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我现在远比想象的还要紧张”

——Sean Bennett

第一赛段:博洛尼亚——圣卢卡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从马乔雷广场到Colle della Guardia山顶,这就是环意的第一赛段,我们在这里会有很多可以期待的事。谁会在第一天最后穿上粉衫?比赛的什么时候会下雨?比赛最后来到圣卢卡大教堂前的爬坡估计会让很多车手精疲力竭。我们估计车队的两位新人Sean Bennett和Jonathan Klever Caicedo会在他们的第一次大环赛上十分紧张。

“比赛很难,但我感觉还不错。对于我首次大环赛的第一天,实际上我在为TT热身时远比想象的要紧张很多,但这是个好征兆。当你体验成群观众的欢呼时,感觉特别棒,比赛很快,我喜欢这样,但还是很伤元气。”

——Sean Bennett

“刚开始还不错,最重要的时我们很有动力,精神足够支持我们完成三周的比赛。我认为这是像无头苍蝇一样的第一天,所以我们只能一天一天坚持努力,这就是唯一的办法。我很期待之后的20天,总会有重要的一天可以让我们大展身手的。”

——Jonathan Klever Caicedo

“对每个人来说今天都是漫长的一天,但我们依然对其有所期待,这是一场艰难的个人计时赛,几乎所有主成绩车手都想胜利并且从其他车手中偷走时间,我认为Tanel和Hugh今天表现出了良好的状态。我们只需要等待爬坡到来然后尝试在争夺单站上有所作为。但今天对我们没什么惊喜毕竟没有时间优势。”

——Fabrizio Guidi

第二赛段:博洛尼亚——富切基奥

倾盆大雨的一天。灰暗的天空悬在湿漉漉的柏油路上,大巴车内的温暖让每个人都无法接受现实。当车手登下大巴时,雨衣似乎也无法抵挡几个小时的雨水侵袭,Sean Bennett时唯一一个没有雨衣的车手。这只能暗示一件事——今天是他突围的一天。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我今天想要尝试突围,就像赛前计划的一样。我看见一组车手在前方回来犹豫不决,又好像要攻出去的样子,我就跳出来然后成功突围,之后就这样过去了一整天。

“我们一整天都在参与轮转,并没有人真正跳过有意义的拉扯,之后再一个爬坡中我开始吊在车尾,我掉队了然后今天就结束了。我在突围集团待了四个多小时。现在感觉有点累,但不至于累死。“

——Sean Bennett

第三赛段:文奇——奥尔贝泰洛

在风中凌乱的一天。大雨过去但狂风依旧想要和一路奔向海岸线的主车群玩玩游戏。

“我比起刮风更愿选择下雨,实际上下雪都比刮风好,零下都无所谓。我讨厌刮风,这让每个人都神经兮兮的。“

——Nate Brwon

“我在最后一个弯道过后还十分靠后,我尝试向前推进但并不容易。我出弯时大概也就10kph,加速十分困难但我依然努力了并且至少挤进了前十。一天又一天我感觉越来越好,我很高兴能够挤进前十,明天我认为会更艰难而我会努力尝试完成一场出色的冲刺。“

——Sacha Modolo

第四赛段:奥尔贝泰洛——弗拉斯卡蒂

三名来自不同洲际职业队的车手从比赛开始就发动了突围,感觉比赛在那时像行人走路一样缓慢。车手们回到后方向队车挥手,试图决定今天应该穿什么。应该穿一件保暖背心吗?还是一件保暖背心和护臂?在这种情况下,突围车手很快就有了几分钟的领先优势,最终领先11分钟,但这可不是比赛的主旋律。

当主集团车手在积极追击三名突围车手时,破烂不堪的柏油路就想要在此刻创造点混乱,对主集团里那些志在夺魁且神经紧绷的车手造成一些麻烦。一些车手最终过线,但身上挂彩而且表情狰狞。这是环意又一个漫长的一天。

“我正在大摔车人群之后,我看到了并即使刹住了,但后方的一些车手撞到了我所以我也摔倒了,但我还好,所以我抬起单车又重新回到了比赛,Nate也帮助我回到了主集团。“

——Tanel Kangert

“比赛十分繁忙,很大程度是因为道路条件,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每个人都想避开这些,之后在比赛最后十公里有两处大摔车,我们有一些车手被波及,但之后一切都好。每位车手都十分心急的想回到前方。我也是,我还有三次爆胎,这并不理想但我还是尽了全部努力回到集团。“

