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深度精选:人人生而平等,那日行灯呢?-领骑网

近几年来我一直是日行灯的忠实用户,尽管它不能在物理上保护你不被车撞,但它起码可以让你更显眼一些,以让你赢得“你和司机的手机哪个更能吸引人”的游戏。在实际情况中,复杂的路面情况也让车手的显眼程度进一步降低。那么整个行业是否需要一个统一的日行灯制造标准呢?

US-36公路是科罗拉多州波尔德的主要干道之一。每到骑行旺季的周末,这条路上就会出现成百上千骑行爱好者们。在他们看来,安全显然是很重要的,我也注意到了他们时常身着颜色鲜艳的服饰,用日行灯的也有不少。

可是实际上他们身后挂着的灯真的是日行灯吗?

CT深度精选:人人生而平等,那日行灯呢?-领骑网
这张照片拍摄地点距前方车手仅有6个车身(汽车)的距离,即使有日行灯也十分难以发现。

不幸的是,许多这些灯都不够亮。科罗拉多州正午的阳光十分耀眼,我在骑行时也会特别注意这些微弱的灯光。然而实际情况却是:直到我离这位使用日行灯的车友足够近了后,我才能比较明显地注意到闪烁的灯光。这些车友们加装车灯明显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但是实际情况依然出现了安全隐患。

难受的是,这往往不是车友们的错。

骑行安全一直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许多公司在这方面投资了不少,在日行灯这个概念上也吸引了不少顾客。那么,日行灯到底是什么?

Knog是制造自行车LED灯(让别人看见你的那种)的先驱者,早期推出的Frog系列产品也让它在这一市场占了先机。假如你在其公司官网上点击后置车灯的页面,你会看到这样的描述:一系列明亮的后置自行车灯。小巧紧凑、可通过USB进行充电、防水。两侧亦可发光,提升可见度。夜间与日间骑行均适用。

在这些车灯中,最亮的是Blinder Road R70,光通量最高可达70流明。按照经验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即使在明亮的日光中离得有一段距离也一眼就能看到。然而在这个系列中,还有一款名字叫Blinder MOB StVZO的车灯,标示的光通量的值仅为前者的十分之一。

情况与此类似的还有Blackburn,其最高规格的日行灯为Dayblazer 125,正如其名,其光通量为125流明,这也是他们品牌最亮的尾灯了。按照我的经验来讲,你绝对不会想在它亮的时候直视它。然而还有另一款产品Click,只有4流明,尽管如此,其宣传页面上依然写着“对驾驶员的可见度极高”。

甚至连Bontrager,这一最早提出日行灯概念,也是最成功的配件厂商之一,其市场宣传语也相当模糊。其顶级的Flare RT车灯的光通量最高可达90流明,而其入门级的Flare 1则仅有5流明,但依然可以让你“整天都能自信地骑行”。

Lezyne的描述页面貌似还稍微靠谱一些。其75流明的KTV Drive Pro有着明显的“日间闪烁”模式,而其他光通量低于它的车灯都没有标明可在日间使用。

“当我们推出第一款有日间闪烁功能的日行灯时,我们大约估计出一个尾灯要想在日间使用的话,其光通量不得低于70流明。”Lezyne的全球市场经理Dillon Clapp说道。“但是真正让一个日间行车灯变得显眼的是其闪烁方式,我们认为这与亮度同样重要。所以我们一直致力于更亮、更具有提示性的车灯,但是我觉得低于70流明的车灯还是不适于在日间使用。”

所以对于日行灯来说,总是有一个行业标准的吧?额,没有吗?

未开垦之地

自行车灯的行业标准不是没有,比方说德国标准的StVZO与ANSI FL1。但是FL1标准只指定了厂商应如何标示其光通量的值,而StVZO则制定的是前置车灯的标准以及其光束的长度,还有尾灯闪烁方式的一些限制。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厂商都按照FL1的标准来标注车灯的参数,这是个好事。但是StVZO却并未对骑行者们的安全起多大促进作用,大部分的规定只是去为了保护驾驶员不被过分晃眼,并不是为了车手们的安全而去制定的。

换句话说,厂商该怎样或不该怎样宣传日间行车灯,至今仍无确切标准。

CT深度精选:人人生而平等,那日行灯呢?-领骑网
Flare City R,Bontrager光通量最低的日行灯,35流明,宣称900米内可见。但尽管如此Bontrager仍然推荐尽量在较为拥挤、车速较慢的的城市路段使用。而在车速较快的开放路段,Bontrager则推荐使用90流明的Flare RT,宣称2公里内可见。

