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兰茨:弗鲁姆应该被禁赛,自行车运动需要更多地考虑车手安全-领骑网
图片来自网络

扬·巴克兰茨(AG2R)在接受Hln.be的采访中表达了他对克里斯·弗鲁姆的沙丁胺醇超标案件的沮丧之情。这位还在从环伦巴第严重摔车中恢复的比利时车手还表示他相信对这位天空主将处以禁赛才是正确的。

“他被禁赛才对,”巴克兰茨告诉荷兰网站。

弗鲁姆在环西第18赛段采集的测试样本中出现不良分析结果(AAF),沙丁胺醇含量达到了1000ng/ml上限的两倍。

沙丁胺醇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禁用名单中有些特殊,所以弗鲁姆没有被立刻禁赛。为躲避处罚,弗鲁姆和他的律师团队必须让反兴奋剂组织相信他没有超量使用,AAF源自其他因素,例如脱水。

天空车队经理大卫·布雷斯福德表示,“是复杂的医学、生理学因素影响了弗鲁姆的新陈代谢和沙丁胺醇代谢量。我确信克里斯遵从了医生的指导以应对他的哮喘症状,并使用了容许剂量内的沙丁胺醇。”

巴克兰茨引用了类似的意大利车手迭戈·乌利希沙丁胺醇超标案例。其在2014环意期间的样本中沙丁胺醇含量也几乎超标了两倍,而他也因此被禁赛九个月。

“乌利希的样本曾被检测出沙丁胺醇含量达到1900ng/ml,并因此被禁赛两年,后来处罚减少到了九个月,而弗鲁姆达到了2000。”

“我是看不出他能怎么摆脱处罚。在这方面存在先例,WADA不会理会那样的解释,他应该能感觉到这些。”

这位比利时车手将在三月回归赛场

巴克兰茨仍在从十月环伦巴第的严重摔车中逐步恢复,但他希望自己能够在三月的环加泰罗尼亚中回归,并在七月进入AG2R车队环法参赛阵容。

“在理疗师的帮助下我正逐步康复,”巴克兰茨告诉Hln.be,“我没有感觉竞技水平下降太多,反而感觉挺好。当然我的水平肯定下降了,但至少不意味着我需要从0重新恢复到100。我已经30岁了,我希望能在三月的环加泰罗尼亚回归赛场。”

巴克兰茨在环伦巴第Sormano的下坡中摔入了路边的山谷。劳伦斯·德普卢斯、西蒙·佩蒂利和丹尼尔·马蒂内斯也在相同的地方摔车。

他随后接受了手术以固定骨折的四根椎骨(两根胸骨和两根腰椎骨)以及七根肋骨。在摔车后的一段时间内,巴克兰茨甚至不确定他是否能够重新站上赛场。据报道在十一月,他每周去三次勒芬康复中心。

据Hln.be消息,巴克兰茨在最近的三周已经恢复到可以每天骑车了。

巴克兰茨称他和AG2R的合约即将到期,所以希望能有2018赛季有所表现。他将入选环法参赛名单作为目标,即使已经因为摔车而落后于训练计划。

“车队选择给我时间,”他说道,“我的合同即将到期。如果我状态恢复的太晚,那我很难再作为巴代的副将出战环法。而且我还要留心健康。”

“我把这看作一件有意思的事或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会缺席赛场长达六个月,其中包括冬天,但是有多少车手能从严重受伤中重新起步呢?这就是我的态度,把这看作重新找回自己的一个挑战。”

自行车运动需要更好的安全体系

虽然巴克兰茨不希望就他的事故责怪环伦巴第赛事组委会,但他仍质问了为何这项运动的安全体系如此糟糕。

“最令人震惊的是当时一辆摩托车仍想穿越,”巴克兰茨回忆他从山谷中被抬出来后躺在担架上等待救护车时的情况。

“我当时在救护车和护栏之间。但他当时想继续走并压到了我的腿。在救护车上,我能感到Sormano到利摩医院路上经过的每一个坑。那花了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不敢说这责任是在我还是在组委会。但是问题来了:为何不设置护垫和安全网,或是在如此狭窄的弯道进行引导?”

“在滑雪项目中,他们会设置双层安全网,在衣服中还有能将颈部受伤概率将为零的保护设备。为什么我们自行车运动的骑行服还跟1905年代没什么区别?”

“UCI将大环赛每队参赛人数上限由九人减至八人,但那并不会让车手更安全。赛道上总有各种安全问题。这项运动在车手安全上一直没有进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