——Nate Brown

第五赛段:弗拉斯卡蒂——泰拉西纳

环意永不停息。在昨天混乱结束之后,天气又一次完成了它承诺过在本周要做的事,车手们一整天都在恶劣天气中饱受折磨。在环意中看到冲刺手穿着雨衣过线可不是常能看到的事情,但在意大利南部,这样的天气并不多见。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这是非常恶劣的雨天,天气恶劣且寒冷,突围依旧但完全不担心追击。此外,举办方决定将总成绩时间保护线从3公里延长至10公里,比赛到那时也不会出现太多意外。所以对于我们的爬坡手来说他们很轻松的完成了比赛。

“Sacha今天感觉并不太好,所以没能参与冲刺,但这是天气条件原因,由于寒冷,很多车手都没能热起身子来所以今天并没有状态很好的车手,所以这并不意外。

“明天就是在雨中艰难的240公里,那可不好。在南方现在还有这样的天气可不正常。我们的车手很健康并且他们安全完赛这就是最重要的。明天是另外一天,我们只需要保持冷静并在登山前保持沉默就好。”

——Fabrizio Guidi

第六赛段:卡西诺——圣吉奥凡尼罗顿多

比赛第一次突围成功拿下冠军并且是本年度第一次意大利人赢下环意赛。粉衫丢失而且总成绩前十的变化可能是一个糟糕的“Oomen”(Sam Oomen来到总成绩第十,双关语)。第六赛段相对来说压力小一点但并不代表着没有任何动作。

“最后这是相当平静的一天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天坏天气伴随着压力带来了十分紧张的气氛。但我们即将踏上更宽广的道路所以在突围车手远走之后这是一个相对轻松的赛段。没太多压力真的太舒坦了。突围集团需要一段距离拉开差距,由于道路不停起伏的特性。比赛中出现了又长又直的上坡和下坡所以他们真正消失在视野中时已经过了很久。大约一个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比赛早期粉衫Roglič卷入了大摔车,但比赛并未被官方中立但我们依然降下速度等了10-15分钟让所有人能够回到主集团。

“不久之后,突围集团来到了爬坡的部分。我们尝试让Jonathan和Sean加入其中但太难做到,特别是在有很多体型更轻盈的车手也想要参与。他们开端很好但没能成功。许多车手今天偷到了很多时间但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高山游刃有余,他们不会完全对爬坡手构成威胁。Sam Oomen【太阳网车队】可能会成为有威胁的车手,他在比赛中表现良好。他可能会在之后的比赛中在前十的争夺里十分具有威胁。

“除此之外,依我看来,Joe和Tanel认为这是十分成功的一天,没有意外,没有数上,只是恢复并且期待明天。我们只需要将一切聚成一支车队。这是车手们开始感觉疲倦的时候,所以车队凝聚起来在比赛内外互相支持十分重要。当比赛开始增加难度时真的会非常折磨。”

——Hugh Carthy

第七赛段:瓦斯托——拉奎拉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假如比赛刚开始就有此起彼伏的进攻而且永不停歇,也难怪比赛第一个小时就骑行了49.8公里。Hugh Carthy,Tanel Kangert,Nate Brown和Sacha Modolo都竭尽全力挤进进攻集团并且坚持住,但主集团一直处心积虑地选择他们认为在出现可能会突围制胜的时机出现时应该突围的人。

“今天十分艰难,速度很快,我试图在骑行了8-90公里时跟着几位对GC有想法的车手一起搞事情,但突围了大约半个小时就被追回之后紧接着又有新的动作。所以,确实,又一天的任务完成了,虽然很难但我感觉还行。

“在大约90公里时,比赛还很平静,之后在UAE强势的带节奏后我们在爬坡前追回了一些时间差,之后在爬坡时被拉开了一点然后其他车队的车手强势接管比赛并且尝试帮助他们追击,但突围集团就这么成功了。“

