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图片©ASO

潮湿阴冷的意大利北部赛事已经落下帷幕,春风吹过尼斯的平坦麦田。时间终于快要来到四月。比利时的石板路已经蓄势待发。先是德帕内三日赛(实际上是单日赛),然后是E3哈雷尔贝克和根特-韦弗尔海姆。重要的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将会各隔一周,作为压轴到来。

石头路古典赛被称为最“诚实”的比赛,因为往往只有最强的车手才能生存下来并赢下比赛。但这也未必。单日赛上的车手不需要为第二天的恢复考虑,所以他们总是孤注一掷。加上糟糕的天气和石头路,所有的摔车和战术都有可能发生。而这也正是石头路古典赛最迷人之处——永远难以预料。
我们为即将到来的石头路古典赛带来了一次全面前瞻。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今年春季的主题将会是:谁能击败快步?

快步车队凭借他们无可匹敌的阵容深度和车手状态在春季古典赛甚至赛季初的所有比赛中一路高歌猛进。在他们的19场胜利中,又以单日赛的统治最为不可撼动。斯蒂巴赢下新闻报环赛,初试古典赛的荣格尔斯赢下KBK。派出二队的快步靠塞内沙尔赢了萨明大奖赛,而状态爆棚的阿拉菲利普则用白路赛和米兰-圣雷莫的大胜开始了他成为传奇车手的第一步。他们赢下了每一场重要古典赛。

当然快步所拥有可不止这些。没有人能忘记,手握三项五大古典赛冠军的吉尔伯特和连赢两年穿越弗兰德斯的兰帕特甚至还没有露出他们的獠牙。

如果你还记得15年的新闻报环赛,布南、特普斯特拉、斯蒂巴三位全世界最顶尖的古典赛车手围殴天空车队的斯坦纳德,所有人都以为快步胜券在握,但他们却出人意料地输了比赛。这场奇败也成为了快步车队的笑柄。许多车迷和媒体都嘲笑快步空有一众好手,却不懂得如何利用这个优势去赢下比赛。而四年后的米兰-圣雷莫,最经典的一张照片并不是阿拉菲利普挥拳庆祝胜利,而是维维亚尼、吉尔伯特、斯蒂巴和兰帕特并肩来到罗马大街的终点。你想到了什么?对,就是环法的天空车队。快步再也不是一盘散沙。古典赛的快步车队变成了一个整体,合作,互助。个人的胜利不再那么重要。每个人的目标都是——车队要赢。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谁能击败快步?这个问题似乎要交给两个人来回答——萨甘和范阿维马特。这对老对头分别在2018年和2017年打破了快步的垄断,而也是唯二有可能在本赛季更艰难条件中杀出重围的破壁人。

萨甘在双海赛前的腹泻似乎为此后的比赛埋下祸根。但萨甘毕竟是萨甘,尽管在亚平宁的丘陵上挣扎不已,但第一场冲刺他就力压加维里亚收获第二。恢复虽然缓慢,但很有成效。波乔山上他很快就跟住了阿拉菲利普的进攻,最终在罗马大街取得第四。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显然还没有到达往年这个时候的出色状态。萨甘甚至没能跟住阿拉菲利普的第一脚。这是巅峰时期的他不可想象的。所幸,离大赛到来还有时间,而萨甘的恢复仿佛也一直往好的方向发展。他到底有没有能力向快步的霸权发动挑战?或许在周五的E3哈雷尔贝克我们就可得以一窥。

范阿维马特在2017年进可攻,退可冲,一赢到底,势不可挡。但许多人担心,失去了BMC车队全力支持的奥运冠军将风光不再。所幸,他在新闻报环赛就表现出了巨大的自信和极强的实力。如果没有斯蒂巴的突然进攻,或许,范阿维马特就能在这里收获自己赛季第一场古典赛胜利。

除此之外,离开快步的特普斯特拉也是个不能忽视的角色。去年春季的最强车手在直接能源车队仍然保持着不错的状态,KBK和萨明大奖赛的领奖台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去年春季的运气不佳,纳森似乎在今年迎来了爆发。他在米兰-圣雷莫的冲刺中击败巴尔韦德、萨甘和挂科司机等一众冲刺好手获得第二名,展现了不断提升的冲刺能力。而这也将会成为他春季武器库中一件极其重要的武器。

曾经的新闻报环赛冠军范马克有着无人可以质疑的石头路技巧,但速度上的劣势却总是使他与胜利失之交臂。今年他赢得了一场集团冲刺,这会不会是他在春季反攻的标志呢?

