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巴黎尼斯赛官方

这件事指的是在巴黎-尼斯第二赛段最后的7公里,一个人顶在比赛最前方的七个人中,并且最终获得胜利。纸面上看这是荷兰冲刺手“又拿下一个平路赛段”,但这163公里后,你需要将赫鲁内维亨重新归类。在这个总成绩车手掉得七零八落,荣格尔斯需要队车“协助”(被罚10秒)的赛段,来自阿姆斯特丹的车手给出的评价仅仅是“有一点点侧风(little cross wind)”。

风让比赛一开始就进入快节奏,这是一个由北一路向南的赛段。比赛随时分化,局面随时可能成为终局。没人有时间做骑车以外的事情。“这个比赛就是没空吃东西,啥都没空干,”老姜吉尔伯特对此深表习惯,“尤其是这个赛段。你要有空去队车,那你就应该跟家看电视。”

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硬核。巴吉尔在60公里处被直升机接走,乌兰骑了120公里后摔断左锁骨。两人皆因为没空补给,被横风拍倒在地。不过这对赛段冠军又不算个事,就像横风一样。“没空吃,我就不吃不喝呀。”迪兰非常天然地看着记者们,“最后15公里……我记不清了,反正可能吃了五六根胶和一瓶水。”

他对自己在比赛里犯的错误记得倒很清楚。一次不恰当的时机脱掉外衣让他掉出第一集团,另一次选错了线路,乌兰摔车时他不凑巧地跟在其后。当然这些小事是无法阻止赫鲁内维亨获胜的,“今年我的冲刺比去年强。我的队友们也是。我们是个非常年轻的队伍,从小时候就一起比赛,关系非常紧密。”因为变强的不只是他一个人,“我们是作为一个冲刺的团队一起长大的。”

只是他变强得更明显一些。“去年我肯定做不来这种事。”最后7公里,完全靠自己。就像西班牙冲刺手天生会爬坡一样(梗来自@IvanValverde ),荷兰冲刺手的升级必须又快又古典。

现场希望他出现在米兰圣雷莫赛场的呼声是那么高。声音不仅来自媒体。“他在未来五六年内都会是最好的冲刺手之一。”吉尔伯特在隔壁看好他,“他骑得很聪明,队友很给力。如果我是赫鲁内维亨,肯定会去米兰圣雷莫——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获胜机会。”

赫鲁内维亨的机会必须比百分之一多很多。“他爬坡是不怎么行。但我要是他,我就去。”跟在赫鲁内维亨身后第三位完赛,前世界冠军对于对方不去圣雷莫这件事比本人还要在意,“可惜我不是他。”

不过这次赫鲁内维亨是打定主意不会去了。相比米兰圣雷莫夺冠,更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拿下第三天的胜利,追平七十年代中古神话中才存在的巴黎-尼斯三连胜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