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磨炼,很多职业车手在镁光灯和话筒面前也变得非常“职业”,但凯莱布·尤安(Caleb Ewan)一定不属于其中之一。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酒店门前非常认真地检查车辆——第二天上午,他正是用这辆Ridley Noah Fast超越贝纳尔和尼巴利,在冲刺中力克特伦汀,获得了2019斯柯达环法职业绕圈赛冠军。而当25岁的澳大利亚车手坐在我面前时,我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对面是今年表现最出色(不违反广告法的那种)的冲刺手——在采访过程中,他韩裔血统的面孔、流利标准的英语、他回答问题时的友善与随和就像是和你一起骑过车、一起参加过比赛的朋友。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理性与真诚——尤安绝不是「澳洲拼命三郎」,他沉稳、低调,极度理性,可堪将才:他认真地告诉我们为什么不会选择参加环广西;回顾这个梦幻般赛季的鲜花与掌声之后,他很快谈起未来的压力;当被问起是否有信心挑战卡文迪什,成为地表最伟大冲刺手,他直言“不太可能”……一句话,虽然我们都清楚身高并不说明什么(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从尤安那里学到很多了),但他给我的印象完全超过了我设想中一米六五的样子。在专访过后、在听译他的回答时、在写这篇文章之时,我最大的感触是荣幸。“我还在不断尝试”:领骑专访凯莱布·尤安-领骑网
Q=领骑网
A=凯莱布·尤安
Q:祝贺你又拿下一站胜利,为中国车友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冲刺。关于今天上午的环法职业绕圈赛,你怎么看呢?上海这座城是否合你心意?
A:这里不错,只是因为行程很遗憾不能在上海多待几天。环法职业绕圈赛体验极佳,组织到位,很幸运参与这样高规格的赛事。当然,我很高兴这次能在上海赢得冠军。
Q:对很多观众来说,今天的胜利再次提醒人们这一年你的表现有多出色,尤其是你今年环法一举斩获三个赛段冠军。你如何评价这个赛季?
A:我想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赛季。两个环意赛段,三个环法赛段——现在回望,这是收获满满的一年。不过,这不能不产生一些心理压力,当事情十分顺利的时候,你自然会希望下个赛季获得更多,或者至少保持势头。现在,我已经开始训练,备战下个赛季。
Q:在一系列胜利中,哪一次最让你印象深刻?
A:第一个环法赛段冠军(2019环法第11赛段)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那是我从小就追求的目标,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荣誉意味着很多东西,我想那也是所有冲刺手的最高目标。所以,第一次参加环法就能赢下赛段,是很特别的经历。那像是……一座里程碑。
Q:关于你标志性的超低冲刺姿势,我们已经从新闻报道和专栏文章中了解了很多。而我想知道的是,这样的姿势是怎么来的?我们对你第一次采用气动姿势冲刺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
A:当我刚进职业队时,我和车队在一间风洞里尝试了不同姿势,可以测量和实验不同状态下的风阻和输出,我们发现重心前倾、躯干压低的姿势气动性最佳。于是,后来我反复操练这个动作——它确实不是很自然。在比赛中,我一开始也不习惯,常常失败,因为一旦全力冲刺身体自然就抬起来了;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掌握个中诀窍。
Q:所以,目前这种非常成熟、非常成功的冲刺姿势是最终形态,还是说你还在改进?
A:它是最终态吗?我想可以有更好的姿势。现在我的姿势非常前倾,在气动性上很有优势;但是我已经觉得后轮可能存在抓地力不足的问题。所以,我在寻找的是一种平衡,实际上我现在已经没那么靠前了,后轮上也有更强的压力。是的,我还在不断调整,不断尝试,我还可以快一点、再快一点。
Q:今年是你在乐透-速的奥的第一个赛季,相比之前有什么不同?
