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饱的后果:对古典赛车手的营业学研究-领骑网
图片©Lidye

最近一项即将发表在《国际运动生理学和运动表现学报》上的研究考察了六位参加古典赛的男性职业车手的能量需求及营业摄入,发现热量摄入不足的后果非常严重。如果车手面临卡路里入不敷出的情况,他血液中的睾丸酮和胰岛素样生长激素-1(insulin-like growth-factor-1)含量将显著下降,缺乏两者会导致伤病可能性增加和骨骼密度降低。相较之下,对在那些在补充与消耗间找到平衡的车手身上,以上两种激素水平会在运动中增加。

研究者指出,与在漫长的赛程中有机会灵活调整营养计划的大环赛车手相比,古典赛只持续一天且两场比赛间留给车手的恢复时间至少有40小时,这一特性使许多古典赛选手不敢在休息日大量补充营养,以防体重增加。因此,“需要多少补多少”目前在车手中非常流行。具体来说,这种营养计划包括在赛前、赛程中和刚完赛时补充碳水,以及在休息日摄入蛋白质,目的是在恢复肌肉的同时不摄入过量卡路里。然而根据这顶研究,如果运动员的绝对能量摄入量不足,则可能导致严重健康问题。

该研究考察了六位绿刃-Scott车队车手(原来有11名车手参与,其中几乎一半因为伤病中途退出,这也太真实了)八天间(4个比赛日,4个休息日)卡路里摄入量、功率数据、血液激素水平和晨间体重,四场比赛是2018年的E3古典赛、根特-韦弗尔海姆、穿越弗兰德斯和Driedraagse de Panne ,全部在比利时举行。比赛期间的营养摄入从比赛前一晚七点算起,直到第二天晚上七点结束。车手在这段时间内平均摄入了6216千卡,比赛中的平均消耗量则为5184千卡,两者的差值是1032千卡——低于成年男性推荐的2000千卡日均摄入量——导致能量入不敷出。比赛日饮食由10.7克千克体重的碳水和2.8克千克体重的蛋白质组成。

该研究发现,虽然绿刃车队赛前的营养补充和当今的运动学推荐量一致,但赛后的补充却远低于推荐值,比赛期间的碳水补给也比营养学建议的最低值低得多。而在休息日,车手们活动能量消耗约为954千卡,却摄入平均5050千卡,导致4096千卡的过量补充。在此期间,碳水摄入降至6.4克千克体重,相反蛋白质增至3.3克千克体重。

所以,车手们是吃少了,还是吃多了?可支配能量(Energy availability, EA)由每千克不含脂肪的体重中所含卡路里(kCalkg FFM)计算。这一数值大于30则视为能量不足。在比赛日,绿刃车手们的平均值为14.4kCalkg FFM,在阈值以内;然而,在恢复日他们都吃少了——可支配能量仅为57kCalkg FFM。综合来看,在八天的周期中,一半车手可支配能量的平均值为28kCalkg FFM,另一半则低于阈值:43kCal/kg FFM。

血液激素水平分析显示,能量摄入低于下限的车手睾丸酮水平下降了14%,胰岛素样生长激素-1水平降低了25%,意味着患相对能量赤字综合症(Relative Energy Deficit Syndrome,Red-S)的风险增加。另一半能量摄入充足能量的车手们的两项指标则分别增加了7%和5%。

据此科学家们得出结论,虽然其中有过量补充的日子,交替的每日能量赤字会在仅仅八天的周期内影响人体睾丸酮和胰岛素样生长激素-1水平。翻译为人类语言来说就是在进行高强度运动的情况下,如果你在运动当天吃少了,那么在恢复日多吃可能也补不回来;如果在赛后碳水摄入不够,下次比赛就会骑不动。所以,“赛前多吃赛后却想着减肥”这一执念是错误的。

原文来源:Cycling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