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三公里的爬坡和摔车阻挡了很多人,但其中不包括本内特。在一个不算长距离的冲刺过后,他为博拉拿下了巴黎-尼斯的第二场胜利。“今天本来是我队圣雷莫最后的备考,我也不知道自己有腿没有,反正有机会冲就是了。”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六赛段 | 博拉车队的第二张牌-领骑网

这是一个理论上并不属于冲刺手的赛段。176公里比赛距离包含两个二级坡,一个三级坡,是比赛进入正经山地前的一道开胃前菜。而这也极可能是科维亚特科夫斯基穿着黄衫,领跑总成绩榜的最后一天。虽然没有正式抵达尼斯,但阳光和煦,这是一届对冲刺手严酷,但对爬坡手们格外宽容的巴黎-尼斯——意味着来自温暖南半球的贝纳尔等哥伦比亚爬坡手有更多机会。

“天气这样好真让我送了一口气,”对比赛后期天气的担忧一直让科维亚特科夫斯基处于隐隐的焦虑中,2015的风雨雪交加让波兰人心有余悸,“今年没有我上次比赛时那样的雨雪。我一直很担心会下雨,那会让事情变得难办很多。”

比赛开始是一个规模不输前天的突围集团,一些法国车手积极进攻,因为后面的时间很可能不属于他们。而今天天空车队轮到格根哈特出来干活。关于这个英国车队的英国小将有许多说法,据说陶是车队有意培养的未来GC之星。但用实力来说话,贝纳尔的崛起意味着他在这里也许不会有很多个人空间。陶和卢克罗通力协作,天空的一波加速效果是给穿着圆点衫的托马斯·德根特制造了问题。

最后的爬坡难度并不如预计,之后的长下坡让冲刺手们有机可乘。德马尔让法国人看到为本土冠军欢呼的希望,但本内特的爆好状态让这一希望破灭。这是一次节奏感十足的冲刺。“最后的爬坡开始时我不知道爬完状态怎样,爬上去才发现后半段其实不算是坡。所以最后十到五公里我就很在状态,一点不紧张,也不累,还挺有信心。”这里面有车队很多功劳,“车队为我干了很多活,让我在比赛最后阶段面对的情况简单了许多。我没怎么费力卡位,知道只要前面有空,肯定有腿能冲。剩150米的时候我以为没机会了,但立刻眼前又有空间了。应该有点顶风,所以我跟在德马尔身后。当时应该稍微再蹲一下,但我想就那么冲得了。”德马尔的表现无可指摘,他输在本内特腿太好。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六赛段 | 博拉车队的第二张牌-领骑网
第三天穿着黄衫的科维亚特科夫斯基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六赛段 | 博拉车队的第二张牌-领骑网
波兰人在等待属于自己或车队的时机

这是本届巴黎-尼斯心态最轻松的最后三公里描述,绝对没有之一。用巴黎-尼斯备战圣雷莫的冲刺手很多,只有本内特在这场模拟考交出两个满分。他对这里并不陌生,少数人知道U23时期本内特曾效力于Pomme Marseille车队。但那不是很愉快的经历,“那时候挺不好过,我经常受伤,总是在努力从伤病中恢复状态。膝盖也有问题。不过车队很好,帮我建立了成为职业车手的基础。像一所很难的学校,很不容易。”但是他成功毕业了,“那也是我第一年离家骑车,在法国南部。那些训练和比赛迫使我达到一个更高的程度。”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六赛段 | 博拉车队的第二张牌-领骑网
本内特胜得容易,赢在心态

“我只比过两次圣雷莫,第一次我生病了,第二次我没状态。”这场巴黎-尼斯带给本内特的不仅是赛段胜利,“之后我应该有六天恢复。”本来的计划是休息更多天,突如其来的绿衫让休息日缩短了,“穿着绿衫退赛就太没礼貌了。现在我们肯定要想方设法把绿衫穿到最后。”

“我没法透露任何圣雷莫的具体计划。”相比生病的彼得萨甘,本内特看起来更像是博拉在圣雷莫的王牌。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六赛段 | 博拉车队的第二张牌-领骑网
不是所有冲刺手都像本内特一样状态火热

总成绩榜上,两个天空车手间相差18秒。紧跟在贝纳尔身后4秒的是今天虎视眈眈,出来抢冲刺点的路易斯莱昂·桑切斯。车队运气非常不佳的凯尔德曼则在更后面,离科维亚特科夫斯基1分钟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