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西十九赛段,移动之星做错了什么?-领骑网
黄与蓝,图片@photogomezsport

让我们复盘刚刚发生的争议性事件:红色领骑衫持有者罗格里奇(Primoz Roglic,珍宝-维斯玛)惨遭摔车,在他有机会爬起来之前,移动之星趁人之危,从落难英雄身边呼啸而过。当然,这不会让这只蓝色车队在十九赛段获得新粉丝,但他们的做法是否真该遭到声讨呢?
在距离赛段重点托雷多(Toledo)前约65公里,通过一个湿滑的弯道时,主集团中有车手不幸摔车。包括罗格里奇在内的大半只珍宝-维斯玛以及白衫米格尔·洛佩兹(Miguel Ángel López,阿斯塔纳)都在其中,甚至珍宝的重要副将托尼·马丁(Tony Martin)不得不因伤退赛。当倒地的车手试图站起来检查车辆之时,一列移动之星的蓝色火车飞驰而过,以“痛打落水狗”的节奏把握了比赛,当罗格里奇重新回到车座上时,他已经落后蓝色集团整整一分钟。在之后的十五公里,巴尔韦德和金塔纳领导的新集团拒绝减速,罗格里奇和洛佩兹不得不苦苦挣扎。终于,当他们接近集团,这时移动之星才开始放缓节奏。

环西十九赛段,移动之星做错了什么?-领骑网
图片@sarahmeyssonnier

其实,这一事件本身并未造成决定性影响:这个赛段过后,GC排行榜维持原样。但它足以点燃一场纷争:在领骑摔车后开始拉扯,这是否违反了自行车运动的潜规则?换句话说,移动之星是否违背了运动精神?
通常来说,我们不应该纠结于“潜规则”——如果一件事真的非常重要,就该用白纸黑字将它写下来,否则任何争议都站不住脚;另一方面,一切事件中难免都有灰色地带,而公路车比赛除了竞技之外还有人性这一维度,所以,即便作为对手也应该给予对方基本的同情和宽容。周五的19赛段不是这种趁人之危现象第一次在大环赛中发生,也不太可能是最后一次。在做出判决前,我们应该再仔细考虑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环西十九赛段,移动之星做错了什么?-领骑网
巴尔韦德在19赛段,图片@photogomezsport

通常,领骑出事有三种情况:机械故障,“迪穆兰式紧急状况”和摔车。在摔车后超越领骑,是其中最严重之举。在罗格里奇和洛佩兹追回领骑集团后,各种不满的手势及言论在集团中传播,而在赛场之外,Joaquim Rodríguez和Luka Mezgec这样的前职业车手也在社交网络上表达了对移动之星的不满,前者更直呼车队“可耻”。布莱德斯·维金斯爵士则试图为巴尔韦德辩解,说世界冠军可能根本没时间关注发生了什么,只是抓住机会。而在比赛结束后,珍宝-维斯玛的体育主管安迪·恩格斯(Addy Engels)只淡淡地表示,“我们不会做和他们一样的事”。
至于洛佩兹,他可没那么老成持重:“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对红衫的不尊重,而这不是移动之星第一次做类似之事,他们总是这么蠢,总想占这种便宜。”
移动之星的体育主管何塞·阿里埃塔(José Luis Arrieta )则说他的队伍最终还是减速了,并且UCI官员对摔车后追击集团利用队车尾流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少弥补了对方的损失。“如果UCI说我们做的不对,那我没话讲。”的确,破坏潜规则并不犯法。

环西十九赛段,移动之星做错了什么?-领骑网
19赛段,图片@sarahmeyssonnier

不难理解移动之星的立场,现在毕竟是今年环西的白热化阶段。如果罗格里奇遭遇的是机械故障或其他个人问题(他自己和车队应当为他的成绩负责)那么移动之星的做法可能不会引发太大争议,但被动地卷入集团摔车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因此,任何人都应该对遭遇摔车的领骑表示尊重;况且这场摔车相当严重,不止一位车手退赛,救护车正在赶来,通过无线电移动之星肯定已经知晓了情况,但他们却还一味加速,尽可能拉开领先距离。在这种情况下,为移动之星辩解已经没多少意义。被他们无视的潜规则——不超越摔车的领骑者或呼吁比赛中立——与其说是一条人道主义原则,不如说更像一条维护赛事的“君子协定”,当大家都遵守这类规则时竞技才不会沦为战争,比赛才能以健康有序的方式继续下去。移动之星缩小了GC排行榜上的差距,但付出了无形的代价。
可以肯定,珍宝和阿斯塔纳不会很快忘记周五移动之星的所作所为,而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遭遇意外。下一次,在明年的环法或环意 如果摔车的是巴尔韦德,其他车队会怎么对他呢?

本文译自CyclingTips,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