——Hugh Carthy

“比赛从鸣枪一刻就异常艰难,有许多与粉衫近在咫尺的车手并且这个赛段也不适合冲刺手,所以每个人都知道对于突围集团不会有很强的控制,而且一突到底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为了进入突围集团发起了一场大战。我们从开始就不停尝试,特别是Nate,但我们的主将也是,在某一刻我们的Hugh加入了20人的进攻中但主集团把他们追了回来。所以在比赛结束我并不责怪车手们,他们从一开始就火力全开了。

“甚至Sacha也参与了突围,Kangert也尝试过。但在一开始就均速48的比赛并不容易而且会消耗很多能量。他们表现得很好也十分努力,我们需要保持住这种势头。比赛很艰难,我个人认为我们要在高山上搞搞事情,所以Joe现在感觉很棒,Tanel也是,所以这就是我能了解到的一些东西。”

——Fabrizio Guidi

最终,由于过度劳累,Modolo被迫退赛。

第八赛段:托尔托雷托——佩萨罗

把一切都考虑在内,第八赛段被公认为是一个相对平静又冗长的赛段。Nate Brown在开赛初期就进行了突围但当美国人只带出了两名车手的时候,他决定退回到主集团节省体力寻找更多突围的机会。

这个长达239公里的比赛日以在沿海小镇佩萨罗的集团冲刺画上句号。英孚教育车队有三人加入了这个精心筛选的集团,Tanel Kangert以第27名代表车队首先过线。

“这看起来是个简单的赛段,幸运的是比赛的方式让总成绩车手得以保持在集团内度过一天的绝大部分时间。我很高兴我能够尽可能地节省体力,而现在我可能会在最后一周在精神和身体上来到顶峰。”

——Tanel Kangert

第九赛段:里乔内——圣马力诺

在被问及今天感觉如何时,体育主管Fabrizio Guidi说:“比想象得好一点”然后笑了起来。这是又一个被意大利恐怖的天气侵袭的一天,车手们骑着计时赛战车在湿滑的道路上翩翩起舞。车手们不断的试探轮胎的抓地力并努力把他逼到极限。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完赛后我很开心,表现不错,我达到了自己的要求,你永远不知道在比赛九天后迎来的计时赛会如何进行。我还从未在TT上表现如此出色但歧视今天的TT是有一点爬坡的针对性赛段。实话讲我其实算是一个冲刺手。所以我希望能表现出色,可能前15,前20我都会很满意,就像序幕赛那样。但能够进入前十而且打败了一些车手,耶,我是真的很高兴了,实际上我可没有比这期望的更高了

我十分期待休息日,但与此同时我又知道我现在状态很好。我想继续比赛,继续努力,但现在必须休息,在第三周保持清醒十分困难,所以休息是很有必要的。还有许多比赛要比,环意最艰难的部分还未开始,所以今天的结果并不代表一切。无论今天谁能获胜都不代表他将赢下环意,还有很多比赛。每个人都要在之后脚踏实地并且保持动力。“

——Hugh Carthy

“我对我自己的努力保持满意,我总是喜欢有爬坡的计时赛,今天就是我期待的,即使可能有点难。早上我在线路上进行实地训练,我感觉有点困难所以我确定要中途换车【从计时赛车换成大组赛车】,所以我在比赛的第二部分就像是在比大组赛一样。

我认为几乎没有车手会这样做但我觉得用公路车爬坡会更舒服一点,所以也许可能我没能获得任何优势但至少我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所以我没有任何压力,考虑到自己的装备对我来说它已经完成了使命。我们必须对今天满意,Hugh当然也很优秀,她非常非常强。我认为我们在山上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点,所以今天是个好兆头。“

——Tanel Kangert

“在休息日之前,这是个娱乐的赛段。我认为对于Hugh和Tanel来说都是一次坚实的计时赛体验,他们非常快,十分集中。计时赛通常都是衡量车手状态的标准,因此我们现在能够以如此高昂的士气来到环意艰难的部分。今天车手们都十分高兴,我们距离比赛第一不远,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打出我们手中的牌,我们相信车手的状态都会非常好。

“我们需要保持对比赛的态度,我们知道比赛将会十分艰难,也会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刻,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我们有恢复了良好的精神状态。之后我们也有我们的计划,我们非常坚决的执行,我们会适当的保持攻击性。但我们也要时刻保持清醒。我们知道我们距离第一不远,需要有杀手精神,但要在适当的情况下。