“日行灯现如今仍然在行业中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Alex Applegate,Bontrager的产品经理说道。“随便拿一个尾灯放在车后并不是真正的日行灯。若要使日行灯可以起到它应有的效果,你需要从产品研发的起步阶段开始就要进行各种各样的测试,以让它在日间起到足够明显的警示作用。我们的警示距离设定在至少400米,而且我们所有的日行灯都通过了第三方的测试,测试结果也表明它们甚至可以在400米之外就可以被注意到。我们对车灯透镜形状的研究、闪烁方式的设计、有效的提示范围等一系列的项目都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并且通过院校和第三方的合作伙伴的检测,以保证我们的产品可以达到我们的研发预期。”

“没错,目前的日行灯的确缺乏统一的标准,”Louis Philo,Knog的品牌经理说道。“作为一个听从监管的企业,我们当然欢迎这类标准的的出台,也可以让更多的企业使其商品描述更加如实、确切。实际上,我们认为只要你用了尾灯就比什么都不用要强,就算是我们只有11流明的Blinder Mob也可以起到一定作用。”

“其实不能说高于多少流明的就是日行灯,而低于多少的就不是,”来自Blackburn的Mark Matson说道。“日行灯还有一些关键的其它因素。比如说一个增强可见度的重要因素就是使用了全内反射透镜后射出的集中型光束。我们Dayblazer的尾灯就用到了这项技术,而其他的普通尾灯则没有。相对于我们在车子前部使用的照明产品(让你看见别人的那种),这种技术可以使光束更为集中,直指后方的车辆,在日间效果明显。”

好的吧,你们说的有道理,光通量并不是决定一个车灯是否是日行灯的唯一因素。毫无疑问,闪烁方式以及光束的集中度等问题也值得重视。但是暗就是暗,没得洗,你再咋闪再咋集中都没用。

猜猜乐

现在你已经知道日行灯缺乏行业标准了,那么你想买到一个好用的日行灯?请你开始你的“我听说、我觉得、我以为”系列的玄学购物环节。

“我有一对Knog Blinders,分别挂在前面和后面。”CT的VeloClub会员Ben Jensen说道。“听论坛上的人说挺亮的。”另一个VeloClub会员,Dan Tan,则用了看起来靠谱一点的方法,他将Exposure TraceR、See Sense Ace、最新款的Cycliq FLY6全都绑在了车子上,就连车包上还有一个Knog Blinder。但尽管如此,他仍然觉得还是不够踏实。“我也不知道它们在远处看起来如何,”他说。“白天骑行肯定要非常亮才行啊,尤其是在土澳的夏天。”

CT深度精选:人人生而平等,那日行灯呢?-领骑网
仅有4流明的Blackburn Click,我是不会把它绑在车子上当日行灯用。

还有一些我们网站会员则是基于“我看谁买了个啥啥啥感觉不错”原则进行的购物,其实这种购物方式在缺乏行业标准的体系下已经算是一种说得过去的方法了…“我用的是Bontrager Flare RT尾灯,”Dhruv Chanchani说道。“有一次团骑时我看见了一个人在用,当时我就觉得666啊这么远都能看见。这种效果比他高能见度的骑行服更为显眼。”

Chanchani的选择是比较有效的:假如你在远距离处就看到了显眼的尾灯,那么同样距离内的其他人也有可能看到。但是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就算你老远就看见了一个明晃晃的尾灯,你还得费老大劲赶上去盘问半天才能知道他到底用的啥。

日间行车灯需要一个通用的行业标准

自行车行业已经吹了不少牛逼了,我也见过不少花花绿绿的宣传语,但是我也不怎么反感,毕竟他们都是在吹性能方面的提升。但是假如在车友们的安全上搞文章的话,那我是真的十分不可以。

所以关键是,日行灯可以通过提升显眼程度,潜在地保护骑行者免受伤害,但是它必须是达到一定标准的车灯。同样地,车友们绝对没有义务去猜哪个日行灯更好,更不应该受到蒙骗。

CT深度精选:人人生而平等,那日行灯呢?-领骑网
See Sense,一家只做日行灯的厂商,其全系尾灯的最低光通量都高达125流明,而最亮的款式则可以达到基本不可能忽视的300流明。图上这款是早期的Icon型号,已不再更新,但仍然有190流明的光通量。

当然,假如你遇到了个想撞死你的司机,那再高的流明也没用。但是就现在,我就是要知道我的尾灯到底能不能做到它所宣传的那样。太惨了,我们不能,我们只能靠感觉和介绍页面上短短的几行字,显然这些都不靠谱。

“只给一个普通的尾灯换个标再配上一段改过的宣传文字显然对消费者是一种欺诈,”Bontrager的Applegate说道。“一个通用的标准可以让消费者明确他们买到的到底是怎样的东西,也可以带动整个行业的良好氛围。研究表明骑行者们容易高估自己在路面上的显眼程度,他们会觉得自己这么个大活人肯定很容易就被看见了,这就使得厂商推出一些靠谱的产品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

还有,Knog,我知道你做了很多,但是你说的“只要你用了尾灯就比什么都不用要强”,还有其他一些厂商说的类似的话,抱歉,它们不能说服我。

文章选自CyclingTips,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