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克斯·豪斯梦想成真-领骑网

在每年季前训练营时,车手都会被问一连串的问题,其中有一条就是对即将到来的赛季的最大目标。而每一年,亚历克斯·豪斯都给予了我们同样的答案:赢下美国公路自行车锦标撒。在周日的田纳西诺克斯维尔,豪斯终于实现了他追求十年的梦想。

“在过线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太不真实了,”豪斯说,“我已经梦想了很久,而现在比我梦想的感觉还要好得多。可以和我的妻子,父母和我家的爱犬视频通话,同时还被一群朋友围住……这太棒了。我已经很谦虚了但我还是很惊讶有这么多人看到我赢下比赛如此高兴。”

这成群的祝福是豪斯的性格和立场形成的结果。这位31岁的车手的职业生涯一直在粉衣军团里度过。他几乎参加了英孚教育车队的每一场比赛,从科罗拉多戈尔登以少年车手开始职业生涯的他,在这支车队效力了13年之久——其中有一年车队老大乔纳森·沃特斯将他下放到一支法国车队来让他“强硬一点”。

在他为车队效力期间,豪斯逐渐成长为一位思考者,一位实用主义者,一位独立者,一位忠诚的朋友和一位慷慨的队友。他在休赛期花了很多时间开着他的小皮卡,划着小独木舟和骑着单车(当然要骑单车)去探索广袤无垠的狂野西部。他住在群山环绕的尼德兰(科罗拉多),在波尔得海拔往上3000英尺。

亚历克斯·豪斯梦想成真-领骑网

“这几年来我一直在证明我是美国最好的单日赛车手之一,而当国家锦标赛成为美国最高规格的单日赛时,它就已经成为了我的最终目标,”豪斯说,“在差之毫厘好多次后,压力与失望伴随着每次失败爆炸式增长。如此长时间的等待也让它更显得来之不易。”

豪斯和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的队友肖恩·本内特,内特·布朗以及欧文在这场190公里长的比赛刚开始时就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一开始就十分凶悍,”豪斯说,“我有感觉到很大一部分车手都期待着迎接一场更加常规的比赛,但由于我们队里每位车手都火力全开,我当时想‘你想咋的?哪凉快哪呆着吧!想赢的还是先能靠近我再说吧!’同时我在第四圈完全进攻出来。这也定下了一整天的基调。”

豪斯的动作吸引了卫冕冠军琼尼·布朗(Hagens Berman Axeon车队),Robin Carpenter(拉力-联合保健车队),Gage Hecht(Aevolo车队)和Oliver Flautt(Dauner Akkon车队)的注意。以上五人组在被追击集团回收之前还坚持了几圈。

之后又是一系列的动作,而“英孚粉”一直处在这些动作最前方。在倒数第三圈豪斯再次进攻,这次是在比赛最陡峭的爬坡上,这将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亚历克斯·豪斯梦想成真-领骑网

豪斯被Stephen Bassett(第一网银车队)和尼尔森·鲍勒斯(珍宝-威斯玛车队)追上。这三人配合十分默契,在倒数第二圈始终与后方保持着五十秒的时间差,并且这三人一同聆听了起终点诺克斯维尔市中心的摇铃——这表示着冲刺圈的来临。

“我在最后冲刺被榨干了,”豪斯说,“我在最后的70公里一直在抽筋,并且我无法跟住Bassett和鲍勒斯的强力加速。当我在高速路上被甩掉时,我差点觉得自己要完了。实际上我昨晚做了一个关于这个情况的噩梦——梦里我被甩掉再也追不上了。但回到现实,我知道我们都逼到了极限,所以我告诉自己再压榨一些能量。”

他压榨到了极点,计算着Bassett在最后一公里的进攻,并让他来到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直到最后五十米才赢下来,”豪斯说。

亚历克斯·豪斯梦想成真-领骑网

去年秋天,豪斯因伤缺席国家锦标赛,这让他的职业生涯陷入了困境。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处在人生的低谷,”豪斯说,“我正在与尚未确诊的甲状腺疾病对抗,与身体作斗争,想着尽快康复。我当时又沮丧又害怕,碌碌无为的混日子。一年之后能赢下国家冠军衫?这太幸福了,纯粹的幸福。”

豪斯预计八月将身披星条旗出战。

“我认为我的下一场比赛会是环犹他,”他表示,“在家乡展示冠军衫是最正确且唯一的选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亚历克斯·豪斯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