“但我们也无法计算其他车手们今天比赛如何,我们必须专注于自己的表现。随着时间流逝,车手们在山中的表现会各有不同。有些车手今天因为下雨或者其他原因表现不佳,我们不能太看重这些。我们只需要确定我们状态很好并且我们精神地完赛并且准备好开始第二阶段的比赛了。现在起另一端故事要开始了。”

——Fabrizio Guidi

第二周

——第十赛段:拉韦纳——摩德纳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环意的第二周以一个有如休息日的赛段开始。拉韦纳到摩德纳之间的平坦刀路仅长147公里,这条线路为环意的带来了一个轻松愉悦的回归——直到比赛结束前。在冲刺中,ArnaudDémare赢下了比赛,但在冲刺开始时引发了一场大摔车。英孚教育车队的车手很幸运地躲开了这次事故。Sean Bennett是车队最先过线的车手,排名第十二名。

“我们很幸运。一般来说平路赛段的平均时速很慢时,每个人都会很放松直到结束。但由于速度拉高发生意外的风险也会成倍提升。

“第一个休息日是很非常规的,因为紧接着是一个很简单的赛段。因此对我们来说,去准备好之后的比赛并不难。小伙们都做得很不错,我们对进入山区的表现充满期待和自信。目标依然是如此:赢下一个单站。“

——Fabrizio Guidi

在周二的第十赛段之后,队内剩下的全部六名车手都登上了环意的领奖台,接受第九赛段最佳车队的颁奖。

第十一赛段:卡尔皮——诺维利古雷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我们已经数不清这届环意超过200公里的赛段数量了。今天有足足222公里而且由于赛段中间有一次爬升所以这意味着这是环意冲刺战线的最后一场。Caleb Ewan率先过线向观众致意,但我们也并不落后。

在昨天Sean Bennett险些卷入摔车的赛段结束后,今天的大巴会议最终结果是我们尽可能不要参与最后的冲刺。但随着集团离诺维利古雷越来越近,车队中需要被保护的车手也已经被送进了三公里规则的范围内,车队的队长Nate Brown因此为Sean Bennett参与冲刺亮起了绿灯。Bennett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并且拿下了生涯第一场大环赛前十的成绩。

“我们的计划是保证车手安全,直到最后三公里内,当我们来到最后三公里时我们都处于不错的位置,Nate说‘你应该去试试’,所以是的,我去争取了,尽可能保持在前方去尝试冲刺。

昨天我也尝试过但跟在了Ackermann的身后而他状态不好。这又是一天我要在雨中拼取得赛段,所以我只是努力向前,跟进前方,幸好我能更熟悉这种情况,但不管怎样还是很有趣的。“

——Sean Bennett

“今天是之前一系列赛段的最后一场,所以可能这是冲刺手的最后一次机会而真正的环意,为GC手准备的环意即将开始。我们将会面对爬坡,那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车队目前表现很好,他们都很健康,今天我们年轻的Sean同学尝试去冲刺并且对于一个很拼命但还是沉默了近两个星期得车手来说这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了。所以我对之后的几天十分有信心,车队会很坚实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让Sean在前方冲刺并不是我们的计划,早上我们直到今天会是一个有难度的比赛,尤其是在比赛最后的几个战术点以及危险性,所以我们希望尽可能保护我们的领衔车手们。但在最后风向调转而且减弱了很多,所以我们的队长Nate在全队安全的情况下给予了他自由冲刺的令牌。“

——Fabrizio Guidi

第十二赛段:库内奥——皮内罗洛

今天早上在大巴会议中我们制订了双线战术,Sean Bennett进入休息时间而Hugh Carthy穿上了白衫。这两点都取得了成功。由于进入山地的第一天让主集团许多车手在最后的爬坡中束手无策,所以最后的进攻大多都是对总成绩有追求的车队发起的。如果山地的第一天就是如此的话,那我们可以期待在下一周更多的这样的好戏上演。

“在爬坡中,这就是一个进行筛选的动作,博拉车队加快节奏之后人们开始了进攻,Landa和Lopez就在最前方。我一直吊在最后努力跟上,之后在翻越爬坡顶端之后我与这个集团断开了但我在下坡后又回来了。我和Tanel在同一个集团,而此前参与过突围的Sean也退回来帮助我们与前方Lopez的集团缩小差距。

