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之王:休·卡锡在环意的飞跃性突破-领骑网
图片©Chris Auld

在过去的两个周里,我们期待着亲眼目睹一位兰开斯特人在环意的爬坡上翩翩起舞,在莫尔蒂多洛与移动之星掰手腕,与文琴佐·尼巴利一同下坡到达科摩。我们期待着有一位来自玫瑰郡的骑士在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和多洛米蒂上与最强的车手一较高下,只是我们期待的那位车手和真正做到的车手有很大不同。

西蒙·耶茨曾是我们剧本中写下的将会统治这场比赛的车手,作为环西总冠军,环意三个单站得主并且成为了去年大环赛的最大黑马,他是我们认为粉衫的最有力争夺者。

然而,环意并没有什么剧本。

不仅仅是指卡拉帕兹,这位来自对足球十分狂热的小国家厄瓜多尔的移动之星车手,即将成为继2013年环西克里斯·霍纳获胜之后最大的大环赛爆冷,但英国,或者具体点说是兰开斯特最闪亮的那颗星星实际上落在了一只叫做休·卡锡的又瘦又笨的山羊头上。

卡锡从不缺少成为环意黑马的特质。他的爬坡能力毋庸置疑,而且到目前为止,他在环意的状态保持令人印象深刻。

当尼巴利在第十六赛段莫尔蒂多洛上狠咬了对手一口时,缩小时间差的不是耶茨或移动之星也不是罗格里奇,是卡锡在不断追击这位大环赛四冠王直到山顶。

曾经的现实主义者,当卡锡被问到当与尼巴利一同攀登全意大利最艰难的爬坡之一时他做了什么,他的回答让我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这位24岁车手的性格特点。

“我们到了‘莫尔蒂多洛’之后,比赛正式开始了,我们并没有爆发对抗,但车队已经在逐渐发力了,”卡锡说,“当尼巴利发动进攻并拉开时间差时,我就选择去接上他。我本可能选择在所在的那个小集团中等待。

“今天我感觉不错,或者说是非常好,但明天我可能会起床之后发现自己状态很差。所以你必须把目标定高一档并且时刻准备着,用同样的方法饮食和恢复。不能太膨胀。”

两天前,卡锡还与尼巴利和卡拉帕兹这样的车手混在一起,而这次他成为了比赛最后时刻第一位在Civiglio进攻的车手。正是他的进攻击垮了罗格里奇,斯洛文尼亚人最终也输掉了大量时间。但卡锡在他的分析中认为他又一次被算计了。

“我一整天都感觉很清醒。像我这样在最后的爬坡进攻是一种本能,而且在进攻早期就打乱了人们的头脑。我仅仅知道在爬坡顶端ITT一样骑行而且会有非常多的人沿路为我加油打气,”卡锡赛后对媒体表示。

“跟着尼巴利和卡拉帕兹下坡感觉很好,你追上了他们而且也不再有任何担忧,本能地骑行是最好的。对于每个人来说,休息日都会十分舒服,我只需要暂时休整并且期待归来时能有更好的进步。”

卡锡的骑行是一种本能,但他的性格是十分复杂的。根据他的感觉来说他的骑行十分自信,并且十分聪明地保持谦虚。他也从不害怕被甩开并且他也承认这就是骑行的一部分。

当你看到这种务实又自我地车手出现时,你就会理解卡锡的过去。

西班牙视野

另一位有巨大突破的年轻人时陶·盖根哈特和亚历克斯·皮特斯,卡锡在19岁时就代表约翰·赫拉迪和他的Rapha-Condor车队拿下了环韩赛的总冠军。

从那时起,卡锡就与其他才华横溢的英国车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始终着眼于参加国外比赛和体验不同和文化的他,在2015年签约了西班牙的二流车队Caja-Rural,他们向他保证了他能够得到的足够的比赛时间和比赛的大洲,而不是只在本地比比赛。

从普雷斯顿搬到潘普洛纳,这是一种文化冲击,但也是一次正确的举动。他在自行车运动的福地——巴斯克地区生活并进行贸易培训。在最艰苦的欧洲多日赛中磨练并一场接一场的提升自我。他结识了不少朋友,也学习了西班牙语。

他也证明了他与Cara-Rujal是完美组合。这支小车队一年预算甚至都没有萨甘工资高,最为适合那些有个性的车手。

卡锡就像他的那些西班牙北部同事一样,不断尝试,失败又重新站起来,就像任何你能想到的巴斯克车手一样。这种务实又自我的混合体也十分合理的解释了他为什么穿上了英孚车队的队服。

你看,在2017年英力士车队(当时还是天空车队)就已经向卡锡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够补强车队并加入这支充满英国天才的银河战舰。

但在大卫·布雷斯福德爵士开出报价之前,卡锡就说了“谢谢,但不感谢”这样的话,并转投乔纳森·沃特斯的美国劲旅麾下。

又一次,他证明了他与车队的完美配合。与泰勒·菲尼,亚历克斯·豪斯和乔·登布罗斯基这样的车手一道,英孚教育车队比大多数车队推进得更缓慢但更加自由。他们赞扬个人主义并支持机会主义。

这证明了他与卡锡是天作之合,卡锡在两年半的时间内逐渐成长成为一名称职的世巡赛职业车手。

虽然没能取得胜利,但他在这段时间里有了十分明显的进步。每场比赛他都与自己爬坡的最佳状态更进一步,而现在,在最大的舞台上,他证明了他几乎可以与任何人一较高下,无论多么艰难。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环意如此出色的原因,与最出色的车手一道,而不是被迫为他的车队主将领骑80多公里。

卡锡是一个在单车上十分独立的个体也是一位现实主义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期待继续看到他在环意的神勇表现,也是他为何始终未能达到巅峰状态的原因。

原文来源:Cyc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