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在弗兰德斯和赫罗纳中选择前者的原因-领骑网

刚刚崭露头角的美国车手Logan Owen希望在比利时弗兰德斯的鹅卵石路和山道——自行车运动的中心地带证明自己。

美国的世巡赛车手历来以西班牙东北部或法国里维埃拉为他们在欧洲训练的场所,因为这两片地区都有温和的气候和适合山地骑行的道路。

但Logan Owen的情况并非如此。

24岁的Owen选择住在西弗兰德斯,在那里大风席卷山道,而该地区迂回的道路网络也难以驾驭。然而,该地区不受欢迎的天气和地形在几十年来帮助培养出众多世界级的自行车运动员。Owen认为,在弗兰德斯生活是他未来成功的秘诀。

“这里的天气与我在西雅图的住处类似,”Owen(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在星期天的根特-韦弗尔海姆开赛前告诉VeloNews,而这里距离他在比利时的家只有10公里。 “我在这里比赛并不断成长,我已经觉得在这里像在家一样舒适了。”

Owen住在默莱贝克,一个位于科特赖克,鲁瑟拉勒和瓦勒海姆之间的村镇,与Franky Verhoye和Chantal Reynaert住在一起。Owen和这两人有过一些故事:他六年前寄宿在他们家中,而当时Owen在比利时参加UCI公路越野世界杯少年组比赛。

Owen表示,在随后的几年中,他与Verhoye和Reynaert一起参加各种公路越野赛,并且与两人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当Owen于2017年与他的妻子Chloe Dygert Owen结婚时,他的比利时家长甚至还参加了婚礼。

“当我第一次到默莱贝克时,这对我的生活带来的极大的震撼。我非常慌张,因为我在逐渐陷入这种全新的生活中,当时我只有17岁。真的是令人抓狂,“Owen说。 “然后我认识了Verhoye和Reynaert,他们让我有了家的感觉。我和他们有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

Owen是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古典赛阵线的成员,他完成了上周的E3经典赛和周日的根特-韦弗尔海姆。Owen说,他对当地的道路的了解给了他在E3赛期间的宝贵优势。在比赛的中途,他的码表从他的车上掉下来,然后滚进了路边的草地。对于许多车手来说,码表能提供有关之后道路特征的宝贵信息。

然而,Owen早已熟记这些弗兰德斯的道路。

“如果我对这些路不了解,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可能就会对队伍完全没有帮助了,“Owen说。 “因为我熟记这些道路,而且我已经多次骑过这些道路,这有助于在路途中定位。我知道左转弯内侧有一个坑洞,和其他类似的那些一般人不知道的小细节。“

Owen的个人的抱负全都放在了比利时南部的这些单日赛上。由于这是比利时——一个只有马里兰州大小的国家,所以像列日-巴斯通-列日和瓦隆之剑这些比赛的线路距离Owen的家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美国的自行车手们经常在弗兰德斯与美国自行车队的少年和U23发展车队车手一起参加该地区的一系列具有挑战性的公路赛。多年来,美国国家自行车队一直在距离默莱贝克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小镇伊泽海姆设立发展中心。

近年来,一些美国车手选择在比利时驻扎。Tyler Farrar——一位华盛顿人,在他征战欧洲赛场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在根特市中心居住。Farrar甚至精通弗拉芒语,这一点使他在当地十分受欢迎。在2017年纪念他退役而进行的采访中,Farrar向Peleton杂志透露他在弗兰德斯定居,因为该地区是他最热衷的众多比赛的所在地。

“出于某些文化上的原因,这里会使我更有家的感觉,”Farrar说。 “比利时车迷和市民接纳了我。总是在路上虽然会很有趣,但我一直寻求一种在家的感觉,而比利时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我回到根特就像回家一样。“

Farrar甚至学会了弗拉芒语,并经常用当地话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 Owen说他还没有参加弗拉芒语课程,尽管这已经成为了他的待办事项之一。他从寄宿家庭那里学到了一些。但是,虽然弗兰德斯的道路可能会自然而然地记住,但学习语言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大的障碍。

“我可以理解他们在日常谈话中的大部分内容,”Owen说。 “当他们开始用那些在家里听不到的词时,那就是我发懵的时候。”

当然,“迷失”在弗兰德斯只是众多体验的一部分。

原文来源:Velonews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这个24岁的年轻人希望在弗兰德斯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