最后的几公里,我的双腿已经十分疲惫了,在那时追回前方集团之后是一个十分激烈的最终争夺,我被拉开了差距但我依然有足够的时间优势穿上白衫。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白衫其实并不是我的目标,它在我心里并不是最重要的,但能在今天的赛段里穿上还是很不错的而这也是最后车队出色发挥的结果。我真希望自己能在今天比赛最后和爬坡顶端状态更好一点,但这只是山地的第一个赛段而且今天很热,,更何况我们之前一直都很放松。希望从今天这样艰难的后半段之后,一切都能变得更好。“

——Hugh Carthy

“我们今天有两个目标,第一个是试图赢下赛段,第二个就是穿上白衫。我们都知道年轻人们的排名十分接近而Hugh恰好在那些爬坡不如他好的车手前面但当然我也不能确定。最重要的就是跟紧比赛领先车手,而他做到了,有一点把他逼到了极限但在比赛最后他拿到了白衫热切对于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个好结果。他努力来到环意的赛场而他在计时赛上的表现就是一切的转折点。对他来讲,今天跟住GC争夺者们的进攻并不容易但在最后他还是做到了,所以他很棒。

今天是爬坡的第一天而比赛也正式向全员敞开,所有GC车手和爬坡手都火力全开,环意将会变得更加艰难。这样的战术将会见到很多次。GC争夺者很早就开始进攻,因为Roglič实力太强。他们今天就有了动作,随着阿斯塔纳派出Lopez而移动之星安排上Landa下一个就是Yates。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十分自信,尤其是我们有Tanel和Hugh两位在总成绩前二十的车手。“

“Hugh有点挣扎但Tanel表现非常好,所以我们早晚有机会赢下一个单站。我们只需要保持专注,并且每天仔细评估和改进战术。研究线路,研究其他人的动作,你需要十分聪明并且动脑筋但现在除了有自信我们还有搞事情的状态。“

——Fabrizio Guidi

第十三赛段:皮内罗洛——切雷索莱里亚莱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没有一位车手在起跑线上认为今天会是轻松的一天。随着环意第一个一级爬坡而且是山顶终点的到来,这一整天都处在极快的节奏中。在196公里长的赛段里突围集团都没能拉开超过两分半的时间差,可想而知这是多么艰难的一天。

“我希望今天能休息,因为我必须承认今天并没有昨天状态好。我很幸运当我两次被甩开后,我能跟住其他车队的车手并且我从未独自努力返回前方的集团。所以能够尽可能减少损失而且在最后这依旧是不错的一天。我希望我能在最后的爬坡再快一分钟但我真的已经拼劲了全力而且我认为今天每位车手都榨干了自己而且十分疲惫。“

——Tanel Kangert

“今天的赛段在纸面上讲是突围车手的赛段,但最后的爬坡特别长所以这实际上也是为GC车手准备的赛段,所以这意味着从比赛开始时每位车手都希望能挤进主集团。很早集团就分裂了之后分成了两大集团而我们有五位车手在最前方的两个集团里。我们有把Joe带入突围集团的想法,并且他成功完成了,但事实上突围集团进行了一次特别漫长且艰难的爬坡,这意味着可能有90%在那个集团的车手都是强力的爬坡手。

那个集团中的一些车手对GC会构成威胁,这意味着两个集团之间的距离被严格控制着,这也使比萨变得更加艰难。之后在最后的爬坡中Joe做出了出色的工作,因为他知道他没有希望赢下赛段,所以他等到Tanel到来并且帮他在爬坡追上了Roglič 和Nibali。“

——Juanma Garate

第十四赛段:圣文森特——库马耶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当今天的第一次爬坡在实际比赛七点后7公里处就到来时,最好从一早就在骑行台上训练以确保双腿热身充足并且时刻准备着飞跃山峰。随着四个大型的爬坡,今天的赛段会成为又一个供GC车手进攻的舞台。我们的目标就是再次进入突围集团尝试拿下单站,这率先由在前方大展身手的Hugh Carthy发起并且由Joe Dombrowski紧跟GC集团并且拿下赛段第九结束。

“重要的就是进入前方,但我在爬坡时并没有感觉很好。我觉得这大概就是一种对后方集团的筛选,所以我没能看到有很多人被甩开但每次我看到拉开了一个车位的距离我就会努力缩短差距,这是一种非常可控的方式。你可能不常在电视里注意到这点,但如果有人被拉开一个车位的距离而且是在爬坡时,那样的话想要缩短一米的差距都会瞬间杀死你。

