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纳尔,快跑!”-领骑网退役车手、三届环法冠军格雷格·雷蒙德(Greg LeMond)在谈到英力士车队的环法战术时声称,明年贝纳尔不应该为弗鲁姆担任副将,明智的做法是为自己披上黄衫——和今年环法的剧情一样。
由于表哥股骨骨折提前出局,英力士的环法大计在布鲁塞尔发车之前就遭遇空前挫折。在此危机时刻,一位沉默寡言的哥伦比亚青年凭借超人的天赋和沉稳的发挥接过车队双主将的重担,携手去年冠军托马斯一同度过有惊无险的三周,不仅喜提黄衫,还一举成为现代环法最年轻的冠军,和队友一起为车队斩获总成绩第一和第二——今年“钦定”主将不在、“天空”名号已成历史,还惨遭集体扑街,但这样的结局再次证明了车队的统治力。
然而,2020环法,英力士的氛围可能从第一赛段起就充满张力。到目前为止,弗鲁姆和恢复情况称得上顺利,明年正式复出后必然将追平历史纪录、赢得第五个环法冠军作为年度目标;其次,路线改动、加入更多计时赛的赛程对表哥也较为有利。“贝纳尔,快跑!”-领骑网
“我听说22岁的冠军明年可能为弗鲁姆领骑,我想说千万别这么做。伊甘,弗鲁姆不是你的朋友,他不能创造纪录是他的损失,你不必为之买单,”雷蒙德在接受VeloNews的采访时说,“弗鲁姆已是强弩之末,而贝纳尔已经证明自己不负第一主将身份,毫无疑问代表着新生力量的崛起。”——新事物必将取代旧事物,中国读者对这个规律不能更熟悉了。
“如果是我,在22岁的时候才不会将机会拱手让人。我一再告诉年轻车手,不要因为人家曾赢过环法就甘愿听他使唤。你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当主将了。”
1986年,25岁的雷蒙德成为了第一个在巴黎穿上黄衫的美国人。不幸的是,在之后的几年里他与伯纳德·希诺(Bernard Hinault)陷入主将之争,这对两人的成绩均无好处。直到1989年,雷蒙德才如愿再次君临香街,并于次年完成环法三冠。相反,天空/英力士拥有更加团结的传统,今年贝纳尔和托马斯的合作就堪称典范,比另一支强队的哥伦比亚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回顾2018年,贝纳尔环法首秀,而在三周的进程之中托马斯证明自己才是队里更强的那个,于是弗鲁姆也甘心为他担任副将,最终天空获得总成绩冠军和季军。
雷蒙德认为,以雷姆科·埃文普尔(Remco Evenepoel,快步)、马修·范德普尔(Mathieu van der Poel ,焦伦东车队)、波加查(Tadej Pogacar ,阿联酋航空)和贝纳尔为代表的年轻天团将逐步主宰并统治大环赛。“天赋就是这么一回事。有些人年轻时貌不惊人,后来越来越强,在快30岁时才到达巅峰,但这正说明他们天赋不够。真正的天才如艾迪·莫克斯、我、希诺这样,在17,18,19岁就能显出迹象了。”
“所以,如果你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那么不必浪费机会,或者等到U23之后。当我看到这批人成为职业车手,我对自己说‘就是他们了’。他们应该尽快投入最艰难、最高等级的赛事,因为比赛本身就是最好的训练。”
“我在19岁就开启了职业生涯,而我甚至觉得16,17,18岁时的状态比我刚进职业队的时候还好,”雷蒙德评论说,“看看这些年轻人的表现就知道太年轻只是个无力的借口。”在贝纳尔身上,似乎确实如此:我记得赛前的评论是“除了太年轻之外,没什么能组织他获得冠军”、“如果这么年轻的车手获得冠军,会非常奇怪”——但他做到了。22岁的贝纳尔成为了史上第三年轻的环法总冠军,仅排在1909年的François Faber(21岁)和1904年的Henri Cornet(19岁)之后。

“贝纳尔,快跑!”-领骑网
“干的漂亮,老哥”

在最近的采访中,贝纳尔表示自己将在明年环法助表哥一臂之力完成五冠梦想,而弗鲁姆本人也告诉法兰西电视(France Télévisions)贝纳尔准备为他担任副将。“贝纳尔说他会支持我,正因如此,我必须成为最强的那个。如果他更强,我会支持他赢得比赛。本该如此,最强的人担任主将,”弗鲁姆承认。
同样贝纳尔也没表露出好斗的竞争精神:“我认为争论谁来当主将没有意义。去年我根本没有主将地位,但今年就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不要因为害怕自己不能成为领导者而做出错误的决定。反正最后,最强者总会赢。 而且在20%的坡度上,让某人等你不会有任何好处。”
换句话说,英力士对外垄断黄衫,队内则公平竞争,这才是当今最强车队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