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环法之源: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领骑网

曾经的报纸宣传活动如今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富盛名的体育盛会之一。

在1903年7月1日,一位记者,前自行车手Henri Desgrange在报纸的头版上写道:“汽车报(L‘Auto),充满思想和行动的报纸,将会从今天开始向全法国派出那些无畏又热情的充满能量的人们——职业自行车手。”

那天早上,60名车手从巴黎城郊的Café Au Réveil Matin出发,前往未知的道路上。在他们面前的是六个赛段:巴黎到里昂,里昂到马赛,马赛到图卢兹,图卢兹到波尔多,波尔多到南特,南特返回巴黎——平均每个赛段长达400公里。在炎热的夏日里,跨越砾石与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他们比此前所有自行车手骑行的长度都要长。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比赛。

没有人知道他们有没有可能完成这场比赛。

事实也确实如此——几乎没有人完成。六十名选手中只有21名在跨越2428公里后回到了巴黎完成比赛。当他们到达巴黎王子公园自行车场时,他们已然成为了民族英雄般的存在。Desgrange和他的同事们靠着他们传奇的比赛故事成功捕获了公众对此无穷的想象力。记者的宣传噱头也得到了很好的会应。在环赛期间,汽车报每日读者人数从25000人增长到超过130000人。因此他们也立刻着手策划下一场比赛。

现代环法之源: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领骑网

从许多方面来讲,第一届环法和之后的几届更像如今的探险赛事而不是现在环法这样竞争异常激烈的职业体育比赛。不仅是因为早期环法的车手们不断地接近人类的耐力极限,还因为他们常常深入未知的土地。很难想象已经适应了高速公路和铁路以及跨越各个大洲的廉价航班的现代人会如何看待当时的这种比赛,但1903年的法国大多数人其实并未能够有多少机会离开他们出生的家乡。除了这个国家蜿蜒的火车铁道之外,法国人只能通过马车、步行或自行车在两点之间来往,而当时的自行车依然是个新颖且昂贵的发明。在那之后的几十年,汽车也还只是富人的交通工具而已。

对于大多数法国人来说,法国的大部分领土都像外国一般陌生。

在外省,大多数人依然在家乡说着方言——朗格多克和普罗旺斯的奥克语,布列塔尼的布列塔尼语,巴斯克地区的巴斯克语等等。法国是一块由各种文化组成的大拼图。环法则是一个能够让各个文化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的纽带,它将他们引向巴黎,在那里,汽车报的记者们正寻求着更多对比赛的宣传,并且为车手们设计更多更大胆的路线。

到1910年,环法已经由15个赛段组成,跨越4734公里,这其中包括了在比利牛斯山脉上的泥土路中的龙争虎斗,而1911年环法迎来了阿尔卑斯山的加入。比赛越来越极限,也越越来越受欢迎。在那个十分早的时期,任何外部的援助都是被禁止的。车手们大多都是独自或二三成对的骑行。

成百上千的人们都会聚在路旁观看他们。环法已经成为了夏日的国家盛会——一场为法国工人享受难得假日而准备的大联欢。

现代环法之源: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领骑网

在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中断后,环法以一个5560公里的线路重新开张,横跨法国一周几乎所有的粗糙道路。那一年,黄衫首次登场。而且只有十名车手完成了比赛。环法迎来了空前的顶峰。

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环法已经十分接近现代的三周模式。1926年环法是史上最长的一届——17个赛段,5745公里——车手也首次被允许以车队形式参赛。比赛在1930年首次以广播形式转播。之后它很快成为了实况媒体中的现象级存在,它让比赛不再成为第二天报纸头版的内容。在法国条条大道上的伟大车手们的壮举当时终于能够通过声波来引发听众的无限遐想。

那一刻,木已成舟。

国家队的引入,二战的爆发,更长的赛段,更短的赛段,商业车队的重新引入,电视广播的出现,全新的自行车科技发展,越来越国际化的车手阵容,规则的不断变化,互联网流媒体直播,以及数十位伟大的冠军,这一切都是环法始终贯彻的根基信条。

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体育比赛之一,但它仍然是环法自行车赛:一场跨越整个法国近3500公里的公路自行车赛事。

没有任何运动能够像环法那样塑造出自己国家的形象和人民的想法。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英孚教育职业车队):现代环法之源: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