A:我的上一只车队(绿刃)是非常偏总成绩的车队,很重视环意和环法GC,所以我不是很适应。在乐透没有足够有大环赛竞争力的GC,因此我作为冲刺手就十分重要,于是有很多人在身后支持我,我认为这个赛季他们帮了我很多。“我还在不断尝试”:领骑专访凯莱布·尤安-领骑网
Q:环广西世巡赛上个月刚刚落下帷幕。我们发现在顶级车手中间,这项赛事也愈发具有吸引力,而且对你这样的冲刺手来说十分友好。有兴趣尝试一下吗?
A:我曾经参加过一次,那时状态不太好。虽然已经不同往日,但由于它位于赛季末尾,广西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困难。我习惯在赛季初就开始比赛,那时我专注于澳洲的一些赛事,毕竟是家门口的比赛。所以要想在十月应对环广西,我的赛季就会过长。实际上,在环广西的同时,我已经开始为第二年训练了。所以很遗憾它与我的日程不符。
Q:2020年环法路线已经公布,你怎么看?这一系列改动似乎不是很友好……
A:它将非常艰难,并没有很多冲刺可供发挥。这对我来说是不幸的消息,说明我的机会非常有限,也意味着一旦有机会我就要牢牢抓住。
Q:你一直参加环澳赛,对它是否有特殊情结?是不是这项赛事当初在你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了公路车竞技的种子?
A:你知道整个赛季我都在欧洲征战,离我熟悉的一切那么遥远。所以能回到祖国,在家门口比赛,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不过,它不是一开始激励我的比赛;毋宁说我是和环澳赛共成长的,我在成为职业车手后才接触它,而正是这些年环澳变得越来越兴盛。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影响我的其实是环法,我想是那一抹黄色最初让我踏上征程,只是到现在我才有机会亲自置身其中。
Q:由于相似的冲刺姿势,人们习惯于将你同卡文迪什比较。这个赛季对你来说非常成功,盘爷那边却稍显冷淡。下个赛季,他将转会巴林-美利达,关于他你有什么能和我们分享?
A:我想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冲刺手。他有32个环法赛段冠军,加上好几打其他胜利。现在当然不是他的巅峰时代,当今有许多充满竞争力的冲刺手,比他年轻,比他更具优势。而且卡文迪什面对的压力和伤痛并不比他的对手弱。所以,他想像曾经那样大杀四方非常困难。不过,转会以后情况也许会有起色,让我们暂且观望吧。

“我还在不断尝试”:领骑专访凯莱布·尤安-领骑网
尤安对我们的礼物很感兴趣

Q:你非常推崇盘爷,你觉得你能超越他吗?
A:不。我在环法的起步太晚了,我今年已经25了,而他在21或者22岁的时候就已经参加环法。所以要想追平他的纪录我得在将来十年内保持我今年的胜场数量,而这么长时间内会产生许多不确定因素。当然,我们应该Never Say Never,不过这确实非常困难。
Q:现在室内训练成为了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你喜欢室内训练吗?在什么情况下你会在室内训练?
A:现在有很多训练课程,用起来非常方便。但只要是好天气我还是倾向于户外骑。不过还是很高兴我们现在多了一种选择,而且市面上一些骑行游戏也为训练增添乐趣:当外面暴雨如注你不得不骑台子时,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了。
Q:所以只有不得不为之时,你才选择室内训练?
A:是的。只有在天气和路况都很恶劣时我才考虑骑台子。
Q:我们知道为了保持最好的竞技状态,车手们不得不在很多方面作出许多(有时候是太多)牺牲和妥协。你是否有这种感觉?
A:确实,现在我住在莫尼科,离我成长的地方非常遥远,我所有家人都在澳洲。很长时间我不能见到妻子和女儿。另外我还觉得对朋友们有所亏欠,我在很年轻时就离开他们,在欧洲开始一段新生活。这一切都很艰难,称得上是巨大的牺牲。我想这就是在这项运动中必须作出的选择。牺牲不仅在你离开家乡的时候就画上句号,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
Q:让我们聊点轻松的,除了骑车之外你最喜欢的活动是什么?
A:我现在经常和女儿一起玩,我也玩玩滑板什么的。但我在自行车上倾注太多了,只想在有机会的时候多花时间陪伴家人,享受平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