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来源:科菲迪斯车队官方

没有人会质疑,这是一场疯狂的比赛。46km/h的平均时速居然出现在一场长度堪比五大古典赛的艰苦比赛中。克里斯托弗在进攻后最终以一场强力冲刺击败德根科尔布雷利。这两位在14年和15年风头无人能及各自豪取两大古典赛的车手,在相对低迷的三年后,终于在根特韦弗尔海姆的终点相聚。而这三年北方石头路上的主角——快步车队、萨甘、范阿维马特,没有一人能进入前十。这仿佛是经典画面的重现。而快步车队在重要古典赛的连胜也暂时中断了(如果德帕内三日赛不输于重要古典赛的话)。

这只是根特韦弗尔海姆所讲述的许多故事之一。

火力全开的崔克和珍宝大战快步

在2019年的几乎每一场单日赛后,我们都能看到媒体几乎公式化的报道:总有一个诡谲多计的快步车手通过和队友极其精妙的配合,通过冲刺和进攻赢下比赛,在终点线后与一群同样蓝衣的车手拥抱、击掌、欢呼。其他车队的体育主管疲惫地拖着身子从队车中走出。

又是极度疲惫的一天。又是日复一日姗姗来迟的终点线。又是一次挫败。每个人都为这些痛苦疲惫的中年男子感到遗憾与同情,因为他们正在清理杂物箱里的空糖纸,掸去面包屑,并一次次地为失败找到借口。让人想起了纽约下曼哈顿小巷里不得意的破产者。几乎每一次都会有人问:“那么您觉得怎样才能击败快步?”每次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疲惫无奈,一样的几个字:“不要等。早点攻。”

周日,这些失意男子的箴言终于得以灵验了。早早逃出的强大20人突围集团将快步打了个措手不及。唯一跟上的快步车手既不是能冲能爬坡的吉尔伯特,也不是状态爆棚的斯蒂巴,而是控场狂魔德克莱勒。这就给快步带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不仅不能追,倘若在石头路爬坡上无力支撑的德克莱勒在第一集团跑出很远后才无法跟住,快步不得不以一己之力去追回那巨大的时间差。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来自Cyclingimages

押宝维维亚尼显然并不适合这样一场疯狂的比赛。在终点被UAE双人组关门后,亚尼领衔的快步车队全军覆没。这是快步春季的第一场惨败。当然,对于这支身批无数成功的车队来说,一场根特韦弗尔海姆的失败算不了什么。但对于其他在春季活在快步阴影下的车队来说,这场胜利显然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信心。尤其是在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的前夕。

比成绩更有说服力的是崔克车队的表现

对于德根科尔布来说,根特韦弗尔海姆的第二回应了他几年来,在证明自己的道路上付出的巨大努力。他的根特韦弗尔海姆的征程也正像他那一波三折的崎岖职业生涯——在开始时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突围集团;中途在短陡坡上掉队;挣扎努力回到主集团后在终点冲刺中获得第二。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ASO

可能德根科尔布并没有像15年连取米兰圣雷莫和巴黎鲁贝后所有人所期待的那样,成为下一个汤姆布南在春季大开杀戒。也或许,这离他对自己的期望也相去甚远。在那场让人不堪回首的惨烈车祸后,没有人会质疑这位曾经的德国希望之星在回归道路上付出的巨大努力。

他是如此一个情绪化的车手,以至于每个看过或将继续看他比赛的人都会被他所感染。人们为他的失利和坏运而流泪,为他久违的胜利,或者这次的第二而欢呼、流泪。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团队,崔克车队的表现更值得表扬。去年环弗兰德斯的亚军——彼得森在根特韦弗尔海姆终于表现得像五大古典赛的亚军;而斯泰芬在终点前十公里的表现也仿佛回魂;瑟恩斯也贡献了可能是2015年春季以来最好的一次表现。

挣扎的瓦尔格伦和岱凯车队

六个月前,迈克尔·瓦尔格伦在因斯布鲁克的爬坡上发动进攻,似乎能夺走那件彩虹衫。然而这位在去年春季风光一时的古典赛名将在今年却似乎完全不在状态。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Qicycling

其实不只是他,包括哈根、维尔莫特在内的古典赛名将仿佛全都没能从赛季初的那场蔓延全车队的大病中恢复过来。在根特韦弗尔海姆中,没有任何一位车手能进入前50;而E3赛里,也只有一人进入前60,三人完赛。留给车队的时间不多了。离巴黎鲁贝只有不到两周,而环弗兰德斯则更近。

