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菲利普:夺冠时刻太美妙-领骑网
图片©白路赛官方

阿拉菲利普首次参加这场意大利年轻的古典赛就斩获冠军,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虽然他的车已经布满灰尘,但他本人兴奋的状态还是洋溢在他的脸上。

法国人和他的快步车队出色地完成了这项比赛,他在比赛最后的陡坡一骑绝尘,甩掉了福格尔桑(阿斯塔纳车队),冲向了终点线取得胜利。

“我很高兴。这是我本赛季的第一大目标”,阿拉菲利普说道,“这是一个很棒的开端,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没有犯任何错误。”

阿拉菲利普现年26岁而且步步成熟。2018年是他不断突破的一年,他赢下了瓦隆之剑、环法的两个赛段和圆点衫、圣塞巴斯蒂安经典赛和环英国。然而,他也在因斯布鲁克世锦赛上失利,尽管有巴代和皮诺做副将,但还是在最后的陡坡阶段掉队,失去夺冠机会。

阿拉菲利普用了很长时间来修复自己心灵上的创伤,他和快步车队为春季制定了新的目标:白路赛和米兰圣雷莫。他在二月参加了环圣胡安(两个胜场)和环哥伦比亚(一个胜场),在三月的这两个星期状态到了巅峰。在本周的双海赛上,他在一些合适他的赛段依然有机会冲击冠军。

“经过了去年和刚刚过去的冬天,我看事情的角度发生了变化,我花了时间去反思我的职业生涯。”阿拉菲利普这样解释,尽管他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但他的话语却很深奥。

“白路赛是很重要的一个目标,我的赛季不仅仅有瓦隆之剑和环法,我需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很多朋友都告诉我我很适合白路赛,我自己也知道,所以我积极备战。能够赢下白路赛我很高兴。在现场,我很受欢迎,我的名字到处都是,但我从来没有赢过,甚至从没有参赛过。而我现在习惯了压力,车队在比赛中尽职尽责,我也一样。我没有犯任何错误,所以能以这样的方式获胜让我非常满意。”

阿拉菲利普和福格尔桑在土路甩掉范阿尔特后的20公里中一直进行着体能战和心理战。尽管范阿尔特最后追上来了,但是福格尔桑最后的陡坡发动进攻甩掉了他,而阿拉菲利普依然死死咬住并反超夺冠。

阿拉菲利普回忆比赛进程时说,“我不确定那到底是福格尔桑还是范阿尔特进攻,但当他们想走的时候,我会紧紧咬住他们。”

“那时,我和我的腿有着很好的配合。而前面的人放慢了速度,我得以追上并与他们合作。我最后阶段我的腿很累因为比赛实在是在艰难了,而福格尔桑似乎比我轻松,所以我准备智取,并且见效了。我让福格尔桑明白我们必须一起到终点,如果他进攻我,我是不会继续领骑的。我知道我会在最后的爬坡干掉他,而且我做到了。”

“我对这比赛一无所知,但我向斯蒂巴讨教过,他很了解并告诉我要让自己处在一个好的位置以及要集中注意力。白路赛不仅仅有土路和爬坡,任何事情都可以发生。我很幸运没有摔车,而且团队力量是强大的。兰帕特很重要,最后阶段我们也有斯蒂巴,一切真是太美妙了,我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