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

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领骑网

二童一马

这是在早春的一个凉爽,阳光灿烂的日子,弗兰德斯依然保持着宁静,除了混凝土上滚动着的轮胎的嗖嗖声和鸟儿的唧唧声。拖拉机正在耕田,空气中充满了有机肥的味道。羊在产羔,木兰盛开。奶牛也可以自由地游荡。

在E3-哈雷尔贝克开赛一周前,赛普·范马克在长时间的训练中抽出时间与他的哥哥肯见了面。

赛普正在准备4月份在比利时和法国北部那些最艰难的道路上举行的古典赛事。而肯是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的主管之一。童年时,当他们的父亲开车载着两人去现场观看环弗兰德斯时,他们对这项运动开始有了第一印象。他们常常赶在回家吃午饭时收看比赛的最后结局。肯还能清楚地记得80年到末期这些赛事的结果。 而赛普第一次记住的是Johan Museeuw在1996年得胜利。他和肯观看了那场比赛和Museeuw一周后在巴黎-鲁贝的夺冠的旧录像带。

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领骑网

不过现在路边没有粉丝,没有黄色和黑色的弗兰德斯旗帜。 赛普刚刚穿过一条拖拉机压过的道路,这使他距离见到肯更近了几公里。

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领骑网

在那里,肯的女儿们正在等着他们的叔叔,渴望向他展示他们的新宠物兔子。她们见过赛普很多次。赛普的家距离肯家仅十公里。他们大多数家人也都住在方圆一小时自行车程内。而再远一些对他们来说是没法想象的。 “对于弗兰德斯来说,这就是这里的习俗,”肯说。

并肩作战

“13年前,我还是一名邮递员,”肯后来在咖啡馆说道。在作为少年车手度过了一段前景无限的时光之后,他在19岁时离开赛场并结婚。22岁时,他又开始了比赛。赛普当时16岁而他刚刚开始接触这项运动。只有当他们年满15岁才允许他们开始竞赛骑行。每个周末,他们的父母没有时间或金钱将四兄弟和他们的姐姐同时带去比利时的五场不同的比赛。在早些年,他们每个人都只被允许在赛季期间选择10个国家级水平的古典赛事。而其他时间里,他们不得不去比一些地方的小比赛,不过那些也相当难。

“这些是很好的积累,”赛普开玩笑说。 “这并不是个大计划。我们只是放轻松,保证安全,保持乐趣。只有当我们长大时才变得更加严肃。聪明的训练,一开始,我们只是去做了那些我们认为会不错的事。我们有一些十五个年头的材料,和我们父亲朋友的单车。“

当赛普第一次骑上家里的自行车时,他的三个兄弟和姐姐就已经骑着它们参加了一些比赛。但这并没有使他心烦意乱。 “对我们来说,我们并没有想要这辆或那辆单车的问题。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台旧单车比赛我们就很开心了,“他说。

肯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他,而两兄弟也每天都在一起训练。 “当然,我一直向他看齐,”赛普说。 “当他再次开始比赛时,他状态很好,而且给了我很多支持。他教了我很多东西。“从比赛到人格建议,肯为他的弟弟提供了充足的指导。 “他已经结婚了,”赛普说。 “他什么都知道。”

肯当时只有22岁,而且他当时顽固的性格一直在威胁着他作为自行车手的生涯时间。 “我只是总在训练时崩溃,”他笑着说。 “在我的脑海中,我必须做三件事:训练,训练,训练。休息-没有人关心这个。“

两兄弟当然都很顽强且天赋异禀,但结果迟迟没能来到,直到他们开始接受教练的指导。教练教他们休息,设定目标,并为实现目标做出具体努力。这是他们大有改观。

三周内,肯就在比利时的古典赛上登上了领奖台。而之前,他几乎没有进入过前30名。

当赛普十九岁时,他和肯在一支车队内比赛。那年春天,赛普在U23环弗兰德斯赛中获得季军。转型职业车手的想法开始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不过他后来的状态很快下滑。平日里他给人家打杂工作,并且花了太多时间才能保持不落后。

