爬到了山顶!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这两件骑行服面世以来,我和陶哥第一次胜利会师!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赛后翻阅STRAVA的赛段时间记录,果不其然前几十名都是由环岛赛参赛选手霸占的。其中头名涅米茨是2016年莫霍利奇击败卢申科勇夺赛段冠军的功臣,他本人也取得了赛段第二名。看着这些大神们的时间记录,用了1个小时才尬悠到山顶的我自惭形秽。我再怎么练也到不了环岛赛的水平了,期待吕先景等年轻人能空降到这个榜单。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在山顶休整的骑友。由于这个平台空间有限,阿陀岭一直无法承担作为环岛赛山顶终点的重任,期待未来的未来这里也能够作为职业赛的终点。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65岁的海南资深骑友马叔还在为赛事劳心劳力。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海南的骑行俱乐部车友们。

最后来看下爬坡赛的视频集锦。

亲水三项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如果游泳是铁人三项对骑友最大的门槛,那不如把游泳改为漂流?这样一来,即使菜鸟如吴律师也可以参加了。抱着这种“侥幸心理”,我和吴律师组队参加了周日的亲水三项挑战赛,甚至扬言要上混双组领奖台(尽管这项比赛不算成绩)。事实证明,我们低估这场比赛的难度了。漂流不敢下,骑车骑不动,跑步膝盖痛……这就是初次参赛的我们最直观的感受。

用这三种运动方式把红峡谷漂流、五指山风景区链接起来,无疑是游览五指山的绝佳形式。完赛后的陶哥,都打算日后带太太破指导来漂一把。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据说这是最怂漂流装扮。(不好翘……)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很多参赛选手都是头一回漂流,景区做足预案。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海南铁三一哥大瓜“携眷出战”。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陶哥和海南车手陈熙的组合实力很强。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一番瞎操作之后,被困在角落的我们……从上船那一秒起,吴律师一直大喊大叫还不让我划船,结果就是第一个滑梯还没下就宣告上岸。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从骑行项目重新出发。经过一小段土路之后,就进入了通往水满乡的漫长起伏路。尽管只有23公里,但是经过前一天的爬坡之后,吴律师也油箱见底了。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路上的签到区也是补给站。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一路给吴律师人力助力。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骑行-跑步的换项区域。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雨中比赛,更辛苦的是志愿者们。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跑步里程只有5公里,当年校运会拿过短跑冠军的吴律师如今已经退化成步履蹒跚的大妈级选手了……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迷雾中的五指山,地理位置更接近于亲水三项赛的终点水满乡而非五指山市区。这里也是海南十分值得去的天然氧吧。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相比于华北地区,这里的PM2.5指数简直在炫技。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这次比赛之后,更加坚定了我要操练吴律师的决心。明年今日,一定不能再这么弱鸡啦!

亲水三项视频集锦!

后记

主任专栏|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领骑网

本来也没啥后续了,不过坐飞机时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从三亚返回广州时,在机场偶遇了几位世界小姐的参赛选手,其中有两位还和我们同航班。津巴布韦小姐Hajirah Potts就坐在我旁边,由于我是她在海南的一个月时间里碰到的第一个讲英语(ENglish)的中国人,一路上聊了好多。得知她需要从白云机场T2到T1换乘国际航班回国时,我邀她和我们一起去坐地铁——Hajirah来的时候就因为T1到T2的换乘问题错过了后续航班。

下飞机后,我们还遇到了同样需要到T1坐埃及航空回国的埃及小姐Mony Helal。因为我们这班机延误了半个小时,我们落地T2时距离广州-开罗的航班起飞只有1小时40分钟了Mony的换乘时间非常紧迫。由于埃及航空和南航不在同一个航空联盟,没法出联程票/提前值机/行李直挂,跨航站楼换乘又增加了麻烦,因此我确信她更需要我的帮助。

我和吴律师兵分两路,我帮Mony取完托运行李后一路飞奔到地铁站,直到把她送上地铁,我才回到站台帮Hajirah搬行李。本以为大功告成,谁知T1那边的地铁工作人员因为英语不太灵光,和Mony沟通不畅,差点把她又送回了T2;直到我们和Hajirah十分钟后来到T1,Mony还卡在地铁闸口。后来我飞速拉她到埃及航空的值机柜台,却被告知8分钟前就停止办理值机手续了,试图联系航空公司也无果。因为错过航班以及地勤的冷漠态度,Mony急的直流泪;不幸中的万幸是她在柜台遇到了一位同样要回开罗的老乡,才在老乡的帮助下预定第二天上午的航班顺利回家了。

帮助两位Miss World换乘之后,我和吴律师差不多11点才重新登上回家的地铁。一路上回味这几天的高能经历,为未来而期待,而担忧。

小伙伴们组队去海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陈主任带你看穿一切 ):【我是黑导游】与吴律师大战五指山爬坡赛&亲水三项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chenzhuren
套路深 车技好 脸皮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