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前的签到及亮相仪式,列强们兵强马壮,吕先景只孤零零的完成签到并上赛道。

 

吕先景与约克郡世锦赛的故事

中午2点,比赛在唐卡斯特正式发枪。比赛最开始是绕场两周的荣誉骑行,我们已经发现吕先景一直跟在主车群的后方,没能抢占集团中前部太好的位置,这种状况几乎延续了整场比赛。

雪上加霜的是,这场比赛几乎全程在大雨中进行,此时的约克郡已经入秋,在大雨和强风中,体感温度只有5~7度,只身穿一件短袖上衣出战的吕先景可想而知有多煎熬。

 

吕先景与约克郡世锦赛的故事

比赛过程中,我们能够在一些集团后方及车手的车载录像机画面中见到吕先景的身影。他一直顽强的坚持在集团中后部——我们知道这样的位置实际上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因为你要频繁加减速,而且面临侧风时很容易与前方集团脱开。好在,吕先景在这场比赛上没有受到摔车的过多干扰。

此时,我坐在一台媒体保姆车上,跟在整个大集团的后方;前面就是一台绑着一把扫把的魁地奇服务车(大雾,是官方收容车……)。50多公里过后,两位港队的小将就先后被收容了,随着比赛的深入,收容车的乘客越来越多,后来甚至要征用我们的媒体车来搭载一些退赛选手。一位布基纳法索的老哥上车了,一位摔伤了膝盖的瑞典老哥也上车了,赛道变得更难,没有任何平路,很多起伏路段坡度超过15%,而且雨也越下越大!手机信号时有时无,使我无法实时看到直播画面,我越来越担心吕先景的情况。

 

吕先景与约克郡世锦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