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德普尔:弗鲁姆应当因沙丁胺醇超标被禁赛-领骑网
图片©Anton Vos/Cor Vos

公路越野明星车手马蒂厄·范德普尔公开表示克里斯·弗鲁姆应当因他的不良分析结果(AAF)而被禁赛,并用“很愚蠢”描述英国车手的境况。同时他还认为UCI对某些药物规定药检上限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2017环西最后一周弗鲁姆为总成绩拼搏时抽取的样本中出现不良分析结果。尿液样本中的沙丁胺醇含量达到1000ng/ml上限的两倍。这可能导致弗鲁姆被剥夺环西冠军并被禁赛。但因为沙丁胺醇在WADA的禁药名单中比较特殊,样本中检测出沙丁胺醇并不会导致车手被禁赛,但也不能超过一定标准。目前弗鲁姆暂时还未受到处罚,并仍在备战环意、环法。

为了摆脱处罚,弗鲁姆和他的律师团队必须让反兴奋剂组织相信他没有超量使用,而是其他因素影响了他的样本分析结果,例如脱水。

天空车队经理大卫·布雷斯福德认为,“是复杂的医学、生理学因素影响了弗鲁姆的新陈代谢和沙丁胺醇代谢量。”

他还补充道,“我确信克里斯遵从了医生的指导以应对他的哮喘症状,并使用了容许剂量内的沙丁胺醇。”

但前环法冠军格雷格·莱蒙德早先批评了弗鲁姆,并用“荒谬”描述他的辩护。

当记者提到弗鲁姆也许会宣称环西第18赛段后他在提供反兴奋剂检测样本前使用了三次吸入器,这位前美国职业车手说道,“别逗了。”

“这是我听到过最荒谬的借口。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那事情很简单,他破坏了规则,应该因此被禁赛。”

范德普尔也同样直率。

“这很愚蠢,我不得不说这个词。也许这么说有些太直率。也许哮喘病人会更相信弗鲁姆,但是自行车和其他所有运动都是属于健康人群的,”这位年轻的荷兰车手在接受荷兰媒体采访时说道。

在问及弗鲁姆为何应该受到什么样处罚时,范德普尔回答地仍然很直接。

“禁赛,这是我的观点。对我而言这就意味着药检阳性。上限是1000,而他达到了2000,也就不需要再解释什么了。这就是一个药检阳性案件。”

沙丁胺醇作为支气管扩张器存在一定特殊性,其被列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禁用名单中。但当用于治疗时,使用沙丁胺醇是合规的。但如果尿液样本中沙丁胺醇含量超过1000ng/ml,那么运动员仍然可能被处罚。超量使用沙丁胺醇有合成代谢的作用,并能提高运动表现。

范德普尔认为对某些药物设置上限也就暗示了规则可以被打破。

“UCI也许纵容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如果你注明这是禁止的,那这就不会发生,”他说道。

“现在,他们说这种药在规定剂量内是被允许的使用。那么你应该明白有些人会尝试挑战这个峰值。UCI也应该为此被批评。”

范德普尔结束那慕尔公路越野世界杯的比赛后在回家的路上接受了采访。他表示谈论使用兴奋剂问题对他而言没什么太大问题,即使这在一些像比利时、荷兰这类传动自行车国家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谈论这个我是没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够开放,那么最好是讨论讨论这个问题。现在我能说我没有任何违规行为,但那些嗑药的也会这么说,”他说道。

当记者称有人也许会认为他在说谎,他回答道,“这也是我所说的。有人会这么认为。所以,我说这些没什么用。现在大家已经不再相信自行车运动员了,这很糟。”

范德普尔在今年的公路越野赛事中几乎处于统治地位,击败一众对手包括当前的世界冠军怀特·范阿特。他并不认为他的强势某种程度上让公路越野赛事变得无聊了。

“好吧,如果巴塞罗那队也突然变弱,那也许足球比赛会更有意思。这取决于你看比赛的视角。”他说道。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