之后他们开始在距离顶端2公里处互相发动进攻,当他们加速时我真的跟不上,所以我想我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吧。我在爬坡前再次被甩开但这次幸运的事SimonYates也在,他问我还能不能行我回答说追回去‘当然能行’。之后我们在爬坡登顶前追了回去。所以,确实,不错的一天。

——Joe Dombrowski

“我认为我们作为一支车队完成了一个很不错的赛段,首先是Hugh的突围之后是Joe。他和GC车手一同前进所以我们有状态而且我们一心想在山地发挥出色为了赢下一个赛段。幸运的是我们很接近了但我们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结果。个人来讲我为我车手的表现感到十分骄傲。

Joe是一位在不断上升的车手,这需要时间来证明,他带着很好但不顶尖的状态来到环意但现在他发挥出色并且他一直在成长所以我对之后艰难的一系列赛段十分自信。但我们还是要走着瞧,毕竟我一直在强调,这是一个很艰难的环意。

——Fabrizio Guidi

第十五赛段:伊夫雷亚——科摩

科摩没有让我们失望。随着两位车手一度达到15分钟领先优势的突围,今天似乎领衔的两人组前一分钟似乎要被主集团追上,后一分钟又拉开了差距。 Dario Caltado努力尝试在218公里长的赛段中靠图为拿下胜利。Hugh Carthy则证明了他状态的回归并且靠他们发动了早期的进攻,并且蝴蝶效应导致了后方GC集团的不断进攻。在与主集团最出色的下坡手一同下坡到科摩后,Carthy以令人印象深刻的第四名收场并且在总成绩榜前进了三名,来到了第十四名。这是第二周的好收尾,并且如果过去的几天是如此值得回味的话,那在最后一周的比赛会是一场灾难。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今天状态回归了,昨天还差一点但今天我感觉一切都好起来了。像我这样在最后的爬坡进攻是一种本能并且我知道越早进攻越容易扰乱对手的心智。我只是把最后怕爬坡登顶当成个人计时赛,在比赛途中也一直有观众在为我加油打气。

“跟着Nibali和Carapaz下坡感觉很好,你追上了他们而且也不再有任何担忧,本能地骑行是最好的。对于每个人来说,休息日都会十分舒服,我只需要暂时休整并且期待归来时能有更好的进步。”

——Hugh Carthy

JoeDombrowski在前往科摩的下坡中摔车,他回到赛场并且跟随GC集团完成了这个赛段的比赛。摔车导致了轻微的擦伤和肌肉拉伤,但并未出现脑震荡。

第三周

——第十六赛段:洛韦雷——蓬泰迪莱尼奥

在休息日过后,没有人知道双腿会表现如何,车手醒来之后只是希望能够在休息日中头彩并且双腿时刻准备着上战场。今天队中的小伙子们状态不错,JoeDombrowski和NateBrown在最后的爬坡——莫尔蒂多洛中成功挤进由21位强力爬坡手组成的突围集团中,进攻就此打响。

随着GC集团前方最有力争夺者Vincenzo Nibali的进攻,Hugh Carthy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回应并且很快追上。紧紧吸住Nibali的车轮,跟随他直到比赛结束。当集团最终追上了Carthy的队友Dombrowski时,两人一同在GC集团中结束比赛而Nibali领先于Carthy过线。Carthy最终获得第五名,Dombrowski第八名,两人各自在总成绩榜来到13和14名。

“我们的目标是让Joe,Nate或者还有Tanel加入突围集团,我们期待能在前方加入一个大约由15-20人的集团中。Hugh依然距离领先者和白衫差距不大,所以也有可能加入。不幸的是Joe在发车两天过后依然没能回到最佳状态,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很努力了。我们很高兴看到他能和Hugh一起过线。Nate在一整天都发挥很出色,一直尝试帮助Joe,他超级棒。车手们完全按照他们想做的去发挥,我为他们付出的努力而自豪。很高兴看到他们能和世界上最出色的车手一起过线。”

