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尼斯前方报道#太阳网的第一天——颅骨,下颌,和被路障杆子击中的右手

无论昨天的赛段让总成绩车手掉了多少时间,这天结束时损失最惨重的必须是太阳网。迈克尔·马修斯和马丁·图斯菲尔德分别摔车,占据退赛人员三分之二的名额。而这不是全部,罗伊·屈菲尔斯的右手和自行车赛著名杀手路障杆子发生碰撞,当集团正以50公里的时速行进。

#巴黎-尼斯前方报道#太阳网的第一天——颅骨,下颌,和被路障杆子击中的右手-领骑网
开幕式之后的马修斯,遗憾的是他今年的巴黎-尼斯不会有然后了

“迈克尔和马丁摔得都很重,但考虑当时的情况,现在的结果都是我们还能接受的。”太阳网队医卡米尔·奥尔德斯霍夫(Camiel Aldershof)对媒体表示,“现在他们都在医院接受治疗。马丁下颌骨折,将在接受手术后回家。迈克尔遭受了脑震荡,但没有任何骨折,在医院过夜观察。

事实没有这么轻描淡写。摔车让图斯菲尔德永远失去四分之一的牙齿。马修斯则是在放水回来的路上,被横风拍在队车之间。比赛刚进行到60公里,他急于追赶忽然提速的主集团。严重脑震荡让马修斯失去意识整整4分钟。而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坏了领队Elijzen。去年巴黎鲁贝Michael Goolaerts丧命石板路,Elijzen是第一个下去查看他的人。

屈菲尔斯的右手没有骨折,但你可以想象他的手状况有多糟糕。然而凯尔德曼需要他,让他别无选择地出现在第二赛段发车线上。“我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在计时赛开始前,把凯尔德曼不掉时间地送到起点线。”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陈兔Michelle
“You have to ride fast when you have to ride fast.” Cycling❤ 自行车记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