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马克的伤心地-领骑网

“他们原本今天永远不会甩掉我”比利时人说,但机械故障让一切化为乌有

比利时石头路好手赛普·范马克(英孚教育职业车队)在鲁贝竞技场拿下第四名,落后冠军菲利普·吉尔伯特(德科尼克-快步车队)40秒。

这是范马克在此处获得的第三个第四名,也是他在“北方炼狱”中的第五次前十。在比赛中麻烦不断的进程始终没能阻止他争冠的脚步,直到最后一段石头路Gruson,在那里,变速器卡死使他彻底失去了希望。

伴随着挥之不去的疼痛——因E3赛摔车造成的膝伤,以及在鲁贝的众多不愉快的回忆,范马克很难接受因机械故障丧失机会的现实。

“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还不如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那样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失望,”范马克在越过终点线后不久说道。

他突然哭了起来,倚着栅栏哭了几分钟,然后恢复平静并转向等候的媒体。被别人说自己比得很顽强并不是一种安慰。

范马克的伤心地-领骑网

“确实-我发挥得很好,”范马克说。 “但是,如果你来到Carrefour de l’Arbre但你的变速器坏了,你被迫只能挂在11齿(11齿飞轮)骑行,因此当别人远走高飞时你很痛苦。他们原本今天永远不会甩掉我。”

前两周—他本赛季最重要的几周—最终成为了范马克的噩梦。这位比利时车手在E3上狠狠地摔了车,他的膝盖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但理疗师Lieven Maesschalk的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因为他在上周末的环弗兰德斯中表现出色,在那里他强势拿下第二十五名。

从那时开始,问题不再是他是否能够参加巴黎-鲁贝,而是他是否已经恢复争冠实力。

他说:“过去几周我一直活得水深火热,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身体上。” “上周,我对环弗兰德斯的发挥感到惊讶。我的希望越来越大,所以本周我努力做好准备。我知道如果我做得足够,我仍然有机会。一切都很顺利,我感觉超棒。我没有像往年一样体力透支,无论在战术上还是状态上,我都没有犯任何错误。“

范马克在周日的比赛中设法避免了一切麻烦,但麻烦还是在最重要的时刻出现了。当卫冕冠军彼得·萨甘(博拉-汉斯格雅车队)在距离鲁贝竞技场50公里处,从Auchy到Bersée全长2700米的石头路段加速时,他依然能够紧跟斯洛伐克人的脚步。

“在最重要的路段来临之前,我的自行车出现了故障,极大的消耗了我的体力,”范马克解释道。

他仍然在著名的Carrefour de l’Arbre石头路中处在领先集团,并坚持到了距离终点14公里处的最后一段重要的石头路Gruson。这就是范马克被迫被冠军吉尔伯特和亚军Nils Politt(喀秋莎-欧倍青)甩开的节点。

“我的后拨卡在了11齿上。我无法变速,所以我不得不在11齿上进行一切工作。当然,这完全杀死了我,因为我只能保持40或50转[踏频/每分钟]。我设法在Carrefour这段中坚持。但他们加速了,除了让他们远去,我没有别的选择,即使我能够追上,“范马克说。

过了一会儿,范马克在追击集团萨甘和比利时国家冠军兰帕特(德科尼克-快步车队)身后出现。 范马克始终在呼叫支援,指着他的后轮,同时以一个很大的齿比骑行。

“它就这样摧毁了你的体能。我不得不等到Hem石头路段之后。我不得不以最高挡骑行10公里。就这样杀死了我的比赛,”他说。

“在换车之后,我尽全力去争取’荣誉名次’。但是我今天一直想到的就是,今天我的状态时为冲刺胜利而存在的。我原本很接近。这在过去的几周之后真的很痛苦。”

当一位比利时记者尝试给他一些安慰,说他应该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骄傲时,范马克再次情绪失控,难以接受他在本场比赛中已经非常出色的发挥。

但本周日的冠军吉尔伯特在36岁依然拿下冠军,而范马克只有30岁,所以他在之后的几年内依然会对鲁贝的荣耀进行更多有力的争夺。

但就目前而言,范马克依然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

原文来源:Cyclingnews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范马克以第四名离开了鲁贝这个伤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