——Fabrizio Guidi

“我比赛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我的状态很好,通常在休息日过后有任何问题都会很快察觉到。所以我知道我状态很好,因此我等待了一整天一直在节省体力。之后我们来到了莫尔蒂多洛,比赛那时才刚刚开始,各支车队开始加快节奏,这时Nibali发动了进攻,我让他先拉开了一点差距之后追了上去。我原本可以在集团中等待毕竟这已经是比赛的最后了,最后也是我们四五个人一起过线但我认为当你感觉很好而且很自信的时候最好带着野心去骑行。我对我的表现十分开心。

“当我和Nibali一起骑行的时候,他希望我能在爬坡时发力但当坡度来到10-12%时跟在别人身后不会有太多边际效应。之后当我们下坡时我们被告知不要跟他们争先,毕竟现在是属于GC的赛场。我们打赌突围集团会追回来但并没能如愿。最后我参与冲刺拿到第五名Nibali击败了我但我不认为他对这个结果十分开心。这并不是对他的不尊重而实比赛的一部分。“

——Hugh Carthy

第十七赛段:科姆梅扎杜拉——安泰塞尔瓦/安托斯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环意的又一天并且意味着优势属于突围车手的一天一切都为争夺赛段冠军。今天是TanelKangert加入了18人的集团并且尝试突围成功。但真正远走高飞并不容易,在比赛最后之前许多次的尝试都宣告失败,集团也最多只拉开了六分钟差距。两组车手在山地中不停的互相拉锯,在不断尝试在前方突击过后,Kangert拿到赛段第六的成绩。

“我必须说这一整天我都有点挣扎,我举例最佳状态还有一些差距但不知怎么回事我在最后的爬坡恢复了,可能我原本可以拿到赛段第三如果再多努力一点,但今天对我来说获得胜利不太可能而且我一开始尝试加入突围集团就浪费了太多的体能。我是车队里唯一一个必须加入突围集团的车手所以我紧跟每一位从集团突出来的车手,因此我一开始就浪费了太多体力。

我几乎在开始所有的重要动作中都加入进去了,我跟随着那些我看到的十分想要加入突围集团的车手特别是那个拉脱维亚国家冠军,我很肯定他会加入突围并且在最后几乎是他一手带出的突围。所以我选择跟紧他,每次我都紧跟在他最后。“

——Tanel Kangert

第十八赛段:瓦尔道拉——圣马里亚迪萨拉

在今天的开始时,三人突围的计划就已经确立而赢下赛段的概率并不大,特别是今天的赛段是冲刺手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是由于意大利电视频道的失误,实际时间差要比电视转播的多一分多钟,这就导致了主集团的迷失并且导致了最后对突围集团疯狂的追击。这意味着在比赛最后四十公里,大集团疾驰冲向终点线,平均速度大于50公里,拼命追回突围集团。差一点就被追回,突围车手DamianoCima最终在PascualAckermann身前过线。SeanBennett拿下第九名,第二次在他的首次大环赛之旅中挺进前十。

这就是环意经典的无法预测的结果。

“好几个赛段我都处在最前方,但我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要去冲刺,但确实我在过去的几天里一直都期待今天。我知道我扮演着一个十分开放的角色,所以我做到了。最后40公里真的很快,车队拉扯的很厉害,主集团都被拉长了。但这使得最后冲刺的混乱变得很少,因为在最前方的车手变少了,这让车手更容易处在有利位置,因为这使后方车手很难向前推进。

“我感觉我在不断变好,曾经也能够参与冲刺但我还并不适应,这对我来说太陌生了,但老实说这时我第一次尝试独自冲刺。学习和尝试的过程十分有趣。“

——Sean Bennett

第十九赛段:特雷维索——圣马蒂诺-迪卡斯特罗扎

如果有不总是按照计划进行的事,那就是自行车赛了。经过十九个赛段之后,一切都十分不容易,一切都很痛苦,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一直围绕在身边,并且在未来进入另一个高大山脉的日子里,想要到达维罗纳并不顺利。当EstebanChaves成功登顶赢得胜利时,HughCarthy再次进行了一些进攻尝试,并与GC车手一同冲着多洛米蒂山脉顶端冲击。

“计划就是处在突围集团中,但从计划落实到比赛不总是能成功生效。当比赛刚开始没多久突围集团就很快形成,但追上突围车手并不那么难,只是在精神上我们并不够高涨。我们并没能在一开始就出在前方,并且可能对于明天的事情过于担心了。

