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阿姆斯特朗:弗鲁姆的声誉已经受到极大打击-领骑网
图片©领骑Qicycling

兰斯·阿姆斯特朗日前对弗鲁姆的沙丁胺醇事件发表评论,称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弗鲁姆的声誉已经因媒体的强烈反应而受到严重打击。

这位因违规使用兴奋剂而被剥夺环法七连冠头衔的前美国职业车手还表示明年的环法对这位天空车手而言将会是一场混乱。

弗鲁姆目前仍就药检沙丁胺醇超标在接受UCI的调查。样本是在2017环西的最后一周抽取的,超过许可标准的一倍。弗鲁姆在调查过程中还未被禁赛,仍在与UCI进行合作,并声称考虑到他的哮喘症状,他并未越线。

“他也许能够完全证明自己没有做错,但他的声誉仍受到了严重打击,这已经成为了现实,”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博客上说道,“你也许会理解为我在说他担心是否有人会写不利于他的文章——他也许会也许不会。我不知道,但这并不重要。不过,到明年七月,一切都调查清楚后,他会因此感到不爽的,届时完全会是一片混乱,而我很他喵清楚那是什么感觉。这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阿姆斯特朗同时批评了一些媒体对这一争议的反应。他认为当媒体总是戴上有色镜片报道自行车运动中的这一类问题。但是他也承认他必须对此负绝大多数责任。

“自行车运动是体育行业的出气筒。但我不得不说我必须对此负主要责任,”阿姆斯特朗说道,“但是纽约时报的文章是我读过的最扯蛋的,没有之一。如果你作为一位每天看纽约时报的棒球迷看到这篇文章…那篇文章实在太扯了,无论是对克里斯·弗鲁姆,这项运动还是我们的运动历史。”

“我确信这是我们必须承担的的,我也正在尝试负担起责任,因为…你懂的…我显然曾经玷污这项运动的声誉。但是纽约时报的文章完全没有告诉大家准确的情况。我看那篇文章时满脸‘你特喵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那篇文章给读者一种弗鲁姆每天早饭能吃一加仑EPO的感觉。而这显然并不是事实且对他而言很不公平。”

弗鲁姆现在肯定在进行一系列实验室测试,尝试证明他在没有超量用药的情况下会得出超标的结果。迭戈·乌利希在2014年环意遭遇同样境遇时也曾尝试过同样的测试。但他最终受到了九个月禁赛的处罚。弗鲁姆可能会得到相同甚至更长的禁赛处理,如果这成为现实将意味着他将缺席2018环意。

阿姆斯特朗还认为这项运动的基础体系十分薄弱,而低效的行事风格显然有负面影响。

“你想讨论行事风格和组织系统?这事可能会被拖到春季末,而这就是自行车运动的现状,”他说道。

“这事就会这么一直挂着,这项运动的基础体系非常薄弱,因为这一体系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问世,而且从那以后就没怎么变过,如果你非要说有变化,那也只会是变差了。如果你一直观察全世界对这项运动的印象,你会发现这项运动一直对人们的心理造成冲击,这并不匹配。”

英文原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