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甘:韦弗尔海姆?真没力气了-领骑网
图片©ASO

在刚刚过去的根特-韦弗尔海姆赛中,萨甘可以以很多方式赢下这场比赛,无论是单飞、四人小集团冲刺还是终点前的大集团冲刺。但这位前世界冠军因为经历了180余公里的突围而消耗了太多体力,导致自己无法第四次在这项比赛封王,刷新自己的记录。

比赛前半段节奏非常快,第一个小时的均速超过50公里/小时,因为有横风的影响,萨甘成为了由18名车手组成的突围集团中的一员。

在比赛第一场爬Kemmelberg时,萨甘、特伦汀、特恩斯和瑟恩斯共同进攻突围出来。萨甘觉得他们会坚持到终点线,但由于横风的影响,在第二场爬Kemmelberg时,被筛选剩余约30人的主集团追了上来,这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18公里。

萨甘赛后分析道,自己在前面突围了太长时间,从而导致最后没有体力参与冲刺了,他位列第32位过线。“终点前我真的没有力气了,我处在集团后方。”萨甘说,“经历了200公里的突围,我没有体力支撑我参与最后的冲刺。”

除了五大古典赛,根特-韦佛尔海姆是春季最长的古典赛,但却不妨碍比赛常常以大集团冲刺做结局。比赛中的横风和爬坡可以有效地筛选大集团,即便如此,一些综合能力很强的车手如加维里亚、特普斯特拉、德根科尔布等一众大牌都可以坚持到最后迎接冲刺的到来。

“我没有预想到比赛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天气原因和横风的影响,没人想要主动顶在大集团最前方,那些顶在前面的是别无选择。”萨甘说。

突围集团强大的人员组成让比赛格局发生了变化。近几年制霸古典赛的快步车队在第一次爬Kemmelberg时,发现自己车队号称“兔子杀手”的头号副将Tim Declercq已经掉队,不得不改变战略——保护冲刺主将维维亚尼。

萨甘、特伦汀、范阿尔特、特恩斯和卢克·罗几个之前突围的车手彼此之间合作默契,但由于横风太强烈而使集团瓦解。“当我们四个人在爬坡出走时,我希望会有其他人加入我们,然后一起协作到终点。”萨甘说。“快步车队追的很紧,想要在终点前发生大集团冲刺,他们也做到了,但最后克里斯托弗赢了,他们也不会高兴的。”

原文来源:Cycling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