“我们家没有太多钱,所以我们得学着找工作,”赛普说。 “如果我们想买什么,我们可没法从父母那里得到钱;我们只能打工去买。那倒没关系。但是,我会想 ‘ 好吧,我感觉我在那些大赛中表现得非常好。’“

赛普春季赛的成绩足以让他在第二年得到一份比利时业余车队的合同,因此他决定开始兼职并专注于训练。

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领骑网

各自精彩

在他退役成为一名邮差之前,肯在一支小车队中又多比了一年。赛普在之后一个赛季的第一场职业比赛中获得第八名,并迅速成为比利时自行车界最具前景的车手之一。

当肯看到他的弟弟独自一人奋战并努力实现愿望时他会不会很难过? “我当然会很自豪。但我也知道我过的很挣扎,因为我也一直在努力并希望自己成为职业车手,“他说。

随着赛普成为比利时最大的明星之一,肯在一份足够生活但却没有乐趣的工作中浑浑噩噩过了十多年。他说:“我确信工作就是工作,这就是你需要在人生里去做去靠它赚钱买房买一切需要东西的事,但一点意思都没有。”

有时,赛普很担心肯。 “你可以看出他很无聊。他经常抱怨,这很正常,他也特别失望,“他说。 “但是,那时候,他没得选。”

是赛普的经纪人建议肯成为一名教练。肯从未失去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并且知道良好训练的重要性。经过一番犹豫,肯接受了他的提议,并很快成为了车队主管。

“当我第一次回到自行车运动时,我会感觉,天哪?如果我中了500万欧元彩票,我还会做这样工作,“他说。 “只要我还是一名邮差,我就一直对此没抱希望。一旦热爱工作-你早起都会更简单更舒服。“

起初,肯回归自行车运动给两兄弟的关系造成了影响。赛普已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车手,他重视并需要一种平衡。 肯曾经是位基层车手,是个暂时远离过自行车坛的人,而现在又再次进入其中。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去互相适应。

当他们第一次在一支车队中合作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他们必须确保他们彼此都非常专业。任何具有偏袒的暗示都可能让其他车手感到不愉快。肯还必须建立自己作为主管的威信。与他的大多数同事不同,他职业生涯很短。

“我认为他必须比其他体育主管付出更多去证明自己,”赛普说。 “他必须克服负面影响,赢得他的位置,赢得尊重,并从车队和自行车运动中学习一切。”

“我曾是名邮差……那时我很难真正拥有自我,很难进入一个身边有赚了大钱的人的世界里,”肯说。 “你知道,如果你在车坛混,你看着那些人,然后说:哇,他们成功了。然后你进入车坛,你会发现,呵呵,他们也是凡人而已。“

家庭第一

那是现在肯作为车队主管的最大力量;他能够看到车手背后的人。他能对他们感同身受并赢得他们的信任。他非常清楚这项运动有多么艰难,尽管你可能会不断尝试,但即使你没有犯错,事情也不一定会顺风顺水。

在弗兰德斯的起伏路上比赛使兄弟俩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并不想离开家,”赛普说。 “鹅卵石路和这些山坡是我居住的地方,这些比赛也坐落于此。我现在觉得,多年以后,我们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满意。我们会很感激这里。“

每当赛普比赛,他家里所有人都会观看。侄女,侄子,阿姨和叔叔在路边聚在一起支持他。他们的姐姐Klaar带着她的五个儿子到各地现场为赛普加油,将他们载入面包车里从一场比赛到另一场比赛。当肯不在车坛时,他也是这样做的。

他们的小孩是否会参加自行车赛,赛普和肯都不在意。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做他们喜欢的事情,而且,当机会来临时,不要放弃。

兄弟俩喝完了咖啡,之后又踏上了弗兰德斯的土地。踏上环弗兰德斯和巴黎-鲁贝。踏上回家的路。 

图片来源:英孚教育职业车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赛普和肯:在弗兰德斯比赛成长的两兄弟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领骑编辑中心
认证编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