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伯特:虽然挑战五大古典赛大满贯听起来很疯狂,但仍是可能实现的-领骑网
图片©快步车队官方

#StriveForFive是菲利普·吉尔伯特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常用的一个标记。在快步车队西尔佩新赛季发布会中,吉尔伯特公开2018赛季计划中提及他对挑战五大古典赛大满贯的渴望无疑令他成为大家的焦点。

“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动力。即使这个目标听起来很疯狂,但仍是可能实现的,”这位35岁的比利时车手周二对到场记者说道。

这一目标曾多次被埋没。但在去年,吉尔伯特在北方卵石路古典赛的强势回归,传奇般地夺得环弗兰德斯冠军让这一目标再次被提及。在已经收获列日-巴斯通-列日和环伦巴第冠军的情况下,吉尔伯特实现大满贯还剩下两个目标:米兰-圣雷莫和巴黎-鲁贝。而这两场比赛都是他2018赛历的一部分。

吉尔伯特在米兰-圣雷莫曾两次登上领奖台,但巴黎-鲁贝对他而言完全陌生。在16年职业生涯的47次古典赛征途中,他仅仅在2007年出战过一次这场有“北方地狱”之称的赛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因此退缩。

“我们考察了这些问题,情况没那么糟。它和其他古典赛一样,你必须榨干自己的最后一丝能量,但我觉得它有时被夸大了,”在谈到卵石路和赛事长度时,这位通过55公里长距离单飞进攻夺得环弗兰德斯冠军的车手冷静地回答道。

这也意味着他不太可能直接杀到巴黎-鲁贝就能豪取冠军。

“现在很难说我会带着夺冠的目标参赛,当然我希望在那获得更多经验并变得更强,”他说道。

“在赛后我会更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因为现在我没经验,所以很难说些什么。但它无论如何是一场特殊的赛事。”

米兰-圣雷莫对吉尔伯特而言则更熟悉,但他感觉这更需要运气。他在2008和2011年都以第三名完赛,不过主车群在这两届赛事中都在普乔爬坡被撕碎。他明白这场比赛更多是以集团冲刺收尾。

“在圣雷莫创造奇迹并不简单。即使萨甘那么强大的车手也会输,”比利时人说道,“而在你站上环弗兰德斯的起点时,我不觉得你一定不能赢,因为最终冠军总是最强的那个。在列日赛和鲁贝赛也是如此。所以只要你是最强的车手,那你就会有很大的赢面。但这在圣雷莫赛中这并不一定适用。”

关于阿登古典赛

从现在开始,吉尔伯特将更关注于他还没赢过的比赛。这意味着今年他将参加米兰-圣雷莫和全部卵石路古典赛,而同时缺乏对举办时间紧密的阿登古典赛的重视。

他在2011年实现了阿登三赛——阿姆斯特尔黄金赛、瓦隆之箭和列日-巴斯通-列日——大满贯。去年,在环弗兰德斯夺冠后,他跳过了巴黎-鲁贝,尝试再次挑战连庄阿登三赛。当时他赢得了阿姆斯特尔黄金赛,但在摔车中肾脏受伤后不得不缺席其他两场阿登古典赛。

“这是我的选择。我知道我有能力赢阿姆斯特尔黄金赛,也许还能像2011年那样赢得瓦隆赛和列日赛,因为当时我在状态巅峰。我相信我能再次连庄这三场比赛。这也是当时我为什么说,在弗兰德斯后我会暂时淡出赛场以休息和进行爬坡专项训练。我后来也这么做了,我带着充足的准备来到阿姆斯特尔。但不幸的是我不得不因摔车停止,但我认为如果没有摔车的话我能赢,”他说道。

“对于2018年,还很难说。好消息是车队在阿登古典赛中并不依赖于我,因为在这支车队中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优秀车手,这很重要。每个人的压力都会轻松一点,因为我们有很多主将级车手。如果朱利安(阿拉菲利浦)没有碰上去年那样糟糕的运气的话,他会参赛。鲍勃(荣格尔斯)也会参赛。所以事实上他们并不那么需要我。我的参赛只会是锦上添花。”

五大古典赛大满贯也许听起来像一个大胆的任务——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个疯狂的梦想”。但吉尔伯特表示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一年半前直接致电快步车队老板帕特里克·勒菲弗尔希望加入的原因。

“如果你在古典赛有十足的野心,那这支车队会最适合你,这也是我转会到这的原因,”吉尔伯特说道。

“这支车队很适合我,因为他们比赛风格都很激进。这与我的风格相同——我也会一直以激进的态势参加比赛。如果你能融入团队,那你会很开心。这很有用。我觉得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现在我敢说这是一个很正确的抉择。”

吉尔伯特刚与车队签下了一份两年合约,他将在快步服役到2019赛季末,届时他将已经37岁。

“我只是认真地比赛和训练,”在问及是否还觉得自己充满活力时,他回答道。

“我有一份两年合约,所以明年你还会看到我身着快步队服。后面我就不知道了。我很放松,一切随缘。当然决定权会在我自己。终有一天我会决定退役,但那天显然还没到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