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克拉克:“我生涯的最佳时刻”-领骑网
图片©Gettyimages

“我们就要去展示这一点——永不放弃”——乔纳森·沃特斯(英孚车队负责人)

澳大利亚人西蒙·克拉克在周日进行的阿姆斯特黄金赛上紧跟天才少年范德波尔(Corendon-Cirus车队)拿下亚军。这两人在阿登三赛第一战上以一场非常神奇的冲刺登上了领奖台的前两位。

“范德波尔在此刻正式起飞了,”克拉克赛后说道,“我很高兴我能紧随其后拿下亚军。”

克拉克在本赛季早期的白路赛和米兰-圣雷莫都拿下了前十的好成绩。而这场比赛是他本赛季第一次登上世巡赛赛事领奖台。

“这是我古典赛第一次登上领奖台。这绝对是我的生涯最佳时刻”——西蒙·克拉克

“这是第一次登上古典赛的领奖台,”克拉克说,“这绝对是我的生涯最佳时刻。”

“我今年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开端,”克拉克补充道,“我自米兰-圣雷莫以来就开始特别努力将状态保持到阿登周,而这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我一二月的状态要比预计更加出色的情况下。我和我的教练努力地保持正确的训练方法和恢复情况,所以我才能够保持状态。我今天的成绩证明了我们的努力都是正确的。我非常开心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克拉克是周末英孚教育职业车队中三主将的一员,而环弗兰德斯新科冠军贝蒂奥尔和迈克·伍兹同样也将目标定在终点线。

西蒙·克拉克:“我生涯的最佳时刻”-领骑网

伍兹是队中第一位展开攻势的车手,他在全场266公里的崎岖赛事的最后40公里处进入了从主集团脱离的突围集团中。

“在伍兹进攻没多久,我们就得知了他被集团甩掉的消息,当时我们情况非常不利,”克拉克说,“幸好我们在那个30人左右的集团中还有四名车手,所以我们可以依靠劳森和伍兹来帮助我们更快的追击,以使得贝蒂奥尔和我可以加入最后的冲刺。”

车队决定节省贝蒂奥尔的体力来准备冲刺,而派出克拉克在比赛最后时刻进攻。

“当我看到莫莱玛进攻时,我知道我想要跟上他。”克拉克说。两人很快就拉开了与后方集团的差距。

克拉克和莫莱玛首先需要追上前方的五名车手:最前方的阿拉菲利普 (德科尼克-快步车队) 和福格桑(或译为福格尔桑),特伦汀(米切尔顿-SCOTT车队)和科威亚特科夫斯基 (天空车队) 领衔的第一追击集团, 以及在虚拟第四名的位置独自追击的沙赫曼(博拉-汉斯格雅车队) 。

“我估计我应该会争夺第五名的位置,”克拉克说,“之后后方的集团追上了我们。当时的我,精疲力竭,心里想着:”好吧,估计这回我进不了前十了。”

克服内心的沮丧和失望之后,克拉克振作了起来。之后突然,谁也没想到,比赛最后大团圆了。阿拉菲利普,福格桑, 特伦汀,科威亚特科夫斯基和沙赫曼都被追击集团追了回来。

“这太疯狂了。但又十分振奋人心”——西蒙·克拉克

“我并不知道一切都在悄然靠近直到在最后一公里时我看到了前方的每位车手,“克拉克说,”这太疯狂了。担忧十分振奋人心。我知道范德波尔是在场最猛的车手,所以我吸住了他的轮。”
之后就是大家看到的名场面。

“这绝对是我见到过的最疯狂的冲刺之一了,”英孚教育职业车队CEO 乔纳森·沃特斯说,“最初我认为我们这次失去了机会,但西蒙非常出色地坚持了下来。可能没人会认为我们有机会在集团前方挽回局势,但我们就是要向各位展示这一点——永不放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捷报!克拉克勇夺阿姆斯特黄金赛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