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满石砾的路面,乡间的坡道,还有在西耶那田野广场上的终点,一起组成了这令人向往的比赛赛。

“白路赛的不同之处真的令人着魔。”—— Alberto Bettiol

我们眼中的白路赛: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公布白路赛阵容

尽管只举办了14年,白路赛的地位已然与那些最古老的古典赛平起平坐。这一意大利的一日赛,有着托斯卡纳最美丽的景色和难以预料的比赛结果,备受车手和粉丝的喜爱。整支大部队将从美第奇城堡出发,一直骑行184公里,包括63公里的未铺设路面,直到最后一刻抵达西耶那的田野广场。

“白路赛的不同之处真的令人着魔,” Alberto Bettiol说道,这也是他即将参与的第五次白路赛了。“连我一个就在附近住并且经常来这里的意大利人都会感到深深的喜爱。白路赛也是唯一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自然遗产——奥尔恰峡谷的比赛。”

“位于西耶那的终点同样也是世界自然遗产的一部分,”Bettiol补充道。“终点的名字叫做Piazza del Campo,对我来说,这或许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它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我们眼中的白路赛: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公布白路赛阵容

在比赛过程中,车手们要先后经过11段碎石路面。第一段距离终点处仅17.6公里,这也是一个典型的突围点。在碎石路面上行驶,与在鹅卵石路面上一样,需要特别的技巧。

Bettiol的家乡位于卡斯泰尔菲奥伦蒂诺,离白路赛的举办地仅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从小就与父亲参加一些与白路赛类似的比赛,长大后他就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自己家乡举办的比赛中征服这些坡道和砂石。“不习惯在碎石路面上比赛的人可能一开始会感到十分困难,和普通的铺设路面与鹅卵石赛完全不是一个感觉。在这种赛道上,想要让自己变得自信、变得更强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觉得在碎石路面上比赛的第一点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害怕,”Bettiol说。“你必须找到石头少且地面露出多的地方来走,因为谁也不知道碎石下面藏得有多深。假如你一旦压在上面,车轮就会下沉,你就会像陷在沙子里一样失去控制。假如你刹车太猛也可能导致失控,你必须学会平稳地刹车。”

在比赛的那一天,Simon Clarke也将与Bettiol一同参赛。这位澳籍选手将他的不少职业生涯奉献给了米兰。他会说流利的意大利语,并将这里视为自己的第二个家乡。Clarke在去年的白路赛中名列第17,也是英孚教育车队在去年取得的最好成绩。

“我们或许不是比赛的热门,但我们必须学会把手里已有的牌打到最好。”——DS Fabrizio Guidi

“我希望我们的车队可以奋战整天,”运动指导Fabrizio Guidi说道。“我们有Simon与Alberto作为主力,但几乎没有人对我们给予赢得比赛的希望。我们或许不是比赛的热门,但我们必须学会把手里已有的牌打到最好。当你身上没有太多目光,就无需承受耀眼光环带来的各种压力,你自己的状态可能会调整的更好。”

Guidi还提到天气变化会极大影响比赛的策略与进展。去年的白路赛的雨雪交加把整个赛场附加上了飞溅的泥浆。不过今年的天气预报表示这周六托斯卡纳地区的天气为十分适合比赛:持续放晴,有少许微风。

我们眼中的白路赛: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公布白路赛阵容

“路面环境也会随着天气的变化而改变,”Guidi解释道。“下不下雨,刮不刮风,冷不冷,都会影响比赛的进程。”除了天气影响,这场比赛依然需要过人的技术,力量以及智慧。每一个要素都非常关键。

尽管讨论的热点全在碎石路上,比赛中的爬坡也不能被忽视。如尖牙般的路线地形图预示着这将是与四月即将举行的列日-巴斯通-列日(也被视为爬坡手的古典赛)有着相同总爬坡提升的比赛。短而陡的爬坡也不会给车手们的腿带来喘息的机会。

“所有人都应该在周六守在电视机前,”Guidi说道。“他们应该明白这场比赛是最出色、最成功的年轻赛事之一,他们也会享受这美轮美奂的景色,以及跌宕起伏的赛情。”

“其他比赛也会想加入一些碎石路面的元素,但是在这方面,白路赛会是永远的标杆。”—— Alberto Bettiol

“它就是这么独一无二,”Bettiol感慨道。“或许其他的比赛也会加入碎石路段,但是白路赛依然难以超越。这就如同想要复制巴黎-鲁贝的鹅卵石或是米兰-圣雷莫在Via Roma的冲刺终点一般难以实现。虽然这是个年轻的比赛,但是那些赢得过大比赛的著名的车手如Sagan、Stybar以及Van Avermaet都将会来参加,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明白这场比赛的有多么重要,多么不同。”

车队阵容:

Sean Bennett

Alberto Bettiol

Jonathan Caicdedo

Simon Clarke

Tanel Kangert

Lachlan Morton

Logan Owen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我们眼中的白路赛: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公布白路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