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塔多&弗鲁姆:泰坦之战(二)-领骑网

康塔多近日接受了《Procycling》这份杂志的采访,他谈及了自己的老对手弗鲁姆。从弗鲁姆在2011年的崛起到康塔多在2017年的退役,两人曾在四届环法和四届环西中针锋相对,其中的六届都由他们二人中的一个收获了冠军。在这次涉及面极广的采访中,康塔多谈论了“天空模式”,谈论了自己在Fuente Dé的辉煌一胜,也谈论了这些年来自行车运动的变化。

PC:车迷们常常把“天空风格”和你的“康塔多风格”分别开来,并习惯性地认为天空车队愿意按计划把控比赛,而康塔多愿意跟随内心的感受去比赛。2012环西Fuente Dé赛段,那大概是你因禁药禁赛又复出后的首场昭示着王者归来的胜利,当时胜利的原因之一是不是你很明智地运用了保利尼奥这个副将?

康塔多:呃……不是这样的,那次进攻是我计划之外的,那是我在比赛中的某段平路的突发奇想。当时佳明车队在主集团前方带的很快,当时我快要累死了。不过我转念一想,既然我已经这样了,那其他人会好过吗?于是我们当即决定在爬坡进攻。

我之前已经告诉了我在突围集团中的队友,告诉他我要进行空中加油的战术,并且事实证明成效明显。我仅凭直觉就决定要发动进攻,而且我也知道后面有很多坡度大于10%的陡坡。在这些陡坡上,我的功率极高,我爬的非常吃力。不过我知道,我都已经这样吃力了,肯定可以搅乱整场比赛。

PC2012年你在Fuente Dé取得了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2017年你又在Angliru夺冠,当时也是一个传奇般的赛段,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职业生涯画了一个圆圈后回到了起点?

康塔多:以这样一场胜利结束职业生涯,那是每一个职业车手的梦想。对于车迷也是这样,那届环西不光有最后的Angliru,每一天,甚至在一些过渡赛段,我都有一些进攻的尝试并试图搅乱比赛。这就是自行车,这是我希望观众们看到的自行车。我已经退役两年了,不过现在车迷们仍会跟我提起那一年的环西,他们非常喜欢那届比赛。

PC:说完环西,我们再来聊聊环意,你在2015年环意的第一周经历了受伤和摔车,最终还是拿到了总冠军,那是不是你拿的最艰难的一个大环赛总冠军?

康塔多:那是一届我需要自己奋斗的大环赛,因为当时车队的实力不强,有很多个赛段距离终点五六十公里时我就已经没有副将了。对手也很强,阿斯塔纳车队的阿鲁和兰达都是硬骨头,我得紧紧地盯住他们。第十五赛段Mortirolo的爬坡,当时我已经顶到了极限,我想那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累的一天。

PC:在最后一个山地赛段中,兰达和阿鲁疯狂进攻,似乎想要在最后一刻把你的粉衫扒掉。

康塔多:事实上那天我的腿没有问题,但我受到了过敏的困扰。那天风很大,而且乌云密布,我的呼吸很受影响。我只能发挥出全力的80%,好在我看起来还不错,可以持续输出300瓦,他们就很难从我身上拿走四分钟的时间差,天气总是能够影响我,虽然我曾在快要下雨的赛段进攻。

PC:说起大环赛中的雨战,似乎很适合你进攻,但也有例外,2014年环法你因下雨摔车而退赛,但你的老队友保利尼奥曾告诉我,他从未见过你在环法中的状态能够那样神勇,这是真的吗?

康塔多:是的,当时我状态很好,我认为就是因为我自信心爆棚才导致了我在时速80公里时选择从后兜里拿东西然后摔车。那年的环多芬内我表现不错,但我没赢是因为车队不够强大,不过我仍认为我比天空车队要强一些。那年双海赛的总冠军也是我的,2014年可能是我状态最好的一年,无论的功体比还是结果还是各种参数,但我就是在环法退赛了,没有办法,事实就是这样,这就是竞技体育。

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Cycling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