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本届巴黎-尼斯最长的一个赛段。五个爬坡点中的四个在最后60公里之内,一个难度最低的三级坡在发枪后18公里的地方方便突围车手开始搞事情。阿斯塔纳车手马格努斯·柯特不负众望。丹麦人以一次勇敢的二次突围率先结束这场212公里的征程。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主集团经过法国中部一些历史悠久的建筑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这是本届巴黎-尼斯赫鲁内维亨最后一天穿着黄衫

连续三天的横风让主集团精疲力竭,另一方面,总成绩上的局势日趋明朗。赛前对最终奖台表示过兴趣的GC手们现在分为三类处境:以乌兰和巴吉尔为代表的已经摔车退赛;以西蒙·耶茨为代表的基本退出争夺(掉了9分钟);依然火热的夺冠热门,天空二人和阿斯塔纳路易斯·莱昂·桑切斯,以及巴代金塔纳等和科维亚特科夫斯基时间差在一分钟内的真·总成绩主将,接下来的戏台是为他们搭的。

规模可观的突围集团在密集的爬坡开始后人数锐减。米歇尔顿等车队爬坡加速筛掉的都是冲刺手,而能挺到最终绕圈的只有真正的突围专家。最后9公里,前面只有四人:德马尔基,永远在突围的德亨特,小将西科尼和从来不高调,但是闷声拿成绩的马格努斯·柯特。没人配合米歇尔顿的追击,AG2R到很后面才姗姗上来,毫无目的地领了一段。这不是GC车队发光的一天,尤其在明天有长计时赛的情况下。四人拥有55秒时间优势,足以让他们按自己的心情写终点的剧情。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比赛前期节奏缓慢,晴朗天气为比赛增添很多精彩的图片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胜利属于阿斯塔纳

柯特是这里面唯一的冲刺手,不过丹麦人决定以二次突围提前将胜利锁定。而他成功了。这不是他和德亨特们间的首次交锋,2018年环法第十五赛段,柯特以类似操作二次突围,在漫长的下坡末尾拿下卡尔卡颂终点。“他(德亨特)非常强,很难跟上。想在有这几个人的情况下赢得比赛很不容易。”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搭上德亨特这样的“特快列车”让柯特有机会成为领先的四分之一,“这是我赛季的第一场胜利。对车队而言,能在巴黎-尼斯这样的比赛中延续胜利也非常令人高兴。”

至此阿斯塔纳的十位车手为这支曾被京科夫揶揄“不懂自行车”的车队拿下16个赛季胜场。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比赛途中被火车拦截的集团

接下来是科维亚特科夫斯基时间。

“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好。我们带来一个强力阵容,我和伊甘分享主将位置。我们肯定会在尼斯争取最终胜利。”波兰人对“主将”、“冠军”等字眼毫不掩饰,“我为获胜而来。2015年我曾非常接近那里,最终获得亚军,说得过去,不能说表现不好。但现在是时候更进一步了。”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与前三天一样,这还是一个大风天
#巴黎-尼斯 前方报道# 第四赛段 | 阿斯塔纳再懂自行车,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为夺冠而来-领骑网
波兰人穿上黄衫,而他是否能把黄衫穿到最后还是个问题

铿锵有力的发言让人忘记他是从乡间走出来的孩子。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两次拿下白路赛,17年赢米兰圣雷莫为天空拿下首个五大,18年登顶双海赛总冠军,而这个28岁的前世界冠军父母和运动毫无干系,只是普通农民的儿子。“今年我开始得晚,但不等于我开始得慢。”来到巴黎-尼斯前,科维亚特科夫斯基只在环UAE赛场上现身过。但他不接受对他状态的质询。“在UAE时我状态可以,但那场比赛有一些人在坡上真的很快。我并不气馁,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会持续出状态。那才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部分。在巴黎-尼斯的争冠上我不具有绝对优势。我的最终目的和第一目标是继续调整状态。”是一篇属于阿登王者的宣言。

“我们知道鲍布(荣格尔斯)计时赛会比出成绩。他肯定是我们夺冠对手名单上的大人物之一。但这里我们有我和伊甘两张牌。进山具体什么战术要看计时赛后的结果才能确定。”明天的计时赛有25公里,不算短,但爬坡难度一般,纸面上看对科维亚特科夫斯基不太有利,“但我真的不在意啊。无论线路长什么样子,你都得去骑完,我总是全力以赴。

这是天空车队在本届巴黎-尼斯首次穿上黄衫,双主将的组合很可能让他们提前锁定最终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