有一次,Nate正在和另一位车手努力追击突围集团但不幸的是他的链条断裂而他只得在路边停下等着换新车。但最重要的是,在环意的最后阶段整个主集团每位车手都十分疲惫。这并不是个灾难因为直到现在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突围集团中所以我对我的车手们的表现十分骄傲。“

——Fabrizio Guidi

第二十赛段:费尔特雷——克罗切达奥内山口-蒙特阿韦纳

如果要找一个赛段来结束漫长的高山之旅,恐怕没有一个赛段比这里更适合了。随着起伏不断的多洛米蒂山直冲云宵,大集团为了能够爬上这入鲨鱼牙齿一般的山峰几乎榨干了自己每一滴能量。TanelKangert从一开始就成功进入了主突围集团而他的队友Hugh,Joe和Nate从未远离他。随着GC集团追上突围车手,Tanel再次进攻带出了集团中的另外四名车手,最终追击车手们在爬坡中追上了他们而他在最后位英孚车队赢下了宝贵的赛段第六。

“这是属于GC的一天而我们很好的处在突围集团中但移动之星车队也志在应西单站,他们可不想有说有笑的骑到最后,他们希望依靠兰达或者粉衫拥有者赢下单站。在最后我们在前方面对着巨大的压力,但最终我们靠着出色的团队配合表现十分出色,如果能赢下单站就更好了。Hugh今天不在状态,但我认为他和其他车手一样都在本届环意中表现出色,其他人,像Nate和Joe他们都顶在最前方努力了一整天。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我们有四位车手顶在前方随时准备赢下比赛,Tanel在突围集团中表现出色。我对这四位车手在今天这个赛段中的表现十分满意。“

——Fabrizio Guidi

第二十一赛段:维罗纳——维罗纳

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领骑网

在大环赛结束之际,总会有堆积成山的复杂感受:解脱,疲惫,高兴,骄傲,郁闷,兴奋等等等等永远说不完。21天的征程,穿越了成千上万公里的道路,感受了从海岸线到高山巅之间不同的床铺,酒店,美食和黑暗料理,一路上高光与低潮同在。当最后一天来临之际,所有疲惫的面孔再次聚集一堂进行最后的赌注。而在23天前的揭幕赛,就好似一年之前一般。

收官赛段是一场个人计时赛,Chad Haga拿下了赛段冠军同时Richard Carapaz赢下了总成绩冠军。虽然没能赢下赛段冠军,但我们在车队中成绩榜上来到了第四名的位置,HughCarthy拿下总成绩第十一名,JoeDombrowski第十二名同时TanelKangert处在第十八名。我们的两位新人也在经历了艰难险阻之后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次大环赛之旅,而我们的队长NateBrown也展示了他出色的领导才能并在每一天都激励着他的队员不断坚持和前进。

“有时候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式。有时候你不能急于求成,他们只会在合适的时候才出现,可能直到30岁都不会有什么成就,这就是人生的道理。如果你花了很多时间的话,我认为担心结果是自然且正常的,你会对自己的表现感到着急。我认为现在我可以给我自己少一点压力了,因为我知道我在三周内保持出色的状态并且在前半赛季我都能如此。”

——Hugh Carthy

“我们总能在漫长且艰难的赛段中出现在比赛最重要的部分里。我们有一次失误,如果没有那个赛段可能Hugh能够挺进总成绩前十,但依然如果你开始了环意之旅而且他们告诉你你在每个高山赛段都会有四名车手顶在前方争夺胜利,这其实是个好兆头。

“在环意完赛对于Sean和Jonathan来说并不容易,爬坡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太过艰难,但这就是自行车运动,这就是最好的学习方式。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追击突围集团上表现出色,特别是在爬坡中,那十分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也有一些出色的发挥,比如Hugh在科摩的表现,那不仅是一次在战略上非常重要的动作,还预示着他未来的成长轨迹。

“我们在管理三周的环意赛上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并且很多车手都在这里迈出了职业生涯的另一大步。但除此之外,这也是车队自本赛季以来的又一次成长,我们在环意中确定了我们确实在一步步成长。这具有重大的意义。“

——Fabrizio Guidi

在环意,每天都是新的故事。我们明年不见不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环意史诗:万字回顾英孚今年的环意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