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率分析:劳森·克拉多克的米兰-圣雷莫之旅-领骑网

赛季首场五大古典赛是各支车队展示风格的绝佳机会。而2019赛季开赛已久,许多车手已经参加了一至两个月的比赛——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期待今年的米兰-圣雷莫。

劳森·克拉多克是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在2019赛季比赛中的关键车手之一。 在队内主将西蒙·克拉克和贝蒂奥尔的带领下,车队其他车手负责将二人带领至终点前25公里处的最佳位置,并确保他们尽可能少地消耗体力。

功率分析:劳森·克拉多克的米兰-圣雷莫之旅-领骑网

比赛的开始

与前几年相比,比赛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内的剧本与往年基本类似。由那些小车队的10名车手在之后的六个小时里进行了长距离突围。

在比赛真正开始前,Julius van den Berg和Dan McClay的工作是在主集团到达终点前50公里处的海岸线爬坡前为主将破风并且帮他们节省体力。

在这段中,接下来的3个半小时的特点是速度适中; 在距离290公里的比赛中只有骑行到140公里才会遇到比赛的第一个障碍——Passo Turchino。 劳森比较平稳地通过了这里。

PASSO TURCHINO

2.25公里,平均坡度5%

用时 平均功率 最大功率

爬坡开始

随着比赛来到海岸线,大部队内部的紧张局势开始加剧,这也标志着比赛的开始。而在通往圣雷莫的这些狭窄而曲折的道路上,劳森接管了大部队领头的任务。由于摔车在比赛中永远存在可能,他的体力消耗全部都是建立在安全和不失位置的基础上。

在米兰-圣雷莫最后一段的三个关键爬坡中的第一个是Capo Mele。通常,在这段爬坡中大集团会开始筛选车手。其次是Capo Ceve;而最陡峭的是Capo Berta。

虽然这些爬坡在对于比赛决胜并没有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但是依然需要在爬坡过程中保持前位,以守护车队主将在集团中靠前的位置。这也是为了当摔车事故发生导致集团分裂的时候,保证领先车手能够尽可能在更安全的位置从而使其在比赛最后更加具有竞争力。

CAPO MELE: 237千米处

主要部分长1.4公里平均坡度4.6%

功率分配:3/5 Craddock在此段保持高速但保证体力的可持续性

CAPO CERVE: 242千米处

主要部分长1.7公里平均坡度3.1%

功率分配2/5 节奏在第二个爬坡放缓,使得劳森能够回复些许体力

这两段爬坡的体能仍然处于可控阶段,但以30公里/小时的速度高速爬坡会让车手承受明显的压力。随着两个小小爬坡的通过,并且Lawon和他的队友始终保持在集团前方,下一个障碍将是Capo Berta。 正是在这里,集团真正完全吞并了掉队的突围车手,而前方坚持的突围车手依然努力为自己的荣耀而战。

CAPO BERTA: 250千米处

长1.85公里平均坡度6.6%

功率分配:4/5 所有车手在第三个爬坡中都尽可能地发力,不考虑体力的保留

不仅是Capo Berta的平均速度很高,而且劳森也被迫进行了多次功率高达600到800w(8.5-11.4w / kg)的无氧爆发,持续时间长达15秒,因为此时他需要从角落加速超越其他车手。在爬坡持续的四分钟里,他总共进行了11次上述加速——这一切在此前骑行超过6个小时后都会变得异常艰难。

卡位之争

通往Cipressa的道路以极高的速度和激烈的卡位而臭名昭着。在开始爬坡前4公里,劳森平均速度为50.8km/h,最大速度为70.5km/h,持续 4分44秒。 他甚至在尾流中也达到了320w(4.53w/kg)的平均功率。 又一次,他被迫进行了多次短暂且艰难的加速,耗尽他的大量体力让车队主将保持领先。

The Cipressa

在Cipressa,当主集团收回全部突围车手时,可以发觉劳森节奏的加快。 Cipressa在过去的比赛中一直是关键,无论是在消耗对手体力还是发动长距离突围。 然而,2019年情况并非如此,因为所有争冠车手都尝试为波乔山的决战节省体能。 由于Cipressa的长度为5.6公里,因此在此存在额外消耗体力的可能,特别当一个车队主将没能处在不错的位置时。

劳森的数据显示,他在此刻十分努力地在车队最前方领骑,并且在这里,他达到了本赛目前为止的人最高数据:他在最前方的加速达到了他当日最大30秒平均功率,639w(9.15w/kg),整个爬坡平均大于6w/kg的功率体重比。在4%的平均坡度下做出了32.3km/h的平均速度,由此可以看出主集团在Cipressa飞驰地有多快。

THE CIPRESSA: 262千米处

长5.6公里平均坡度4%

用时/均速 平均功率 功率体重比

功率分配:4.5/5 艰苦的长爬坡,劳森依然处于前方。持续努力!

The Poggio

赤身肉搏是为波乔山打造的,所有的夺冠热门仍然处于前方。大转弯和变化的坡度使其成为终点线前不到10公里发动决定性攻击的好地方。但是在来到最后一个爬坡之前,为了卡住位置并尽可能靠前,在平路上又进行了一场大战。

由于在紧凑集团中的紧张局势,导致这里成为了比赛的最关键时刻。在通往最后爬坡前的2公里处,劳森做出了平均功率371w,功率体重比5.26w/kg,持续2分26秒,并达到了51.5kph的极高均速,最高速度达到了71kph。

在爬坡过程中,劳森火力全开,从第1分钟到第6分钟,他努力为车队在本赛季的第一场五大古典赛取得好成绩奉献了全部力量。而当比赛最终赢家朱利安·阿拉菲利普抓住机会缩小与此前进攻得劳森队友贝蒂奥尔的差距时,距离爬坡结束只剩下最后一公里。

主集团剩余势力立刻分裂,一个由8名车手组成的精英集团迅速推进。正是法国人在距离山坡1.5公里处的加速期间,劳森在1-2分钟内来到了最大平均功率,以保持在前20到25名车手中。

1分钟最大平均功率547w(7.83w/kg)

2分钟最大平均功率514w(7.29w/kg)

5分钟最大平均功率474w(6.72w/kg)

THE POGGIO: 281千米处

长3.6公里平均坡度3.8%

功率分配:5/5 在六个半小时长途跋涉后的全力爆发,尤其是在最后一公里。

终点

冲向圣雷莫的集团十分凶猛。经过大幅度筛选的车手来到前方,将争夺冠军。在这个精英集团中,西蒙·克拉克成为了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的首位过线车手,他也拿下了梦幻般的第八名。这是英孚车队计划完美执行的结果。

当劳森通过最后的爬坡时,高强度的骑行并没有结束。在抵达终点前的2.3公里平坦路面上,劳森依然非常痛苦地做出了平均功率394w(5.64w/kg),均速51.7kph,最大速度71kph。这是290公里骑行的句点,也是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在首个五大古典赛上的精彩发挥。

劳森对比赛进行了总结,他说“EF在今年的米兰-圣雷莫版中表现出了无可挑剔的团队配合……从战术上讲,我们完成了一场对我们来说非常完美的比赛,当Alberto在波乔山进攻时,这使得西蒙能够有余力观察比赛局势并且直接做出关键动作。对于今年的第一场五大古典赛,我们对西蒙的前十名十分满意,同时这也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原文来源:trainingpeaks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硬货:劳森·克拉多克在米兰-圣雷莫的深度功率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