珍宝车队的年轻车手们

协同崔克车队,珍宝车队一起对快步的霸权发起了挑战。不过和崔克车队不一样的是,珍宝车队的最后冲刺手范波佩尔第五名的表现显然不能回报队友在艰苦石头路上卖力付出。

然而最让人惊喜的是,车队在根特-韦弗尔海姆的出战阵容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除了老将Maarten Wynants以外的平均年龄只有24.5岁。这是一支随着经验增长只会变得更强的队伍。

回归的克里斯托弗

去年11月,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与阿联酋航空车队的管理层们坐下来,谈了谈他的未来。在车队签下费尔南多·加维里亚之后,谈话可能会以许多种不同的方式进行。然而,在韦弗尔海姆的大胜后,所有的关于胜利的褒奖和赞誉可能都可以追溯回那次冬季谈话。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Bettini

我们将从管理层开始,重点介绍Allan Peiper。

他创造了一个让加维里亚和克里斯托弗都能共同发展的环境。佩珀很快意识到,让克里斯托弗成为车队的唯一领袖和火力点可能并不会产生好的效果。挪威人不能为一架在空中翱翔的阿联酋航空747飞机担任这样的角色。相反,佩珀为不同的比赛设定了明确的目标,并后退一步,让克里斯托弗和加维里亚作为一个团队处理好关系。加维里亚得以向克里斯托弗学习经验,而克里斯托弗也能在难以获胜的纯平路中为冲刺天才加维里亚尽其所能辅助。

两人处于各自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他们的技能点也并不完全重叠,所以当来到根特韦弗尔海姆的赛场上,他们完全有适应的余地。这就是为什么车手的协作比个人能力更重要的地方。

加维里亚完全可以在冲刺中要求克里斯托弗的支持——他毕竟是世界上最快的车手——但他却诚实地告诉了克里斯托弗自己很有可能冲不动了。本可以站起来冲刺的世界最快的冲刺手加维里亚选择放弃冲刺,直接卡住了维维亚尼身前的位置,为克里斯托弗的胜利大开绿灯。

至于克里斯托弗,他无疑是本次根特韦弗尔海姆主集团中最被低估的车手之一。的确,在2015年后他没能再赢下任何一场五大古典赛胜利,但人们对这位前米兰圣雷莫和环弗兰德斯冠军期待是不是过于苛刻了呢?要知道,这个记录至今仍和萨甘持平,等于天空车队至今所有五大的总和,而古典赛高手范阿维马特也只不过赢过一次五大。就算如此,他在16-18年仍然拿下了25场胜利。或许他没有那么多粉丝,不会wheelies,但他仍是个极其优秀的车手。

体重重要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快步经理勒菲弗尔公开评论一名19岁的车手“太胖”之后,克里斯托弗——一位多年来一直面临体重问题的车手——结束了快步车队在单日赛上的垄断。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作为车队经理,勒菲弗尔完全有权调控车手的身体状况和体型,但在媒体上公开称新车手“太胖”,则完全无视车手的尊严。无论这位车手是19岁还是39岁,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但对于车手过多的场外压力已屡见不鲜。而勒菲弗尔的话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下一次如果有车手超重了,希望你会把他或者她带到一边礼貌地提醒和指导,而不是使用这样一种不成熟的方式。

走向大佬之路的纳森

我们(cycling news)因为在米兰圣雷莫后没有突出纳森的杰出表现而受到了不少批评。在拿下生涯第一个五大领奖台后,比利时人在根特韦弗尔海姆的冲刺中夺下领奖台的最后一个席位。

2019根特-韦弗尔海姆:一个长长的故事-领骑网
图片来源:纳森社交媒体

他会是春季没有获胜的车手中最稳定的吗?纳森的胜利仿佛只是时间问题,只要他跟上了正确的突围集团,并在冲刺中击败这些车手。

范德普尔的首秀

和德根科尔布一起进入早期突围集团,并在冲刺中落后两名的范德普尔以一场完美表现开始了他在春季顶尖古典赛的首秀。他不仅加入了突围集团甚至还在爬坡中进攻——只有公路越野赛场上的老对头范阿尔特能够跟上。

被多次阻挡被迫停脚的范德普尔仍然在终点再次击败了去年荷兰公路国家锦标赛的手下败将——冲刺手范波佩尔。这场艰苦赛事的首秀以无可质疑的完美表现结尾。
环弗兰德斯和穿越弗兰德斯中,这位荷兰天才必定会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

原文来源:Cycling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