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Sushioutlaw

有人说目前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投入堪称一场世界大战,事实上可以阻止环法大赛举办的除了世界大战也只有此次的新冠病毒。往年激情燃烧的七月环法季,现已推迟到8月29日开幕,而五月份的环意也推迟至10月3日,整个世界职业车坛的从业者们不可避免的陷入愁云惨淡的情绪之中。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ASO

按照国际自盟UCI最新发布的世巡赛赛历,以三大环赛为代表的2020年世界顶级赛事都会举办,尽管世界疫情未到转弱的拐点,但UCI考虑到现实利益决定不会取消本赛季。对UCI来说这就是一场赌博,“我们是乐观的,但未来谁也没有办法预测,我们只能以最积极的态度去准备接下来的赛事安排。”UCI赛事官员在对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强颜欢笑。

UCI在上周艰难地排出赛历主要基于近期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欧洲自行车强国——也是三大环赛的举办国的疫情趋缓,各个国家也逐步开始放宽出门限制,但疫情的发展仍未被根本性的遏制,所以到了八月疫情是否完全控制仍然未知,这就给赛事的举办带来风险和不确定性。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chriskaridis 法国近期放缓居家令

或许有人认为现在距三大环赛的开赛还有3个月的时间,按照目前对疫情的防治力度,到八月底应该可以会解除封锁,实则不然。因为这几乎没有给各支车队预留充分的训练时间,如果像英法德意荷比西等主要欧洲国家所规划的八月解封,那么留给车队集结、训练、恢复状态的时间不足一个月,仓促参赛即便没有感染新冠,我们相信各类其它伤病会接踵不断的打击车队。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ASO

这还是乐观的情况,不同于大多数的其它主流赛事,公路自行车比赛很难做到人群封闭管理,无论是车手、工作人员还是沿路观众,近距离的接触是不可避免。要知道我国疫情完全控制两月有余,至今仍有各种聚集活动引起的新疫情出现,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再次传播感染的机率仍然存在。难道欧洲各国政府希望因为自行车赛事而让之前辛苦努力半年的成果化为乌有?显然不可能。如果本月底欧洲疫情仍未有效控制,那么世巡赛赛历预计仍会推后,甚至不排除部分赛事(甚至全部)被迫取消的结果。

年初以来,环阿联酋、环海南、环崇明、环阿尔加维斯、环尼斯等赛事最后都被迫取消,不久前结束的环瑞士也是以线上比赛的方式草草了事,所以之后部分赛事的取消并非小概率事件。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而赛事的延后、取消,直接带来的结果就是让整个职业车坛损失惨重。以赛事来说,赛事的推迟代表着赞助商的支持减少甚至消失,带动当地的各种消费性收入没有了,政府的财政预算被用于其它方面的支出(尤其是疫情地区),更不用说流媒体转播收入和衍生的其它收益,要命的是他们之前都有着不菲的前期宣传、建设投入。

对职业车队来说,最直接的损失是少了参赛费用和赛事奖金,当然这些钱比起整个车队的投入来说并不是大头,车队主要依赖于赞助商,可是面对因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落让绝大部分赞助商的日子不好过,赞助商生存且难的情况下,他们拿什么来支持几乎没有什么回报(尤其今年)的自行车车队?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英孚教育职业车队

首当其冲的是英孚教育职业车队,作为语言培训的全球巨头,EF的营收遭受重创,车队老板乔纳森·沃特斯一个月前就开始了新的薪资谈判。接着是波兰CCC车队,这个“年轻”的世巡赛车队赞助商因为其行业特性,受到的冲击最大,不仅产品销量完全腰斩,股市更是断崖式下滑九成,车队被迫宣布裁员、减薪,这也让车队头牌范阿维马特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此外还有阿斯塔纳、巴林、米切尔顿-斯科特车队以及一众洲际职业车队都开启了减薪、裁员的工作。相较于服务于一般消费者市场的英孚教育、CCC,英力士、移动之星等大型能源、电信类赞助商的日子尚能有声有色的维持。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Team Ineos官方Ins

尤其车坛霸主英力士车队,此时或许会“偷着笑”,虽然一个月前英力士车队曾威胁UCI、ASO(环法组织方)如果不能解决好防疫安全问题,他们可能会退出环法,但显而易见的是经过此次疫情,车队的霸主地位将会更加稳固。一方面作为能源巨擘,在车队上的投入相比其它车队堪称巨大,但仍然只是英力士集团的“毛毛雨”,另一方面,能源化工产业受到了严重冲击,但公司现金流充沛,且因为疫情期间通过化工原料的供应(包括纺织类、消毒类,比如洗手液、消毒剂等)成功的对冲掉企业的财务危机。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图片©ASO

另一支霸主车队移动之星,得益于疫情,让其电信流量收入获得10.4%的提升,虽然因手机销售收入下滑,拖累移动之星一季度的整体营收下降1.6%,但对于这家巨无霸来说,不至于影响到对自行车车队的投入。

除了上述两种极端案例之外,还有部分车队左右为难,比如阿联酋航空(UAE)同样受到疫情冲击损失巨大,公司已经开始裁员自救,但UAE车队目前尚未传出减薪、裁员的迹象,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今年还是未来一至两年,大部分职业车队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UCI主席拉帕蒂特

面对困局,UCI考虑拿出车队保证金来想办法给车队纾困,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何能根本性解决问题谁也拿不出主意。或者简单点说,能解决钱,就能解决现状。

可悲的是职业车坛不是因为疫情才陷入窘境,在疫情之前整个自行车运动就已经到了危机边缘。

职业车坛,存亡之际-领骑网

近几年来,世界经济疲软,新兴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都严重冲击了自行车运动以及相搭配的自行车产业。自行车产业对自行车运动的支持逐渐减少,其它娱乐方式又不断蚕食自行车运动的关注群体,让这项一度(比如上世纪60-80年代)是全球第二大受关注的体育运动逐渐边缘化,边缘化的结果就是更没有人愿意去赞助自行车运动。为了追求环保公关形象的英力士算是最近几年罕见的“入坑者”,新兴市场的跨国巨头(比如中国的华为)则更愿意把资金投入到欧美的足球和影音娱游等领域。而新冠,就是压垮自行车运动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祈愿吧,疫情早日过去,尽管自行车运动风光不再,但至少她还活着,如果疫情未来一年甚至两年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控制,那么职业自行车运动大概率会彻底沉沦。