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去年的环西冠军西蒙·耶茨,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大环赛车手。尽管他是一个潜在的环法总冠军热门,但当被问及环法——这一全世界最为人所知的自行车赛事时,他却回答:“我并不感兴趣。”这句话说出了许许多多车手甚至是车迷

心声:环意比环法更吸引人。

这是为什么呢?

环意更难。意大利的五月淋湿了威尼托和伦巴第起伏不断的中等山地赛段,以及Mortirolo的恐怖陡坡。它们让你想起落叶赛上爬坡的永不停息,除此之外,甚至还有着完全不输于列日的密集短陡坡。

环意更美。多洛米蒂那些“痛苦纠结”的石灰岩角峰上新雪初融,沿着山谷汇入溪流,灌溉维罗纳的小麦田,而与它遥相对望的意大利最南端,埃特纳火山雪帽上升起的烟云,在雷焦卡拉布里亚的港口边都能看到。

环意还有着更复杂多变的赛段,为个人英雄主义式孤注一掷的进攻史诗搭建了完美的舞台。

正因为如此,那些沿途的小镇,路旁疯狂的车迷,还有主集团中的车手们,才更热爱环意。

让时间回到一年前,西蒙·耶茨在19赛段的崩盘前以所向披靡之势豪取三个赛段;几个月之后,他又赢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大环赛冠军。而今年,他也将继续这样的赛程安排,跳开了环法——这项最具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的大赛。

“在比环法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拥有与比另外两项比赛一样的热情。离环意开始还有好几个星期,我就会开始紧张。当然环西也是。我迫不及待地想开始比赛并赢下它。比环法我就没这感觉。”他这样说到。

很有趣的是,我看环法的时候也有着和他一样的感觉——太无聊了。(大部分车迷也是这么想的)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自行车比赛,环法已经开始发涨——它太过于重要,以至于强大的车队选择控制比赛,比赛还没开始,你就知道谁会赢。赛场上聚集了太多的媒体,太多的VIP,以及太多的人群。

环法就像一场高雅的音乐会,而环意更像雅俗共赏、更具亲密性的小演出。

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图片来源:环意赛官方

20年来,天空车队和美国邮政/探索频道车队凭借着巨大的预算,将其他车队逼向环法舞台的角落,赢下了整整十三次总冠军。而环意,包括这两支霸主车队在内的所有车队,都没能赢下超过两次总冠军。

2016年环意的最后四个赛段,有三位车手穿上了粉衫。一年后,粉衫在最后四个赛段辗转了两次。2018年,弗鲁姆在倒数第三个赛段逆转西蒙·耶茨以及迪穆兰,穿上粉衫。

上一次环法发生这种情况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根据译者考证,倒数四个赛段二易黄衫30年来只发生过一次,即2011年)

更陡的爬坡和更潮湿的气候

环意和环法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地形和气候了。

意大利的百分之八十的国土都被山地与丘陵覆盖。攒簇的阿尔卑斯山脉横亘在北部,隔着平坦富饶的波河平原,亚平宁山脉只给这个国家留下了小的可怜的沿海平原。

位于意大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东南麓有着与法国段完全不同的特征。法国的爬坡往往更长,但却更平缓,路面条件也更好。在意大利境内,陡峭狭窄的爬坡则数不胜数。让我们举几个有代表性的爬坡为例。环法中著名的加勒比耶山口(Col du Galibier)长度18.1公里,有着平均6.9%最大10.1%的坡度。而之前提到的莫尔蒂罗洛(Passo di Mortirolo),康塔多史诗过人的著名陡坡,平均坡度则是到了吓人的10.5%,在这段长12.4公里的地狱之路上,你还不得不经历18%的坡度摧残。

意大利遍布每个角落的山地和丘陵,尤其是那些短陡坡,引导了一次次的集团分裂。无氧能力差的GC车手在一个海拔图并不吓人的赛段掉队,而那些充满进攻欲望的勇敢者往往能赢得意想不到的时间优势。这些充满魔力的线路设计为车队的战术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也让比赛更具有戏剧性。

弗鲁姆用一次80公里的长距离单飞逆转了18个赛段累积的劣势。我们咂舌的原因肯定不只是因为天空车队的副将们为此付出的努力。我们更愿意将一切都归结于一种在主车群中逐渐消殆的,个人英雄主义精神的复活。

而环法,当然,西欧最高大的两座山脉——比利牛斯和阿尔卑斯都赫然屹立在每次的路线图上。还有中央高原,以及普罗旺斯孤独的巨人——风秃山。但法兰西那近乎规则的六边形边境,决定了每次的路线要么是顺时针要么是逆时针。你会发现这一切都几乎成为了ASO的公式和配方。这也让一切都变得更加容易预测。

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图片来自RCS

相比之下,意大利的复杂地形和曲折的海岸线则不容易提供一条公式化的路线。与环法的递进式逐抵高潮不同,环意的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标——混乱。

有趣的是,除了西蒙·耶茨还有那些本来就热爱祖国的意大利车手,就连皮诺这样身材瘦长的法国之星,也由衷地热爱在意大利绵延的峰峦中进攻(皮诺在环伦巴第收获了一次冠军和一次第三)。正如队友莫拉比托所说:“Thibaut有一种气质,让他在比赛中更像意大利人,而不是法国人。”他凭直觉比赛,他接受自己的激情。

