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全部图片来源:阿姆斯特黄金赛官方

马修·范德波尔在本周日的阿姆斯特尔黄金赛上主演了一场惊天大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在几乎不可能的地点以不可能的方式赢得了胜利。昨天身处现场或观看直播的观众们非常幸运:他们目睹了也许是最近几年里最富戏剧性的一场自行车赛。有趣的是,他在冲过终点线时不断摇头,和现场观众一样,他也不敢相信自己赢得了比赛,但是他确实做到了。

精彩图集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出奇制胜的史诗级胜利:范德波尔赢得阿姆斯特尔黄金赛-领骑网

在昨天的比赛进行到最后几公里之际,正当看起来稳操胜券的阿拉菲利普(Julian Alaphilippe ,快步车队)和福格尔桑(Jakob Fuglsang ,阿斯塔纳)停止合作,开始勾心斗角之时,24岁的德彪西单枪匹马带领一个追逐集团赶上了两人——在最后500米里他追回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差,接着,仿佛如行云流水般自然,他加速超越了每一个人,最终拿下了他竞技生涯至今含金量最高的一次胜利。这已经是范德波尔本赛季第三个古典赛的胜利了,他之前赢下了布拉班特之箭和穿越弗兰德斯,而且在环弗兰德斯和根特-韦弗尔海姆赛也名列前茅。相比之前的比赛,这次的阿姆斯特尔黄金赛距离更长、规模更大,而且获胜的方式让人出乎意料。

这次胜利对观众来说可谓奇迹,而对于年轻的荷兰公路国家冠军而言也是如此:在冲线以后他甚至无力举起双臂庆祝。“是的,我当时真的没力气做出胜利的动作了”,范德波尔在赛后告诉我们。“在离终点三公里时,包括队车和无线电,没有人能告诉我我在比赛中的位置,我不知道有谁、有几个人在我前面,那时我以为冠军已经花落别家。只有在最后几百米,我才发现他们就在我面前。我想不成功便成仁,结果我成功了。”

昨天的比赛只是今年春天属于范德波尔一连串胜利中的一环,他在古典赛季中的表现堪称耀眼。确实,他已经是CX世界冠军了,但公路比赛还是新鲜事物——今年是他初登古典赛舞台。不过用家族遗传来解释的话,这一切也说得通:阿德里是他父亲,雷蒙德·普利多尔是他外祖父。从基因上说,我们见证了一位真正的天选之子。拿下德南大奖赛(GP Denain)、穿越弗兰德斯(Dwars door Vlaanderen )和布拉班德之箭(Brabantse Pijl),在根特韦弗尔海姆和环弗兰德斯双双获得第四——这是他此前全部六场古典赛的战绩。这一现象级的表现如今又添得黄金赛——范德彪家乡荷兰最重大的公路比赛——的冠军。

“我从来没奢望过夺冠。但是这个春天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惊喜,”范德波尔总结道。“当然胜利来之不易。比赛刚开始时我感觉很不好,我想这跟炎热的天气有关。当大集团加速时,我却突然看到萨甘这样的大佬靠边停车了。我希望拉扯能够在Kruisberg坡前将大集团拆散,我知道那是个至关重要的地点。我想跑在前面,于是和阿斯塔纳的大伊萨吉雷一起发起进攻,奈何他不配合我。”

范德波尔被追回几公里以后,阿拉菲利普和福格尔桑成功突围,随着离终点越来越近,冠军看来就要在这两人之间产生。一直到终点前两三公里,赛况看起来也不存在什么波澜,似乎完全成为了快步王者和阿斯塔纳爬坡好手间的对手戏。然而,科维亚特科夫斯基(“挂科司机”,天空车队)追上了两人,接着范德波尔异军突起,从不知道什么位置突然杀入了夺冠集团。

“我感觉自己的双腿充满力量,还能冲它一把。当我来到终点前的直道时,前面的车手离我只有100米,于是,我在最后四百米开始冲刺。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幸运的是,冲刺时遇到的是顺风,我得以保持速度冲线。其实我们能追回之前的时间差已经很不错了,但没想到我,一个初次参赛的小老弟,能够最终获得冠军。”

范德波尔沉浸在这次奇迹般的胜利带来的喜悦中,我相信许多车迷亦是如此:2019年的阿姆斯特尔确实值得铭记。

除了取得伟大胜利的范德波尔,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的西蒙·克拉克坐着范德波尔的高速列车从后方上来,最后收获第二,福格尔桑第三。白路赛和米兰-圣雷莫冠军得主阿拉菲利普最后冲刺来到第四名,对他来说肯定不是一个满意的结果,毕竟他曾看到了夺冠的曙光。