崔克车队在坎切拉拉退役后的一段日子里被称为切克闹养老院,但如今它已经成为毫无疑问的古典赛强队(尽管随着里奇波特的加入这个名号将继续保留)。斯泰芬在去年的古典赛中将除了第八名外的所有前十席位都拿了个遍;去年环弗兰德斯亚军彼得森也在继续成长;而德根科尔布则提供了冲刺选择。但这支车队的运气似乎并不怎么好。KBK和新闻报环赛的惨败尚未被人遗忘,德根科尔布在米兰-圣雷莫上的机械故障已经足够悲情,彼得森在德帕内三日赛(其实是单日赛)上先爆胎追回主集团后又卷入终点前十公里的摔车则更是堪称赛季至今最惨事件之一。

一样惨的还有达科车队。车队在新闻报环赛前集体生病,包括瓦尔格伦和哈根在内的主力车手带病上阵。希望他们能恢复状态。毕竟,拥有着瓦尔格伦、哈根和维尔莫特的达科绝对是纸面上最强的车队之一。

前环弗兰德斯和米兰-圣雷莫双冠王克里斯托弗与冲刺王者加维里亚的关系一直为人津津乐道。赛季至今,克里斯托弗一直在尽心竭力地为加维里亚做带冲。作为回报,克里斯托弗会不会得到古典赛主将身份呢?

绿刃车队的主将特伦汀可冲可攻,在米兰-圣雷莫上的第10让人印象深刻。有古典赛好手德布里奇相助,相信他会在石头路上拿出更好的成绩。

天空车队至今最佳表现来自于道尔在KBK上获得的极具含金量的第二名,而老手卢克罗则在巴黎尼斯的横风中撕裂了主集团,为贝尔纳尔的胜利打下坚实基础。前新闻报环赛冠军斯坦纳德、意大利个人计时赛冠军莫斯孔和荷兰个人计时赛国家冠军范巴勒还在跃跃欲试,天空车队将会在不久后展露獠牙。

另一支比利时车队比利时乐透在快步的阴影下呆了太久,今年,可喜的是,阿登主将、一周赛主将韦伦斯加入了由贝诺特、德布斯赫雷和科克莱勒组成的石头路阵容。他在新闻报环赛中出人意料跟住了范阿维马特的进攻,并收获了第一个石头路的领奖台席位。

此外,兼具速度和古典赛能力的车手也将会在春季取得先机。马修斯的在环加泰第二赛段的精彩复出让人对他的期待倍增,科尔布雷利、德玛尔和科特假如随第一集团出现在终点,其他车手想必也会感到很不安。

公路越野天才范德普尔将会从根特-韦弗尔海姆开始加入古典赛的大派对。德南大奖赛的强势夺冠告诉了所有人——王者不需要花费时间适应转型。他的死对头和好友范阿尔特在去年就已经尝试转型并获得了一系列惊人的成绩。去年环弗兰德斯首秀就获得第九,米兰-圣雷莫的第六和连续两年白路赛第三预示着他一出道即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古典赛车手。有着更强爆发力和冲刺能力的马修范德普尔(去年在荷兰公路国家锦标赛中冲刺击败冲刺手范波佩尔)将会怎样影响古典赛格局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赛事

E3(E3-BinckBank Classic),3月29日,周五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这是除了德帕内三日赛外另一个名字很奇怪的比赛。它曾经的名字是E3-Harelbeke,但组织者去掉了这个名字中唯一有意义的部分,代之以一个冠名赞助商。E3是赛事的主要赛道——尽管现在这条公路已经改名为E17了。哈雷尔贝克则是比赛的起点和终点。无论如何,这可能是环弗兰德斯的模拟考。九天之后,包括Oude Kwaremont和Paterberg在内的许多爬坡将再一次出现在环弗兰德斯。而且E3赛过去的12个冠军中有5人继续赢得了环弗兰德斯——汤姆·布南比较特别,他他赢过E3后却没赢环弗兰德斯。

