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认为,如果在虚拟自行车赛中作弊,是否要在现实中承担后果呢?

数字世界正在影响自行车运动,也将作弊手段带入了全新领域-领骑网

前段时间,Cyclingnews报道了一则消息:英国自行车队宣布对首位线上自行车电子竞技国家冠军卡梅伦·杰弗斯(Cameron Jeffers)禁赛,他不仅被取消了成绩,而且被禁赛6个月(包括电子竞技和现实中的比赛)和罚款£ 250($ 319 USD)。英国自行车运动的诚信与合规总监罗德·芬德利(Rod Findlay)告诉Cyclingnews,“捍卫比赛的公平性是我们作为管理机构的核心职责。我们能够调查违法行为并坚持指控,这一事实反映了我们新的纪律法规的力量以及我们追究不当行为的决心。”

如果您不是一个时刻关注自行车运动,并了解线上自行车虚拟竞技的读者,相比于一个作弊事件,你可能对这个所谓线上自行车电子竞技国家冠军的名词更惊讶。正如许多人了解的那样,比赛是由知名的自行车室内训练平台Zwift运营主办的。比赛也有很多的规则限制。比如参赛者必须是正式的国家队成员以及选手们必须是具有车手执照的注册职业车手才能参加这场国家冠军的竞争。当然Zwift平台中也经常出现一些作弊手段比如故意设置过低的体重和更换性别信息。因此在Zwift公司,有一个叫ZADA的部门扮演着“反兴奋剂机构”的角色来找出作弊者。但是杰弗斯使用了更高级的策略:Zwift用户可以通过完成挑战来解锁升级设备,因此他写了一段代码,在Zwift中增加了许多爬坡里程。这些“训练数据”帮助他获得了玩家们梦寐以求的高端道具车——Torn。它在游戏中更具“空气动力学”,因此速度更快。

即使您是不太喜欢室内训练的“户外骑士”。您也无法否认Zwift正越来越流行。因此它自然而然地从一个训练平台转变成一个竞技平台。但是Zwift的这种向竞技的转型也同时伴随着一些负面的影响。不是因为线上自行车不是真实的(其实我也无法给出更具体的定义),而是因为Zwift是一家私营的,营利性公司,这意味着这上面的自行车运动进入了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在该世界中,其理事机构现在正在执行一种完全在单个公司的专有知识产权框架内进行的纪律。换句话说,Zwift似乎巧妙地将自己定位为活动的组织者,裁决者和支持者。

当然,电子竞技已经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与视频游戏制造商合作的管理机构也不是未有过,而随着真正的体育世界和数字体育世界日益融合,NFL之类的联盟正在投资其数字产业的同行。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让骑行者距离更近,一切都在较小范围内进行:EA(FIFA,Madden等“真实体育游戏”的电子竞技游戏的发行商)是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而相比之下,Zwift仍处于启动模式。(EA的年收入约为50亿美元。而Zwift只从风险投资中筹集了1.66亿美元。)此外,即使在有些欧洲国家(地区),职业自行车本身也不是最受欢迎的运动。许多职业车手和自行车爱好者也不是离不开Zwift,而其他电竞则相当注重手眼协调,他们必须坐在办公椅上训练一切相关技能。

那么Zwift和竞技自行车之间的这种关系是否亲密了?除了已经属于他们职权范围内的所有传统职责之外,国家自行车联合会还要监管多人视频游戏中进行的全国冠军赛吗?而且,出于同样的原因,电子竞赛禁令是否也应像在杰弗斯(Jeffers)的情况一样,扩展到常规自行车比赛?毕竟,人们在网上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之中很大一部分他们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做过,而且调和现实世界行为与虚拟化身行为之间的黑镜,似乎远远超出了一项已经有足够的道德规范的运动的范围。

讽刺的是杰弗斯作弊的方式——得到一辆他没有“获得”的更快的自行车。“在常规的自行车比赛中,没有任何机制来具体限制设备的使用。当你骑着你那辆已经买了6年的的Shimano 105套件的车站在起跑线时,如果你旁边的骑者正骑着一辆价值1.5万美元、经过风洞测试的超级自行车,没有人会质疑她是如何获得那辆超级自行车的,也没有人会质疑使用那辆超级自行车获得宝贵的几秒钟是否合乎道德。当然,如果她偷了一辆自行车(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在实质上更接近杰弗斯的情况),那么她就违反了法律并会被判有罪,但如果她只是比较富有,那就没什么争议了。在装备方面,自行车绝不会任人唯才的,虽然理论上你可以通过出色的表现和获得赞助来“解锁装备”免费升级,但你也可以自由地走进一家自行车商店,或打开互联网浏览器,为自己买一条捷径。”

这并不是说卡梅伦·杰弗斯不应该在这个特殊的案件中被取消成绩。因为作弊就是作弊,即使他是在Zwift的平台上作弊——正如如果你偷税漏税,美国国税局并不关心你是否是用电子表格做的报税表,因为在任何一种情况下,税法都是一样的。此外,这场比赛也是在英国自行车协会的支持下举办的,所以杰弗斯有理由被全面禁赛。

然而,尽管我们的真实生活和数字模拟世界已经交织在一起,但我们大多数人都能意识到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嗯,很明显的)区别。在一款电子游戏中解锁一辆Tron自行车并不一定意味着你会在和一群真正的车手并肩比赛时作弊。(或者在灌木丛中藏一辆自行车来赢得跑步比赛。)就像百视达(Blockbuster)抛弃Netflix一样,竞技自行车比赛完全拒绝数字竞技也挺蠢的,但考虑到竞技体育与电子竞技之间的关系仍在发展之中,举办正式的线上国家冠军赛可能还为时过早。

同时,这项运动其实还有更多的争议在等待解决。

本文译自outsideonline——Eben We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