比赛过程

在距离终点44公里时,范德波尔在Guiperberg上发动进攻,阿拉菲利普反击并成功出走。法国人带出来了福格尔桑、特伦汀和队友德费宁斯,然后他又在距离终点37公里的Eyserbosweg进攻,只有福格尔桑可以跟住,两人像白路赛一样,共同向终点进发。他们合作得差强人意,成功与后面的科维亚特科夫斯基和特伦汀拉开差距。

在距离终点7公里时,福格尔桑发动进攻但没有甩掉阿拉菲利普,于是他担心自己像白路赛的那样输掉比赛,决定不再领骑,前方二人与后面二人的差距在一步步缩小。不出所料,在Bemeleberg甩掉特伦汀的挂科斯基在最后一公里追上了前面二人,但范德波尔也是在后方不远处。荷兰人在Bemelemberg时从主集团中进攻出来,当时他落后挂科斯基半分钟,落后阿拉菲利普1分钟,带出了FDJ的马杜阿、CCC的迈克尔-沙尔兰布雷希特等人,也接上了前面的巴代。

然后,在终点前两公里时,他们追上了之前在Cauberg进攻的莫莱玛、沙赫曼和西蒙·克拉克以及被挂科斯基甩掉的特伦汀,他们共同进入到了终点前1公里。

前方三人感到背后有一丝丝凉意,回头一看,果然范德波尔带着后面的大部队追上来了!比赛来到了高潮,阿拉菲利普见势不妙想要单飞,但为时已晚,范德波尔就像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闪过去。虽然他刚刚在Guiperberg进攻,虽然他刚刚独自带领大集团追击近10公里,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阻止他获胜的决心。

在温和舒适的环境下,车手们从Maastricht发车,前几个小时比赛相当平静,突围集团在 Lange Raarberg 后形成。突围车手们包括:Michael Schär (CCC)、 Nick van der Lijke, (Roompot-Charles), Paolo Simion (Bardiani-CSF)、Julien Bernard (崔克), Thomas Sprengers (Sport Vlaanderen Baloise)、Aaron Verwilst (Sport Vlaanderen Baloise)、 Grega Bole (巴林美利达)、 Jimmy Janssens (Corendon-Circus)、 Tom Van Asbroeck (以色列自行车学院)、Marco Minnaard 和Jerome Baugnies(旺蒂车队),共11名车手。

比赛前期阿斯塔纳的卢岑科发生摔车,阿斯塔纳选择带领主集团追击已经领先8分钟的突围集团,在比赛第二次经过Cauberg时,比赛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在突围集团被追回后的1分钟,范德波尔在Guiperberg发动进攻,阿斯塔纳的伊萨吉雷跟住但拒绝合作,随后被主集团追回。

在下一个爬坡,阿拉菲利普和德费宁斯发动了一次成功的进攻,特伦汀和福格尔桑跟住,随后德费宁斯又带领阿拉菲利普在Eyserbosweg加速,只有福格尔桑可以跟住。随着比赛的发展,挂科斯基、伍兹和特伦汀选择加速,随后伍兹在距离终点28公里时掉队。而主集团方面也发生了筛选,人数大幅下降,巴尔韦德、范阿尔特、萨甘等人退出了冠军的争夺。

阿拉菲利普和福格尔桑在到达Cauberg坡底时,比挂科斯基和特伦汀领先19s,领先主集团55s。比赛来到最后一圈,沙赫曼在Keutenberg进攻,追上了特伦汀,身后的莫莱马和克拉克也形成合力进行追击。由于阿拉菲利普和福格尔桑在Guelhemmerberg的相互盯防,身后两人已追进到了12s。然后前方二人提速,时间差又扩大到了30s。

福格尔桑在Bemeleberg坡底进攻但仍无法甩掉阿拉菲利普,然后,他拒绝与法国人合作,时间差再次开始缩小。挂科斯基在Bemeleberg拉掉特伦汀,独自追击。比赛到现在已经足够戏剧性,但范德波尔那次被直播忽略的进攻,让比赛更加有悬念

荷兰人,自行车领域的巨星,给他自己和观众们留下了一次酣畅淋漓的比赛。

编者:戴持安、马圣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