这是因为环意在五月举办。副热带高气压带尚未来临,亚得里亚海的海风在沿海只是让威尼斯的贡多拉在波澜中上下起伏,但当它沿着波河的河谷吹进阿尔卑斯的心脏之时,Stelvio山口东段尚未融化的积雪就会和雨水共存。如果你还记得2015的环意吉尔伯特冲破维琴察的雨帘,你就能明白环意五月的雨会对比赛产生多大的影响。

弗鲁姆从肯尼亚的热带草原走来,以不惧炎热闻名的他过去七年来唯一一次在环法退赛正是2014年的那次雨战摔车。而尼巴利则在雨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无人能敌的他赢得了那次环法的胜利。

“环法除了瑞士境内的那个赛段以外,赛道几乎都是又直又长。”尼巴利说,“但环意却完全不一样,从头至尾的坏天气,从头至尾的难。去年环法好像一次雨都没下过。”

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图片来自RCS

多山和多雨给环意带来了太多惊人惊叹的画面,无论是背景中的皑皑雪山,还是骑行在这些雪山之间。

似火的热情

说到场面,法国人就是无法与意大利人竞争。五彩纸屑,粉色的一切,还有“无尽之杯”——环意就是这样充满冲击力。

当然,这两项赛事都有其自身的重要性,但ASO更愿意强调比赛的历史和传统。环意的组织者并不羞于使用一些夸张的词汇,比如在“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举行的“这项最艰难的比赛”。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意大利车迷身上,他们被称为tifosi,对他们的自行车比赛充满热情。(在意大利语中,tifosi的意思是一群表现得很狂热的人。)

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图片©RCS

自行车在意大利文化中根深蒂固的程度在法国是无法与之相比的。环法或许位于赛事金字塔的顶端,但意大利自行车文化的基础要广泛得多,从业余到职业;意大利声称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有更多的车手参加职业比赛。或者,你还可以想想围绕着Campagnolo或Colnago等标志性自行车品牌建立起来的神话。

激情很难量化,但它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在自行车比赛甚至文化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在环法中,由于观众太多了,记者在现实和精神上都难以接近车手,他们往往被人群和媒体的关注淹没。考虑到媒体和车队新闻官对环法的报道,我经常说,没有什么比赛比环法更难以在地面上报道,也更容易远程报道。而环意却恰好相反。

来自ESPN的Bonnie Ford在2009年采访了六名既参加过环法又参加过环意的车手。他们从比赛氛围和举办方一直聊到食物和比赛的名气。当被问及这两项赛事在美食上的不同之处时,1988年环意冠军Hampsten回答得很简洁:“环意简直是天堂,”他说,“比环法好多了,也更健康。大多数酒店都是家庭经营的小旅馆,房间简朴,餐厅绝对棒。”

Bobby Julich也赞同汉普斯滕的观点。他说:“你永远不必担心在环意酒店吃不到最传统美味的意大利面。环法的举办方ASO是在努力提高酒店和食物的水平,但在比赛中有几次你绝对会有几次不适的经历。”

Julich还指出了两个比赛之间无形的,但却最重要的差异。“环法给人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他说,“因为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比赛,赞助商,车迷,媒体都在看着你。”无论是车队的赞助还是车手的合同都取决于环法的结果。事实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在比赛的最后一周,随着GC前10逐渐稳固,每个车手都开始防守,比赛往往会向保守的形态发展,而这种情况在环意几乎不可能见到。

不可预测的混乱

10年前,Larry Theobald在一篇文章中列出了他更喜欢Giro而不是Tour的原因。这些原因包括竞技标准和个人体验——更好的道路,更好的食物,更好的酒店,更亲密,更漂亮,更刺激,或许还有更多。

10年后,当我们看到环意的参赛名单时,我们就会发现他是如此之有先见。除了西蒙·耶茨,还有2017年和2016年的环意冠军迪穆兰和尼巴利,去年豪取两个大环赛领奖台的“超人”洛佩兹,以及去年的环意第四,卡拉帕兹。然而倘若你看看移动之星的阵容,你就会知道连卡拉帕兹这种级别的车手都成不了车队主将。前环意第三的兰达和世界冠军先生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也赫然在列,大大增强了环意的明星氛围。

仅仅西蒙·耶茨,巴尔韦德,尼巴利以及迪穆兰这四个人就已经拿到了22个大环赛领奖台,3个环意冠军,1个环法冠军和3个环西冠军,而这些车坛大佬们也再一次将环意作为赛季的重要目标。

为什么环意比环法还好?-领骑网
图片©wikipedia

暴躁荷兰老哥迪穆兰说:“我并没有说环法和别的比赛都是垃圾(原句使用s**t)。我只是太爱环意了。”

除此以外,参赛名单上还有哥伦比亚天才贝尔纳尔,状态火爆的罗格利奇,以及萨卡林马伊卡阿鲁这些大环赛前领奖台甚至总冠军得主。

环法是荣耀,而环意则是世界上最好的大环赛。因为每个人都说,这将会是又一场总成绩战线极其开放的环意。

上一次环法发生这种情况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

原文来源:Cyclingt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