近年冠军
2018: 特普斯特拉
2017: 范阿维马特
2016: 科维亚特科夫斯基

根特—韦弗尔海姆(Gent-Wevelgem ),3月31日,周日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狂风和石头路短陡坡组成了根特-韦弗尔海姆——当然还有狭窄的赛道和碎石路作为佐料,增加了这场赛事的难度和趣味性。赛事中段有着大量的石头路和爬坡,但是由于最后一个爬坡Kemmelberg离终点还有着整整35公里,这场赛事很多时候都更倾向于冲刺手的集团冲刺。但这也并非绝对。在去年冲刺结局之前的两年,脱颖而出的小集团都获得了胜利。

近年冠军
2018:萨甘
2017:范阿维马特
2016:萨甘

穿越弗兰德斯(Dwars door Vlaanderen),4月3日,周三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这项曾经紧接着米兰-圣雷莫的比赛如今已经升级为了世巡赛。尽管它是根特-韦弗尔海姆和环弗兰德斯之间唯一的一场过渡赛事,但像萨甘这样的大牌去年仍然没有参加。赛历的改变使它迫不得已缩短了20km的赛程,但弗兰德斯部分的阿登丘陵仍然让比赛变得异常困难。Knoketeberg这个爬坡要爬两次,其他9个爬坡还包括环弗兰德斯中经典的Steenbekdries-Taaienberg 二连击。近年来大集团冲刺越来越少见,小集团正在成为这场赛事的主旋律。

近年冠军

2018:兰帕特
2017:兰帕特
2016:德布斯赫雷

环弗兰德斯(Tour of Flanders/Ronde van Vlaanderen),4月7日,周日

深度:石头路古典赛前瞻-领骑网

作为比利时地区最重要的赛事,环弗兰德斯前的几项比赛都是为它造势和铺垫。作为五大古典赛之一,环弗兰德斯代表着比利时地区狂热的自行车文化。而从这一点上来说,其他四项比赛的文化象征性甚至还不如它。尽管它的很多爬坡在此前的比赛里都出现过,但无论是穿越弗兰德斯还是E3都没有这么长(260km),这么难(14个爬坡)。以Muur和Bosberg结尾的老线路更受狂热粉丝们的欢迎,尤其是在教堂山的超陡石头路爬坡上为车手加油简直是一件让人激动万分的事。但新线路也逐渐获得预期的收效。两次经过Oude Kwaremont-Paterberg两连击难度巨大,paterberg也见证了不少经典进攻(2016年萨甘在此甩开坎切拉拉和范马克单飞)。

近年冠军

2018:特普斯特拉
2017:吉尔伯特
2016:萨甘

斯海尔德之箭(Scheldeprijs),4月10日,周三

作为春季古典赛事中相对来说最平坦最简单的一场,斯海尔德之箭向来都是冲刺手们的天堂。基特尔在这取得了史诗级的五场胜利(2012,2013,2014,2016,2017),但随着他走下神坛,这场比赛的局面变得更加开放。去年是雅各布森,今年会是谁呢?

近年冠军

2018:雅各布森
2017:基特尔
2016:基特尔

巴黎-鲁贝(Paris-Roubaix),4月14日,周日

被称为“北方地狱”(The Hell of the North)的巴黎-鲁贝是所有古典赛中最负盛名的。它充满了传奇色彩。从鲁贝自行车场和淋浴间的终点,到鹅卵石奖杯和终点选手满是灰尘的脸庞。与弗兰德斯地区规则整齐的石头路不同,巴黎-鲁贝的石头路参差不齐,体积巨大,稍有不慎,就会人仰车翻。这是世界上公认最难的古典赛,从头到尾你都要时刻保持警惕,以几乎冲刺的状态去经过这漫长充满石头路的赛程。

近年冠军

2018:萨甘
2017:范阿维马特
2016:马修海曼

原文来源:Cycling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