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骑独家 | 生死存亡,天空车队的最大危机-领骑网

图片©ASO

自行车运动对于许多车队来说都是一项残酷的运动。即使是最成功的车队也会突然发现自己对未来缺乏确定性。天空车队与2010年横空出世,有着雄心壮志和最先进的竞技模式,自2012年以来一直处于世界之巅。即便是这样传奇的车队也难逃如此的命运——大卫·布雷斯福德一手打造的车队近日宣布,其最大的合作伙伴,英国天空集团,将于2019赛季结束后终止对车队的赞助,而车队必须找到新的赞助商才能避免被迫解散的命运。

在与其合作伙伴携手走过的九个年头里(到2019年底,将会是整整十年的合作关系),天空车队已经收获了322场胜利,其中包括八个大环赛总冠军,52场多日赛总冠军和25场单日赛冠军,这是个“令人胆寒”的数字。这支英国豪门在2010年进入自行车运动职业赛场的第一个目标是在五年内为英国赢回第一个环法总冠军头衔。由于布拉德利·维金斯爵士的发挥,这个目标再短短三年内就已经实现。从那时起,天空又将两个传奇的英国人留在了环法榜上:四冠王克里斯·弗鲁姆和威尔士巨龙格兰特·托马斯。同样依靠弗鲁姆,天空车队还收获了剩下两个大环赛的总冠军头衔:环意和环西。

在这些数不尽的荣誉背后离不开赞助商们的大力扶持,就在车队野心勃勃展望下一个十年之际,不幸的消息降临,由于消息过于突然,车队上下绝大数工作人员都是临时才获悉此事。除了天空传媒公司之外,天空集团的控股公司21世纪福克斯集团也将一同终止赞助,他们每年为天空贡献30%的金援。难道天空王朝,会就此戛然而止?

领骑独家 | 生死存亡,天空车队的最大危机-领骑网

图片来源:布雷斯福德接受采访时的视频截图

大卫·布雷斯福德不会就此罢休,他早就准备好了充足的存货以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这是一支永远充满竞争力的大车队,最重要的是队中核心车手全都有合同在身:弗鲁姆,科维亚特科夫斯基和简尼·莫斯孔的合同到2020年结束,格兰特·托马斯的合同到2021年。而队内新人王埃甘·贝纳尔的合同到2023年才结束,只要有一定的资金挹注,天空车队未来几年还会保持较高的竞争力。

但获得新的赞助并不容易,除了天空集团自身的经济问题以及新的美国总公司康卡斯特对自行车运动的漠视之外,从另一方面讲,天空车队也一直面临禁药问题饱受舆论质疑,赞助商不喜欢丑闻时时相随。此外,其运营方式得到主车群大规模效仿导致竞争力下滑的潜在危机。“这个消息刚刚得到公布,我们无法预测2020年会发生什么,也无法做出任何保证。无论如何,我们将努力确保在明年7月环法自行车赛开赛之前保证车队的未来……”天空车队声明中说。

天空车队方面,其实并没有详细说明合作关系终止的原因:“我们是带着帮助运动精英获得优胜从而使各界的更多资本投入这项运动的目标涉足自行车运动的,” 天空集团CEO杰瑞米·达洛克(Jeremy Darroch)解释道。“在十多年后,我对天空车队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无比自豪。但是,2019年年底是打开天空集团历史新篇章的时机,也是我们投身于像‘天空拯救海洋(Sky Ocean Rescue)’等项目的最佳时机。我愿向大卫·布雷斯福德以及天空队内云集的才华横溢的车手和工作人员表示最大的敬意。他们所取得的成就完全超出了我们此前的设想。”

领骑独家 | 生死存亡,天空车队的最大危机-领骑网

然而实际上,我们对天空合作关系的担忧从九月份就开始了,当时21世纪福克斯向美国康卡斯特电信公司(NBC的持有者)出售了39%的天空集团的股份。根据早期英国每日电讯报的消息表明,这并不会对天空车队的赞助有任何影响,特别是因为NBC是ASO的合作伙伴(NBC是环法自行车赛、环西自行车赛以及其他ASO赛事在美国的独家转播商),但特别需要担心的是在同一时间,以对天空车队热情而闻名车坛的默多克之子,詹姆斯·默多克,辞去天空集团主席职务的事实。

几个月前,领骑网对于康卡斯特收购天空的消息感到忧虑:“不过对于天空车队来说未来仍然充满变数,因为假如现任天空老板詹姆斯·默多克离开的话,收购方是否有兴趣打包支持天空车队成疑。至少目前各方商谈中没有对于天空车队未来发展细节讨论的相关资讯流出。”而我们把时间线再往前推两年,天空传媒收购案还无结果时,英国就传出天空集团可能不再赞助天空车队的消息可最近两年天空车队的预算不降反增,让人打消了疑惑,仿佛天空车队是最不可能差钱的车队。

领骑独家 | 生死存亡,天空车队的最大危机-领骑网

来源:Qicycling 领骑去年获得的天空车队赞助合作方案

但失去赞助的风险还是一直存在,去年上半年,天空车队原先的英国某家知名体育经纪公司就在寻求小额(数十万到百万欧元左右)赞助商,尤其对中国的潜在赞助商表达了兴趣,包括中国的共享单车公司、航空公司都或多或少的与赞助天空车队产生了联系,遗憾的是终无下文。

领骑网总编辑陈兔认为:“天空是一个国家队性质的存在,这个巨型金主多数还得是英国的,这样备选项就寥寥了。其他小型爸爸肯定肯定是不缺的,但那根本不可能维持天空目前幕前幕后的两个阵容。”对于天空车队的未来,她认为:“我觉得会缩水成一个和现在各方面体量不能比的车队,撑个一两年,然后在赞助商的失望中爆炸……主要是他们的幕后班底应该留不住。”

领骑特约编辑陈主任在微博上列出了他认为的潜在赞助商:1,汇丰银行 2,维珍航空 3,红牛 4,跑车品牌 5,中东土豪 6,中国资本 n,其他 n+1,原地爆炸(直接解散)……但是上述前四企业我们随意翻看一下发现近几年的状况都不太妙,或者资金实力有待商榷,至于中东资本,现在已有巴林和阿联酋的车队,卡塔尔目前在遭受其它中东国家的围堵,状况不佳,沙特则缺少对类似项目的支持传统与热情。所以我们其实可以留意一下中国资本,笔者看来,目前在欧洲深耕的华为、海信、TCL、格力都是具备赞助的条件与实力。

总之,无论如何,在天空车队在马略卡岛开启季前队训之时,天空的最大危机就此来临,好在他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去谋划新的赞助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