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斯勒:我完全为了自行车而活-领骑网

图片©cyclingfans

在坚持与膝盖伤势战斗多年后,海因里希·豪斯勒(Heinrich Haussler)对他的职业生涯有了新态度。这位33岁的澳大利亚车手并未打算放弃这项从事已久的运动,并已经准备好迎接2018赛季了。

“我已经服役13年了,近几年我已经不再那么严肃并开始学会顺其自然。我现在看待事物的态度已与以往不同,而且完全为了这项运动而活,”豪斯勒告诉Cyclingnews记者。

“我的年龄还没那么大,但是我能说今年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最重要的影响是在心理上的。我不光不能比赛,而且没法骑车。”

“在经历了今年发生的事后,我希望一直骑到41岁。我会怀念这些的,不止是随车队一起比赛,还有外出沿着河流骑行或是骑去喝杯咖啡。”

豪斯勒在本月月初到达巴林-美利达车队训练营,但有些生病——一种当你有两个小孩时的职业病——但总之他比12个月前有了很大的改善。“去年这时候我根本没法骑车,”他解释道。

尽管仍有膝盖问题,但豪斯勒还是希望能在自己最喜爱的古典赛赛季到来前及时回归。

在参加车队训练营前,他已经接受了一场手术。作为一名精英运动员,他能够在两周的时间内恢复。豪斯勒承认当时他有一些操之过急,尝试为备战古典赛季逼迫自己恢复竞技状态。而那使他的膝盖负担过重并再次发炎。他曾尝试在五月的敦刻尔克四日赛回归,但那还是有些过早并迫使他不得不再次接受膝盖手术。

三个月的另一场手术后,豪斯勒又能够参加一些赛事,其中包括卑尔根世锦赛。2017赛季中他仅有12个比赛日,但他相信他所面对的挑战将在未来带来回报。

“总是想着这件事是最大的问题。每天晚上你想着你的膝盖入睡,醒来后又继续想,”豪斯勒说道,“这显然很糟,但每个运动员都会经历巅峰和低谷,有时候你得透过坏事看到好的一面。如果我克服所有困难,我将用从中获得的经验使自己进步。”

“现在我的膝盖不会发热,里头也没有炎症。这取决于天气。在德国零度一下的天气里训练对我的膝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我想我已经掌控了我的膝盖,只要它能够保持现状,那一切都好。”

回归

豪斯勒在接受Cyclingnews采访时仍不确定自己具体的2018赛历安排——已经确定参加的有环迪拜和环阿曼——但是他对将自己的主要注意力放在哪儿还有些迟疑。

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古典赛一直对他有特殊的吸引力。他希望能在下赛季再次回归卵石路古典赛。他将作为副将帮助队友索尼·科尔布雷利,后者在今年的环弗兰德斯中惊人地进入前十,这是一个他乐于接受的角色。

“索尼与我是队友,我们将一同奋战。我在古典赛中观察他很久了,他显然是一位我愿意提供支持的车手,”豪斯勒说道,“我现在已经老了,我知道自己在弗兰德斯已经不再是主角了,那已经是索尼的主战场。如果他想要获得高排名,那他会需要我的经验和一位像我这样能在最后时刻为他牺牲自己的车手。”

“我喜欢新闻报环赛和E3-哈雷尔贝克,当然巴黎-鲁贝是我的首要目标。我深爱这场比赛,在那儿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当然,你必须要足够强大才能获胜,但是你应该能发现近几年冠军都不是同一个人。它与其他比赛有很大不同。”

未来的计划

在恢复健康上花费这么多时间让豪斯勒有机会思考自己想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做些什么和何时退役。自行车显然将在可见的未来中一直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他还表示他很愿意用自己在15年职业生涯中获得的经验帮助年轻车手进步。

“很多老一代车手会同意我的观点,但是很多后生不太懂得尊重,”豪斯勒说道,”当你的慢慢变老时,转型成为车队的公路队长并为年轻车手指引比赛和体系的奥秘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我还没到那一步,因为我仍想专注于一些比赛。但是与车队、年轻车手一同工作,例如索尼,传授他们我所曾经历和克服的困难,告诉他们不要想当然是一件我希望在生涯后期想做的事。”

豪斯勒还表示自己在退役后梦想运营一支车队,但是届时他会需要一位金主来帮助他实现这一理想。

“如果有机会,我想创建自己的车队。这将带来很多压力,但是自行车就是我的生活,”他解释道,“这当然是一个梦想,但它将一直萦绕在我脑中。如果有一个拥有两三千万可以投资的朋友问我是否想建立一支车队,我绝对会抓住这个机会。”

英文原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